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3, 2006

《殺禪》秘辛(其之三)

這個絕對是《殺禪》的最高秘密︰在我十多年前寫的《殺禪》初稿裡,「大樹堂」結義兄弟其實有七個人

這個「隱藏人物」的名字叫馬翊,結義排在白豆的前頭(也就是馬老六,而白豆是狄七爺),資料如下︰

背景︰跟龍爺、葛小哥、白豆是「步弓隊」同袍,同樣被選入刺殺部隊,跟于潤生逃入猴山。
外型︰矮小、壯實。年齡跟狄斌差不多。
專長︰速度!不管是跑步、騎馬還是駕車。尤其擅長御馬。
特點︰非常「爛口」,開口必帶髒話。

這個人物最後被我狠狠刪掉,原因不外乎兩點︰(1)主角太多了,七個人的戲份分得太薄,直接影響了較重要的「三大主角」(鎌、于、狄);(2)這個人物性格不夠突出,也沒有其他六人那種象徵性。

原來的稿子裡,我已經寫到他死掉了(他才是第一個犧牲的義兄弟,比葛元昇更早),死法是給殘酷剝皮後,鎌首用長矛替他結束痛苦——沒錯,《野望季節》裡的馬吉慘被儂猜剝皮那一場戲,就是這樣來的!

就是在寫完這段戲之後,我發覺這個馬翊就像「螞蟻」——寫出來似乎只是為了殺死他!加上寫完那一段之後,整個故事有點無以為繼,於是狠下決心把他「抹」掉了,並且把整個稿子從頭改寫了一次,才變成現在的版本。

不過他人雖不在,其影子還是分布在全書不同的地方。除了上面提到那場剝皮祭典外,最初白豆在猴山被鎌首追蹤、襲擊那一場,原本也是由他主演;他的髒話由龍拜「代言」;而部分的性格和特長,也由葉毅「承繼」了(大概是這原因,葉毅也得慘死吧?)。

還有一點︰狄斌「白豆」這個渾號,原是馬翊起的。因此現在你看到的《暴力集團》裡,狄斌這樣說︰「……是在我剛投軍時,有個姓馬的小子——我忘了他的名字——他說我又白又矮,就像顆白色的豆子……哼,我活到今天仍是曬不黑,那臭小子卻早去了……」

所以正式來說,馬翊這個人物還是在《殺禪》世界裡存在的;只是他在戰場上不夠好運,還等不到遇上于潤生就掛掉了。不過既然他是否在生,都沒有對「大樹堂」的「歷史」產生甚麼重大影響,我讓他「消失」掉也是正確的決定吧?

9 comments:

M-2 said...

好一個隱藏人物! 多得這個blog,我們一眾讀者才有機會知道這個未曾曝光的秘密。
寫小說真有趣,稍一動筆便可決定舞台上任何人物的生死!
題外話,第一次看《殺禪》時,猴山給我的印象是去有次馬來西亞旅行時路經的一座有很多猴子生活的山。

Ricky said...

啊﹗原來有這段因由。也同意M-2的說法。
咁馬千軍算唔算係馬翊既化身?
同埋我覺得猴山的出現是書中比較有神話色彩的一幕(謫星降世,猴兒避禍),也許去到最末會回歸到這個起點……

趙七 said...

比較有興趣的是,原定他剝皮死,為他剝皮的是老俞伯嗎?

喬靖夫 said...

Ricky︰馬千軍不是。

趙七︰一樣是儂猜剝的。羅孟族那一段在初稿中很早發生。

Ricky said...

咁即係初稿中,儂猜亦參與過平亂戰爭,跟鐮首是一軍(鐮首沒記錯應該是南蠻某佛寺出身的,所以兩個都是南蠻人,同屬「勤王師」),跟于、狄、葛、龍、馬等北方人組成的「平亂軍」是敵對的……但初稿中鐮首又何以會用長矛了結馬翊這個敵人的性命來減輕他的痛苦?﹗

好像很複雜的樣子﹗﹗

P.S.:喬老大我不是故意來找碴的,純粹想討論一下這場幾重要的戰爭,藉此聯想新舊二稿的差異:D

M-2 said...

記憶中鐮首與于潤生等人初遇那段,有描述他身穿勤王師的胄甲。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為馬先生默哀...

FORrest said...

從你提到的來看 相信未到漂城人已死了
要是這樣的話 你所提到的那專長對大樹堂實在無甚貢獻

喬靖夫 said...

你們有點誤會了。

羅孟族那一段,在初稿中大概發生於第二卷中段,他們加入「豐義隆」之後才發生(替「豐義隆」押送私鹽去西南)。

關於《殺禪》的初稿「歷史」,以後我會再詳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