Sunday, January 22, 2006

《殺禪》與「歡喜禪」

[一]

有一部古典情色文學奇書《僧尼孽海》,內容全為佛教僧尼破戒行淫的故事。作者已不可考(雖然署名「唐伯虎選輯」,但顯然是偽托),從野史、傳記、小說等輯錄了共三十六個短篇( 《僧部》二十五篇及《尼部》十一篇)。

開首第一篇《沙門曇獻》︰「曇獻者,西僧也,齊武成時入貢於中國,遂住持於相輪寺,年方二十一歲,生得濃眉大眼,國字臉一字口,身長七尺有奇,矯健迥異常品……

噢。正是我心目中的鎌首啊。

那本書,恕我只能夠引用這麼多了。因為接著就是洋洋灑灑的大量四級(或以上)描寫(我們的老祖宗,淫起來也有夠厲害的!)。有興趣的朋友就自己在網上找來看吧(未成年小朋友嚴禁!)。

[二]

初寫小說時,沒有多少人認識。

接受過一周刊一報紙的訪問,登出來的都是言不及義,或是一味圍繞「寫小說有無得發達」這樣的主題。

訪問我的記者顯然連我的書也懶得看一看。也許他們太忙吧。

不久後,我和我的小說,第三次在印刷媒體上出現了。而且是一篇《殺禪》的介紹/書評!(完全是自發的評論,事前並沒有接觸過我。)

有點特別的是刊登那篇文章的刊物︰一本叫《優閣》的本地成人雜誌(我想今天大概早已停刊了)。

文裡當然特別重點「賞析」《殺禪》裡的性描寫(特別是鎌首跟櫻兒那一段);但是整體來說,這位作者很充分掌握了我在《殺禪》裡所表達的主線和世界觀。顯然,他確是用心看過,再介紹給別人。

一位色情雜誌的撰稿人,比主流媒體的記者,還要懂得尊重一個初入行的小說作者。這是我的經驗總結。

那本《優閣》我已經不知道塞在家中哪一個角落,也忘記了那位作者的名字。

很感謝他,為我寫了我的第一篇書評。

11 comments:

袁建滔 said...

我一直有留著那本咸書(應是鐵道館第一篇書評)。多年前麥嘜搬公司,藏有那本書的箱子給錯調到會計部,那班OL一拆……當然一邊評頭品足一邊罵那個咸濕佬買這些黃色雜誌。我還記得取回箱子的時候他們那古怪的笑容。
算了吧,我也懶得解釋,就算解,都冇人信啦!

喬靖夫 said...

哈哈……好兄弟!是我連累了你!!!

M-2 said...

怎樣四級? 文言文我怕看不懂。

第一次得到書評,一定很感動吧? 等等…你說咸書方面沒有接觸過你,你為什麼會知道書內有《殺禪》書評?

哦…你曳喇…

現在科技日新月異,連小孩子都懂得上網bt,就只剩下阿公阿伯會看咸書,難怪現在的咸書的cover girl依然古色古香…
假以時日,咸書就會在自然演替中被淘汰,成為人類文明的文化遺產了…

喬靖夫 said...

哈哈……我曳到極點,也不可能每本都買吧?要碰巧看到,機會太低了……

實情是︰我認識的一位豬朋狗友,他認識一位豬朋狗友是開報攤的,他自然可以不費一毫,每本都拿來翻翻……就是這樣發現的。

Ricky said...

話時話,有時睇咸書都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如某些非關情色類別的專欄和文章^^

不過依家D八卦雜誌其實同咸書冇乜分別……

解放北路 said...



優閣真係一本奇書,從選角到排版都極其認真,傳統咸書拍馬都追唔上。尤其是主編唔嫌長氣每期封底都要落「在地願能無愛滋」既安全套廣告,真係睇完咁多年都唔會唔記得。

其實優閣都曾經連載過幾個奇幻小說,吸血鬼奴隸獸人面馬會一齊出場果類,但當然係由頭咸濕到尾架喇。

哈,你介唔介意講係邊年邊期?我好似仲有個一套六期新春boxset係櫃,嘻嘻

喬靖夫 said...

奇書,也引來奇人討論!:D

哪一年哪一期,就要請滔「巢」出來了!

袁建滔 said...

連去邊度摷都唔知,摷鬼咩!
剩係記得封面個TONE藍藍紫紫,條女波大大……
哈哈哈!

北京威廉 said...

你的訪問,使我想起一些事:
在中環名店的一些售貨員,態度很差。有一次我的一個不太漂亮的女同事去一間名店想看一看一個手袋,店裡的女售貨員愛理不理地打發了她走。
我去旺角買四仔,當時還是"四樓有四仔"的日子,我看中了一套片,可惜剛好沒貨了,那個睇場金毛馬上打電話,不用十分鐘就有人拿著一疊碟個包裝紙跑上來。那個金毛齜牙咧咀皮笑肉不笑起陪不是,最重要的他送多了一張給我!!

Ricky said...

威廉兄,不同地區有不同的人。
所以在中環的上班族(特別指OL),個個濃妝艷抹之餘,穿的用的都是名牌,儘管她們往往只是接線生職位,人工不過萬。因為要行出黎見人,這就是現實。

世界盡頭 said...

當天你把那本違禁品帶到辦公室時,我是第一個搶先拜讀的,才拿到手上,你才開始跟我說明上面有你的書評(汗)。

PS:夫和滔,你們好,這是A,很久沒見了,你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