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9, 2006

母校小遊記

星期六,露出難得一見的陽光。雖然正在「死力」(袁建滔語)趕寫《殺禪》大結局,仍忍不住要出去走走。後來心念一動,不如回去城大寫。

很久沒有回去,校舍比從前感覺好多了。最好的是有了一家像樣的書店,甚麼雜書都有賣。從前在學那三年,只有一家小小的純賣學術參考書的店子;圖書館又因為新成立,書架都是空蕩蕩的;更沒有又一城和Page One……當時,悶死了。

沿大堂走,比從前多了很多給學生坐的地方,有沙發,也有可以溫習讀書的桌椅。看看兩旁的報告板,那些興趣學會多了很多。啊,竟然連劍道會都有。如果從前也有就好了,我一定飛身參加。

「瓊天大飯店」比以前整潔得多了,食物選擇也多。無計,大集團接手後的威力。
有一堆應該是戰略遊戲學會的人,在圍坐玩著我沒有見過的版圖遊戲,幾乎想走過去八卦一下。
晚一點好像有live show,看見遠處有些「輕 Punk Look」打扮的band友在喝東西。其中有個大概是band友的女友,半loilita打扮,短裙下是有襪帶那種黑色長絲襪。Wow,真好。想起來我那輩的XX學會那些傢伙,也時興搞音樂show籌經費,通常都是請草蜢、郭小霖之類,老土到嘔……

我有點迷信︰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energy flow,對我寫作有影響。從前許多第一、二稿的《殺禪》,都是在這學生飯堂裡寫的;後來寫《幻國之刃》,向公司請了一星期假來完成它,也是天天到這兒來寫。
看來這兒的energy對我還有點作用,一坐下來就寫了十幾張紙。
我在想︰也許《究竟涅盤》的結尾也會回來寫。當作一種紀念。

p.s. 臨走到Page One,戰利品是《The Complete Chronicles of Conan》,集齊原作者Robert E. Howard所寫的全部「野蠻人科南」奇幻歷險,900多頁,只要220多塊,加上很「high」的封面設計,近來的best buy!
關於Conan,遲點再談。

16 comments:

名 said...

很冒昧,但實在忍不住了。(忠實讀者…大概是冥獸酷殺行開始吧)
之前還以為喬大人是理大的…原來是師兄啊…@@

袁建滔 said...

唔知點解諗起郭立濤的「流水響」。
但係諗唔起你踢波果陣,佢響場邊打氣果陣講咩架?

喬靖夫 said...

To名:

當時還叫做「城市理工」……

最快樂的回憶是學校的游泳池。
應該是我yr 2時起好的,不知怎的當年使用率甚底(可能是女同學怕給人看見身材?)。
暑假時我每星期都回去游2、3次,往往都只有小貓三四,整個池通行無阻,太好了……

你讀哪一系?


滔︰

係「危險呀,明!」

名 said...

我唸應用物理第二年。
現在泳池呀、sport complex相當多人使用,時間不對便會塞滿了人。泳池還好點,sport complex簡直是人滿為患。
甚至假日也被人佔滿了canteen(想當年還沒入學我也是其中之一XD)

喬靖夫 said...

名︰

我有個中學死黨,就真係你「直系」師兄喇!
當年我地一齊入city。

泳池依家好多人用?
呵呵,得閒番去欣賞o下師妹們o既泳姿先!:D

Gavin Lam said...

我估我係你講果位死黨,我剩係記得係 library 睇殺禪同你女友D事!:D
幾年前我係city再讀書(進修)時,校舍一切都比從前好好多!
真的很懷念讀書(全職果隻)的日子。

名 said...

師兄你好。

師妹既泳姿……= =""""
返到去多數見到歐巴桑、阿婆、阿毛級。鮮有xxxx既女生係池入面。
據訪問了解,怕被人見到自己既樣衰姿勢/身形etcetcetcXD

喬靖夫 said...

Gavin:

唔係你仲有邊個?
其實又唔係真係有乜野事情特別值得懷念……但係又真係幾懷念……
尤其依家就快寫完殺禪,好感觸……

名︰
原來如此……即係呢方面o甘多年都無變啦!:D

唔知圖書館裡面仲有無o個個叫「lounge」o既休息室?仲有無部自動咖啡機o係裡面?
o個度亦係我當年開始寫作o既另一個「主戰場」!
我無申請舊生証,好耐無入過去……

名 said...

lounge我唔係好肯定,有一間比較大既自修室類型房間,但係唔知係咪您口中既lounge。係咩位置?

但係咖啡機就肯定無喇。

喬靖夫 said...

應該係啦……

以前有部日本咖啡機,雖然都係即沖,比當年canteen爛鬼咖啡好得多。
仲擺o左好多張疏化比人坐。旺起上o黎,好似依家d starbucks,搵個位都難……

可能太嘈,取消o左……

不過d學生都去晒又一城間pacific啦……

名 said...

其實係因為學校提供既咖啡色香味皆無o者,依家都係

依家city比以前係好,都犧牲左唔少。羅馬廣場已經變成LT401,足球場依舊欠奉。

公子 said...

喬大,個日live show我有去呀~~~>.<
估唔到你都係到!!!>口<

喬靖夫 said...

公子︰

那是甚麼樣的音樂會呢?

我只是下午在而已,大概5時多就走了。

YSL said...

r:點解我唔知city lib 有咖啡機?

gavin:佢果時女友係邊個?我唔知既?

北京威廉 said...

想不到這裡有那麼多城大人啊。請問有沒有人經歷過旺角臨時校?的日子呀?
還記得當年走堂是徒步到老深黃金看電腦,是那個AT 286 2M RAM也要過萬的年代。餓了,就在街邊掃街當一餐。最經典是地鐵站口的那一個果汁檔,5元一杯椰汁,杯子袛是在兩個桶裡過一過就算。當時年青力壯人欺病,喝了一點事都沒有。
時間過得真快啊...

當年的他 said...

他說: [危險呀! 危險呀!]
Thank you for remembering me...my friend!


"唔知點解諗起郭立濤的「流水響」。
但係諗唔起你踢波果陣,佢響場邊打氣果陣講咩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