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3, 2006

《殺禪》秘辛(其之二)


這幅人物關係圖,繪畫於寫第四卷《野望季節》之時。(所以很多後來出現的人物,例如魏一石、蕭賢都沒有。)

這幅圖只是幫助我自己思考,裡面有一些人物關係只是一個「可能性」,到最後已經更改了。
例如最初有考慮過安排龍拜喜歡寧小語,但後來覺得這樣反而削弱了原來「鎌首-寧小語-齊楚」的三角關係,也就取消了。

這幅圖有個bug,就是陸英風(跟他的兩個部下)重複出現了。可能我畫的時候有點昏了頭吧:)

看見這圖,想起了曲琳。我是很喜歡這個人物的呢。

10 comments:

Ricky said...

我是先看圖再看文字,所以訝異龍拜會跟小語有段情(書裡好像沒提到,龍拜只覺得小語很美),現在當然明白了。

一些效忠關係,(以卷四後看)如于老大與陸英風、鐮首與羅孟族不出奇;(以卷六後看)章帥跟鐵爪也隱約猜到。

但最特別是鐮首與陸英風這對效忠關係(當然正如您說,這些關係現在可能改了,不過就這樣猜猜看也頗有趣),在卷四裡白豆也覺得鐮和陸很像,假若他們在卷七的統一戰上還未掛掉的話,說不定真會站於同一陣線,齊向于老大造反(鐮是因為小語去「拔所」的事;陸大概是因為被于老大鳥盡弓藏但僥倖逃脫而要作出取回公道的復仇吧﹗)

也發覺鐮首與小語這一對愈來愈「登對」,彼此都是萬千寵愛在一身,有許多人明戀或暗戀著他們……至於曲琳我覺得她的死很可惜,她是卷四裡的靈魂(在這卷甚至還把寧小語比下去),也是讓鐮首逐漸復原精神狀態的妙藥,連茅公雷都有點喜歡她。她的善解人意和溫柔嫻淑就是她的優點。鐮首差點還把她當成是自己未來的精神寄託。所以我既婉惜她的死,也很感動茅公雷在「萬年春」門口的仗義之舉。

但若沒有她的死,鐮首不會復原這麼快吧﹗她的死,我覺得某程度上是因為劇情,才把她更快的推向死亡……或者在《殺禪》中所有女性角色都是被動者,往往依附男人而活;而男人的野心世界就只有陰謀和戰爭,所以她們不是被利用就是犧牲品,很難有好的收場?﹗

喬靖夫 said...

「而男人的野心世界就只有陰謀和戰爭,所以她們不是被利用就是犧牲品,很難有好的收場?﹗ 」

這一點,是在跟《水滸傳》的「紅顏禍水」論唱反調。
現實生活中,女人的「禍」,多數都是男人帶來的。

Ricky said...

的確,在《殺禪》裡的女性都沒有甚麼惡毒及欺詐之心,有的只是美麗和絕頂美麗。
給「大樹堂」造成裂痕的寧小語算是唯一的「禍水」吧﹗但及後她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付出卻又讓人清楚知道,她沒有半分謀害「大樹堂」之心。她帶來的禍只是因為身不由己的美麗……
《殺禪》中的女性反而「紅顏薄命」居多。

我只是有點不明白,以齊楚的軟弱性格,真的可以變得這樣瘋狂嗎?當然我可以理解,他這樣出賣和殺害兄弟除了是為寧小語,也為地位漸漸低於白豆,甚至恐懼于潤生。但始終這種轉變太驚人:)
而人在賭檯上,總會把籌碼壓在勝算較大的一方,但往往輸得更慘。不過今次要輸的也不只齊楚一人,會有許多人陪他。

M-2 said...

怪妳過份美麗……

于老大千算萬算,總不會算不到齊楚會造反吧?
總覺得于老大是特意讓齊楚走這一步, 以啟動他下一部計劃, 而且仔2的失意都一裝出來讓人看的(《野望季節》後于老大的所有誠信己失)……齊爺造反只是他的計劃中一個啟動的齒輪!
否則,我只能夠說于老大于堂主的野心還未夠大,他的大業敗在義氣之上。

M-2 said...

而且仔2的失意都一裝出來讓人看的

是「而且他的失意都一裝出來讓人看的」

Ricky said...

M-2兄,
「于老大所有誠信已失」這句真是絕到不得了。
我覺得您說的也有可能。畢竟于老大對這位老四應該瞭如指掌。留一座城給一個「情義度」或「忠誠度」低的人物當「城主」,真的很容易給人煽動作為內應而獨立或是將整座城拱手讓人——這可能性不容忽視。

但換另個角度看,鐵爪的突襲應該沒人猜出吧﹗不然于老大不會冒這麼大的險跟那箱「搭包」站得這樣近,也不會一下子輸得這麼慘(死了陸隼和梁樁,還有寧小語被擄——卷六完結時鐮首還在拚命追趕鐵爪。這種以動作進行式的畫面來結束,可算在《殺禪》中少見)。當然他們以為鐵爪已經死掉或失蹤,早忽略了此人,但若然于老大一早知道漂城已失陷,也必猜到箱內會躲著其他厲害的殺手吧……加上他吩咐棗七將信封帶去給小黃,那是不得已而要揭的最後一張王牌,如果于老大對一切都胸有成竹,自然也犯不著要等到這最危險的時刻才派人去找救兵,所以也有不可能的成份。不過鐵爪那場以一敵眾、沾衣即退的群戰實在很有味道。

我反而好奇:究竟于潤生、章帥和蒙真這三位典型的領袖級人物,誰最好打?
個人覺得會是章帥,因為他的刺殺很厲害。但也有可能,出手的不是他,而是他在幕後策劃:)

M-2 said...

Ricky,
其實會不會有可能…是喬老大的bug? 換著是我寫的,我一定料不到有人會那麼深入討論…咱們還應討論下去嗎? 這些言論會否使喬老大陷入迷失之中,繼而放棄《殺禪》、放棄寫作…!

于老大的心意,世上只有一個人可以清楚知道我們這些小嘍囉又怎能想得透呢?

章帥好打…誰又知道好打的是六祭酒本尊,還是他的「替身」呢?
雖然咒軍師章帥最為神秘不過三人之中,最令我心寒的始終是于老大,他連兄弟的女人都可以利用,實在令人髮指! 小語向白豆說過他們都是于老大的棋子,說得半點沒錯。

喬靖夫 said...

放心啦!以後的「大橋」早都已決定了,你們的討論不會影響到我的。

于老大的想法,你們自己詮釋吧,我不會給甚麼「官方解釋」的!
不過別當他是神就好了……

Ricky said...

M-2,不錯。我們這些小嘍囉都係繼續從旁搖旗吶喊吧了﹗順便借這個地盤來發表一下淺見。喬大都說了,他早已「度」好橋段,加上意志力極為堅定,不會受我們影響的:)
三大領袖之中,除了章老闆有「替身」外,蒙真的老爹都是快攻手。我想虎父無犬子,他也不容小覷。

喬老大,您始終跟于老大一樣深不可測。我的「術語表」也就快可以完成給您了:)

Ricky said...

上次說過要講講狄斌這頭「猛虎」的——

整篇《殺禪》,發覺許多時都是以白豆的角度出發,去看這個權力世界。從寫作技法上看,白豆很有第一人身的影子,即白豆=我。就等於《福爾摩斯》中的華生、《衛斯理》中的衛斯理。讀者可以透過這個小說中的「我」更加看清楚任何事件人物,甚至會跟隨這個「我」的思路一齊去推斷……這種寫法更可填補了對于老大描寫的不足,使于老大每次出場都能夠浮現出隱約的「輪廓」卻又不致於完全「透明」,加重了不少神秘感。

白豆的潛力是在卷二卷三開始嶄露頭角——那時候于潤生還很依賴齊楚軍師。
如白豆刻意留下黑狗的性命以作為逃走時的護身符,如收集一眾腥冷兒,甚至攻打大屠房時也全靠他把大鐵門拉開……去到卷四,他能模仿葛元昇的殺技;卷五卷六他甚至愈來愈像于老大,無可置疑在「內政」方面他可以替于潤生分憂。而且先後跟陸英風和鐵爪交手也顯示出他的戰鬥才能。假使于潤生重於「內政」和「謀略」,鐮首重於「戰鬥」——狄斌就是兼而有之,文武並全。

《殺禪》記載著弱肉強食的殘酷。白豆熱切的情感多多少少緩和了那些血腥和冷漠。他總是最重義氣,最念兄弟情。兄弟間要有甚麼排難解紛,于老大都第一時間想起白豆,而且他的廚藝也不錯,是烹飪高手。但卷三後「大樹堂」只賸下五兄弟,卷六後只有三人(齊楚已經不屬『大樹堂』的了)。便再加上棗七,也有一種很孤單的感覺……

狄斌已經走了六卷,從一個又白又矮的傢伙搖身變成今日的「大樹堂」第二把交椅。他是全書中最不神秘也最進步神速的一個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