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8, 2006

我的「手寫板」

我相信每一個作家寫作時都有些古怪的習慣。(賭神高進賭錢時都鍾意食朱古力啦!)

例如在電視上看過某「才女」,鏡頭前穿戴化妝得漂漂亮亮,端坐在客廳一張看似飯檯的玻璃桌前寫稿,這也應該算是一種古怪習慣。(不過鏡頭後o既實情,可能係棟高隻腳、一邊撩鼻屎一邊寫愛情小品。)

我呢?我想我的習慣不算極端古怪,但也不多人這樣做。

就是坐在床上寫。

事緣乃幾年前我有腰傷,不能久坐;加上房間雜物太多,我的書桌長期處於極凌亂的狀態,就想到坐在床上寫這個方法。後來就成了習慣,一直至今。

其實還有另一的原因促成我這個習慣︰我天生太怕冷,冬天長期坐著工作,腳凍難耐。躲在被窩裡寫,舒服得多。

在床上沒有桌子,怎寫?(要記得,我寫作用的不是laptop電腦,而是原稿紙。)

當然需要一些輔助的工具。不是像酒店或醫院裡那種床上吃早餐的桌子,而是更簡單的東西︰到樓下的文具舖,掏十元八塊買一塊圖畫板(外加一個大號的夾子)。

沒錯!就是你小學時上美術堂一定用過那種圖畫板。

現在它已經成為我寫小說的好拍檔。
買回來後,看見它白茫茫一片太單調,於是有空就把一些喜歡的東西寫/畫上去,漸漸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滿身刺青」的模樣。
哈哈,是不是有點像skater的愛用滑板呢?

4 comments:

M-2 said...

很美的畫板!
要我用筆寫實在很困難,字體不美,免得害了自己雙眼。
講開刺青,現在正在看《百年孤寂》,發覺鐮首很多方面都有著邦?亞家族第二代的長子亞克迪奧的影子,其實是否他啟發了創造鐮首這人物?

太子 said...

哈哈,原來喬大也有看二十世紀少年!

Ricky said...

M2,第二代的邦?亞上校我覺得都有可能。
因為牽涉到革命,還有十七個私生子:)

太子,我也見到名句「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 喬大的簽名:D

喬靖夫 said...

m-2 & Ricky︰

其實兩個都有……


太子︰

當然有看啦,那麼厲害的漫畫!

而且我和健次差不多是同代人呢,特別有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