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9, 2006

《究竟涅盤》討論區



「人的生命不能寄托在另一個人身上而活。那終究是空。」——鎌首
他失去愛人,同時也失去了生命的意義。一切從頭再來。
他以赤裸的雙足,接觸走過的每一寸土地。
流浪十年之後……

「我一生都在守護著一件東西。它是我們幾個兄弟曾經存在的憑證。我不會讓任何人毀滅它。」——狄斌
他抱持著這不移的信念,展開人生最後的戰鬥。
但迎接在他面前的卻是畢生遺憾的悲劇……

「像我們擁有這種力量的人,這個世界只需要一個。」——于潤生
他那雙異采流漾的眼睛唯一看得見的,由始至終只有一種東西……

暴烈之三十四年史詩.堂堂完結!



關於《究竟涅盤》的內容討論,請集中在此。
未看又不想預知劇情的朋友別進來!

6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喬大,有單行本(?)內容簡介嗎?_?

喬靖夫 said...

已加書背介紹。

Ric said...

于阿狗好像比容小山還要糟糕呢...

martinyty (武田信玄) said...

今天到過書展,由於是放中午「蛇」過去,所以見不到喬先生,自然找不到他簽名......鐵道館blog所說的wallpaper,我在書展有見,有沒有存貨可發售啊?幸好那膠袋很精美!

回說內容。

「人的生命不能寄托在另一個人身上而活。那終究是空。」——鎌首

全書八集最後回歸到原點,雖然早知結局(第一集已「預告」),但見到白豆提刀進房時,心中還是有「空」的感覺。六個男人的血誓,只是權力投射下的幻影,尤其是三十四年的經歷,結局究是如此。

總結六個人各有不同的生存哲學:
于老大活著只是為了權力,是全書主角最滿足的一個。
龍老二吃香喝辣,而其人似乎容易滿足。
最幸福的可能是葛老三,到死前都是一貫其狂野,死得早,沒有什麼心理包袱。
齊老四只為了小語,故事的安排令他注定是悲劇收場。
鎌首一生追尋,心懷天下。身入紅塵,最後看得破紅塵,其成佛之結局,卻是如斯暴烈。
最可憐是白豆,他生存正正是寄托在所有兄弟身上而活,當希望落空,無法接受......

反思自己,究竟我是那一種人?我應該是那一種人?

佛之所以成佛,便是看破世事循環。歷史,還是在繼續。

小弟很好奇,在此書中喬先生似乎對政治很失望(那當然,封建制度不是我們的選擇),請問你心中有沒有理想的政治模式?是否就是鎌首「三界軍」的綱領?

阿陳 said...

終於看完了!
忍不住深宵5時也要上來講幾句:p

原以為殺七作為結局前的結局,一切大局已定,
最終回是為故事補白作結,
真沒想到鐮首放下屠刀,未有立地成佛,
竟然再次走上向權力頂峰首都進發之路...
暴烈的完結與醒悟才讓他最終回到佛的懷抱,
哦彌陀佛。

看完殺禪後真的感到有點空...
要感謝喬大多年來的堅持與努力,
為我帶來如此巨大的震撼與反思。

Ric said...

作夜看了某電視台重播的僵c片
那?的國度會否有點像鎌首夢想的世界...

喬靖夫 said...

很謝謝幾位的正面回應!
特別信玄和阿陳,寫了這麼多!
其實我這次有少許擔心讀者的反應,因為內容跟前7卷非常不同。

關於內容寓意的一些問題,我遲一點才回應,等多些朋友先發表了看法。

木無言 said...

這一期應該是今晚逛書展入手,期待。
不過...
到底是涅「盤」還是涅「槃」?

喬靖夫 said...

『到底是涅「盤」還是涅「槃」?』

應該兩個都可以。
其實都只是梵文音譯而已。

還有其中一章的title是「金剛薩陲」,本來我是用比較通用的「金剛薩埵」的。

但那「埵」字在我們用的排版軟件裡不能顯示,而經查究也有人用「陲」,因時間緊迫,為免造字麻煩,也就用了「陲」。

多姆 said...

忍不住,未看完,但已想說些話:
大黑,與哈毛亞人在刑場的對話,這一幕,活脫就是各各他之重現啊!

多姆 said...

又,"這是我的兒子,我的親生兒子,我的血和肉"
又一基督教義之重現

少年與海 said...

要來的始終要來,慢長的等待......

從我有一天在圖書館發現了一本叫幻國之刃的小說開始,好像是1997年吧!書面一句揮劍速度200km/h以上的超劍士!使我成為喬靖夫這個鬼作家筆下的一個小粉絲。

看完了殺八,感覺上這本似後記多過似結局。或者這樣說吧,若然殺七是結局前的結局,
那殺八就是結局中的結局。而真正的結局已種下在讀者們的心中!!至少我是這麼想......

多姆 said...

其實,都真的幾想知道坊間如舍看此書,這些年來,我每到一個新圭1方,我都會各的身邊的人推薦喬老哥這個默默耕耘而又默默無聞的本地作家,彷彿同時也在推介自己的品味

大家啊!快看完,然後來這裡大大發表一下吧!

多姆 said...

看到狄六回漂城,聽歌回首往事的那一幕,真的,眼眶含了一眶淚水

早在首次出現時,已覺得雄爺爺這首歌很厲害
也是喬老哥的厲害,我們只透過文字去看,但,甚至乎那歌的音是如何也可以想像到了
歌詞,委實就是全書的寫照

Robert said...

對,雄爺那首歌真是叫人心酸得很呢T.T
一邊看腦裡一邊響起滄桑悽啞的歌聲與殺禪影像交疊,簡直催淚!

很想快點找時間好好把殺禪全集重讀一次!
希望這週末不用加班吧...

多姆 said...

終於讀畢了

本來看著這三十四年來的生死榮辱愛恨情仇,很多地方,是令人情緒很激動的
然而,看過跋章後,又只餘下一抹無常

再發生過甚麼大事也好,到最後,一切又都如常繼續下去

卑污的,還是繼續卑污
貪婪的,還是繼續貪婪
愚昧的,還是繼續愚昧

佛,仍只懂在笑

喬老哥的下一篇巨著
,又會以一個甚麼角度去看世界呢?

Ricky said...

呼~~~昨晚才看完涅盤。今天,趕在放工前,終於寫完感想貼出來﹗

于潤生視「權力」為人生的一切。他自己,也不過是盛載「最大權力」的一件容器,直至容器溢滿為止(即生命走到盡頭);同時他也是展現和發揮「權力」的一個核心點——將「大樹堂」比喻為一棵大樹,于就是樹的根部。

不留後裔,實在有點可怕,充分表現了權力者獨攬大權的自私和不信任別人的性格。就像降落凡塵走了一圈、遊戲人間的魔神,其他的甚麼也不管了。反正生前已經滿足了自己的權力慾,死後又可留名。頂多在于死後,在歷史冊上應多一句老話:「樹倒猢猻散」。

于阿狗某程度上很像劉禪,白豆也有點像諸葛亮。但于潤生如此泯滅人性,假若阿狗在戰場上活著回來,他這個養父說不定在病死前先殺了阿狗,就像慈禧幹掉光緒一樣。

未出大結局前,常以為于潤生就是女真族的努爾哈赤(因為前朝的官僚架構及制度太像明朝了)。而努爾哈赤在史上是毒疽發作而死,于在卷四吃了龍爺「一箭」,也許就是疽病發作的肇始。但中段把阿狗(以為是皇太極化身的繼承者)弄死了,繼後的情節自然胎死(我的)腹中,就撇去這層亂想。

不過喬老大,我始終覺得寧小語似陳圓圓,雙手獻上漂城的齊楚就似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這一刻章帥暫時做了多爾袞),起碼有這樣的影子投射。而流浪者鐮首當然有宗教家的風範,但也像李自成。不只是那段三角關係,其號召餓鬼起革命,就感到「荊王」是「闖王」了。李自成在史上有幾個不同結局,或死掉或出家為僧(皈依我佛),覺得鐮首也做到這兩點——那「小玄王」會是「大西國王」張獻忠嗎?

承認這一卷風格跟前幾卷很不同。鐮放下屠刀,血腥暴力頓時大幅減少了,很有「我不入地獄」的慈悲感覺,完全違背了頭七卷很濃濁的「殺」的意念。而于代表的權力真像或權力觀,說穿了就是「恐怖」一詞。同埋我也跟其他網友一樣看法,狄斌每次都做到催淚彈的功效。若在現代,他可以當文藝片及苦情戲的導演、編劇或演員了。

而人的劣根性是改變不了的,這許多年來始終如一。不然世界上偉大的宗教家不會寥寥無幾——因為他們都走在浩瀚歷史的前面位置(不論是東西方,一般都只集中在相若的公元前後時間),自然還有改變世界的勇氣,也以為還有改變世界的希望,不曉得人性醜惡之認,可以如此世世代代,冥頑不靈地繼續下去,所以還可以站出來,但其後歷史告訴了人們這是「絕望」這是「不可能」,便沒有人再做這些燈蛾。當然,回說過去,那些宗教家出現的時代,世道已很壞透,這也是孕育及萌生各種宗教思想的唯一原因。而結果,對偉大理想總以為有希望可以達成的人,殘酷的現實總喜歡去否定他們,無論在政治或宗教的層面上。

第八卷是一面「殺禪世界」的鏡子,倒映了萬事萬物。在我來說就=1,2,3,4,5,6,7,1。結束就是開端,開端也是結束。如此宏觀的一個世界,包容了過去現在未來。

多姆 said...

真的有這許多歷史影射在嗎?
說來也似,
但,又有甚麼所謂呢,名字,時代,事件再多端變化,都是在做著同樣的夢

故事好看就好了
而且,拉上這些許歷史典故,反而覺得令殺禪的獨創性降低了
如果,到頭來,在讀了這麼多年的,原來也不過那些情節

Ricky said...

呵呵,紀多姆兄,人生是夢,說的也是。正如子瞻也說,世事亦不過一場大夢。
殺禪充滿很多複合性元素,的確極具創意和參考價值。能夠看著這套奇書書成及吐吐讀後感,值得的。
倒是歷史之說,純是個人對號入座的意見。老毛病,有怪莫怪啊:)

喬靖夫 said...

其實之前都有說過︰《殺禪》並沒有特別影射某一段真實歷史,而只是我把一些對歷史和世界的看法綜合起來,再用一個架空寓言的方式寫出來。

當然,讀者看出跟歷史相似之處,拿出來討論,也是很有趣的事!

不過我想說說︰太容易對號入座,也許會錯過我真正想表達的一些東西呢。

例如︰鎌首真的像李自成,或者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農民起義」領袖嗎?你看中國的「起義」領袖,從劉邦開始,o那一個目標不是做皇帝?

可鎌首是嗎?……

FORrest said...

今晚買了, 也剛看完了。

想說一些話, 但又不知說什麼。

或許引用書中一句話:
對一個人的愛, 抵敵不過對千萬人的愛。 一個人若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卻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慾望裡, 那是一種罪惡。

有一件事我是很認同喬生的: 只要很多人同時改變自己, 世界就會改變。 這是一種植根的改變, 不是叛亂, 不是革命, 不是政治能做到的。

除于潤生外, 所有人都算是死了。 看到中間部分, 是希望鎌首能攻進首都。 但當知道世界並不會因為鎌首而改變時, 我也覺得鎌首是死得其所了。 畢竟, 那只是另一場單純的朝代交替。

不知說什麼, 卻又說了那麼多。

p.s 說鎌首成了佛, 想太多了吧。

shdtim said...

今晚八時半到場
人生路不熟..找了一會才找到全力圖書公司
只見到啊虫先生
之後急奔到殺禪書攤..
看不見殺七的蹤影
問工作人員知道賣完了,當下傻笑了一會
只有下次再買了(喬老大,,我還會再來的)
拿了殺八付款,照看可也(心急之人^^)
回家後一直到半夜才看完
可能我沒有資格評論..但小弟覺得喬老大在殺一到殺八是進步很多,尤其在鋪排和一些主角的回憶,令我深感共嗚...
我明白了他們六兄弟結義時
于老大那番話話的真正意思,就是其他五人是交了生命給老大,可沒有說要同生共死
白豆可能一直誤會了,其實于老大的責任只是將五人的能力盡量利用吧了
(只是五哥和四哥剛開始就被老大饒了一次,之後老大殺他們,可以說打和了)
老大真是個可敬可畏的人
還有....如果老三不死,他也恐怕是死在于老大計算之下
我發現和老五一起的女人沒有一個老好下場
這是五哥初見寧小語說的,結果靈驗了
最後五哥走的路有點像老大,只不過他最後也知道錯了
當看完殺禪這部書的完結...斷斷續續令我想這十年的生活片段...老大完成了一個傳奇
我也由青少無知,到了現在的初出茅廬了
打從心底多謝你...喬兄,你讓我一直品嚐精神佳餚^^
期待下一系列!!

多姆 said...

反而說于老大這個人,一直也是心中暗暗敬畏的人,但到結局這幾篇,卻覺得漸漸沒有這種感覺,好像他實在太殘酷無情了,如果就只單純為在生的幾十年掌握最大權力,以至所有事都不重要了,這又令人覺得............不真實了點,也不太合理.沒有"于"4己的心理描寫,只靠其妻側寫,好像更把他塑造成一個............神一般的人物............................反而覺得他這樣的一生,太無謂了

shdtim said...

抱歉...原來殺一于老大是有說過"請與我結為義兄弟,誓同生死"
但他心中可能一開始就沒有這樣想,
這恐怕又是他的一種手段,要令其他兄弟一生追隨他(尤其是白豆),老大真有點恐怖...

總結最後各人所得
老大得到了權力
龍老二得到了尊嚴..最後也死得有尊嚴
葛老三得到了瘋狂的殺戮
齊老四得到了女人..但也因此而死
鐮老五最後知道人生的意義,
白老六最後保護了兄弟們珍惜的東西(大樹堂)
但他保護不了他的兄弟...

比較可憐的是五哥吧,最後居然自首...如果他出家做個和尚不是會比較合理和貫徹(殺一的開首的小和尚出走一段)

喬靖夫 said...

「想說一些話, 但又不知說什麼……不知說什麼, 卻又說了那麼多。」

哈哈,我的目的就是想寫出這麼複雜、可以惹人很多想像、但又沒有定說的東西來!

最好可以像《新世紀EVA》,10年後還能繼續坑錢……:D

Anonymous said...

喬爺你好~
剛讀完殺禪,雖然意猶未盡,但尾卷不失為一個完滿的結局。

于潤生的瘋、狄斌的痴、鎌首的悟、葛元昇的狂…一切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

暴力,只會衍生更多暴力﹔所謂風平浪靜,不過是讓敵對雙方養精蓄銳、待機而動,為大的殺戮作準備。一切怪力亂神,不過是為暴力塗脂?粉,裝個堂而煌之的肉身。

感覺,很複雜

海安 said...

在書展買了全套殺禪後,重頭開始看起,由暴力集團至究竟涅盤,現在,看完了。
看完後木然了良久,感覺很空洞,也很惆悵。
殺禪三大主角命運迴異,卻有一件事是相同的,他們的結局都是悲劇。
「在追溯蔭天下于潤生的傳奇,無可避勉要在這猴山開始說起。」
是的,應該從猴山開始說起,因為猴山是于潤生傳奇一生的起始。
若說狄斌是感性的情義,鎌首是無盡的寂寞,那于潤生就是代表權力的慾望。
因關中大會戰而逃至猴山,在那裡與龍拜葛元昇齊楚狄斌鎌首歃血為盟,于潤生巨大的野望已燃起了他五位各懷才能的義弟心中的慾望,龍拜從射殺萬群立的一箭中再次證明了自己的價值;葛元昇從殺草的刀鋒中找到心中的自己............
至步進偉大的漂城,于潤生在擊倒屠房的那一夜中,于潤生這三個字在別人心目中已是奇蹟的代名詞。
但,漂城太小了。已經無法滿足于潤生的野心。
在清除了所有敵人後,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飢餓。
於是于潤生選擇了更巨大的挑戰,首都豐義隆。
結果,在絕境中他卻是最後的勝利者,蔭天下這三個字將是神話,永垂不朽。
但于潤生已介暮年,在于堂主有生之年已沒法再進一步了。十萬幫眾的大樹堂已是于潤生權力的終結。
鎌首的結局也是悲劇。
從步入紅塵開始,鎌首不斷尋找自己生命的意義,他縱慾、放浪、殺人,但這一切也無法消去鎌首心中的無盡孤寂。他的過去是一個永恆的謎。
直至他遇上寧小語。
寧小語就像一抹輕霧,鎌首以為他找到了存在的意義,有時還天真的以為真的找到了。
但寧小語的離去,他又回復了過去以為失落了的寂寞。
他流浪十年後才發覺,人的生命不能寄托在另一個人身上而活。那終究是空。
這是真的嗎?不,寧小語對鎌首的愛不是空的,是愛曾經存在的憑證。只是鎌首不知道。

SC said...

終於讀完了, 感受很深, 同時亦很失落.

我想書中的角色絕大部份也非以歷史人物作為藍本, 他們反而是代表人性本質的的一些原形. 而這個故事亦同時揭示了具普遍性的人文精神價值(不論是好是壞)及傳達此等價值的情感.

再加上喬兄那鋒利的文筆, 一流的說故事技巧, 對情節佈局的超凡駕馭能力, "殺禪" 系列絕對有資格被看作一部文學經典.

純粹以讀者的角度來看, 我也同意這是近乎 "完美" 的一個結局.

Ricky said...

一時興之所至,胡言亂語,惹得喬大出刀直撲死穴,「殺」了我的「李自成說」,嗚嗚……

撇開「李自成說」,鐮首的「主要成份」當然是救世主喇。貧困、饑餓和不平等對待從來都存在著,不論是古中國或是現今世界,要改變這些需要很強烈的勇氣、自信和威望。前七卷都證明了鐮首有這些能耐,覺悟以後他就順理成章以這種身份姿態登上卷八的舞臺,履行他最後的人生目標。儘管所作之事近乎不可能,但這位行者之大膽行事,確是集孤獨和驚天動地於一身。

《殺禪》信奉「天無仁,造反有理,凡人皆可戮誅,不成功便殺身成仁」——這大概跟《水滸傳》有某些共通之處。感覺最初的「大樹堂」跟「屠房」甚至「豐義隆」彼此都是一種階級關係,尊卑有序,但于潤生為了「權力」而作出對抗,由卷一到卷七不斷攀昇,及至卷八,這條「權力線」終於到了平行再不作任何起伏波動的階段,這位典型的野心家也就彷似已完成了他心中的「道」。

而狄斌在兄弟間「情義度」之高,相信是于老大最信任他的原因之一。其實一直留意狄斌的描述,發覺他真是個不適合走黑道的人,其持抱的一套「道德法則」可算是《殺禪》中眾多角色所缺乏的,也是小說裡的唯一異數,尤其在黑道中格外顯得微弱,而且始終不是放諸天下皆準的「標準道德」,勉強只能說,不過是一把很短很短、只足夠用來量度「大樹堂」之間的「道德之尺」。

也自然地,當于跟鐮如此各走極端,只要繼續他們心中的道,往前走,始終有相遇的一天。問題是,兩人一旦併合起來,便變成了「吾道不孤」,偏偏他們又不能共存,衝突難免,夾在夾縫當中的白豆亦變得無可奈何。然而當任何一方倒下後,白豆的「道德之尺」也將隨之斷裂、扭曲。一個人突然出現逆轉,其一原因,就是一生信奉的道理原來是錯,而且還要捂著良心來犯罪孽,覺悟一刻原來就是一生中最進退兩難、天下再無立錐之地之時。白豆當下唯一能做的,或刺殺于老大讓鐮首泉下有知,或替老大報仇殺死鐮首,不然就是下地獄去。

若說「覺悟」之先後,鐮首要幸運得多,畢竟比起白豆先知先覺,能及時抽身而退。最後鐮首死了,他沒有白白犧牲,因為喚醒了白豆,讓他覺悟,儘管已經太遲。這也是于潤生的幸運吧。假若兩人早在十數二十年前就驚醒的話,世上便沒有「大樹堂」。

也讓我細心想想,其實于老大的感染力一直都很驚人——白豆固然在無形中模仿了他的影子,想不到連鐮首最後也是。「三界軍」vs「大樹堂」無疑就是「大樹堂」vs「大樹堂」,無有分別。而走在世界大熔爐裡,不同於普通的黑道,因為面對的是更多不同類別的人,也沒有任何紀律可言。正如書中所言,往昔多麼厲害的人都只是人,作為精神領袖的鐮首也相對地變得渺小而力弱。唯一慶幸的,是寧王有顆愛民之心,似乎在喻意,殺禪的未來世界會漸漸出現光明白晝——這算不算是喬大替自己的新系列打廣告?

喬靖夫 said...

「一時興之所至,胡言亂語,惹得喬大出刀直撲死穴,「殺」了我的「李自成說」,嗚嗚……」

別這樣說啦!

其實我是很喜歡讀你們的「解讀」,非常有趣,有時甚至提到一些我自己也沒有細想的地方……

其實一本書,寫成了,出版了,某程度上它也已經是屬於讀者的。

請熱烈繼續啊!

Ric said...

忽然想起花雀五
後悔沒有信于潤生到底
就當時而言 這句話是沒有錯的

若果他信到底
于潤生只為掌握權力而生存
所以必會用計殺害他
那時才後每好像太遲了
還是齊楚說得對
離開吧
走黑道...
誰有好下埸呢...

阿唐 said...

先至聲明,我也是喬靖夫的fans,但我在書中好像找到一些問題:老三在殺三被殺之前不是已剃光了毛髮嗎?為何仍會在殺八有紅髮掩面的呢?

另外,書中好像留下一些尾巴
如鎌首在第四卷看到大像是甚麼?
"柏日喃"有甚麼意思呢??

不知喬大是否刻意留下作外傳呢?當然出了的話我會立刻買,只要不是要等多一個十年便行了

Ric said...

葛老三不是死了嗎...

小捱雷 said...

今日見到喬老大你,
我真係好意外,
好惶恐,
可惜無帶相機,
唔係一定要同咁型的喬老大影返張相。

said...

終於看完,可以參與討論。

想不到在最終一回,已死的花雀五還會在別人的口中再現。全書我對花雀五最有感受,因為花雀五很真實,也許于阿狗也很真實,但因為我不是二世祖,沒有共同感受。
黑子說「你以為自己將成為第二個于潤生,其實你只是另一個花雀五吧了。」多叫人心痛的一句話,看到這裡,我以為黑子在跟我說話,一時間被挫敗感淹沒,放下了書,回氣了十分鐘。這句話,就像「一個男人最大的悲哀,是野心與才能不相稱」的符號化再引申。

在最終回裡,我對兩個人物的感受有了很大的改變,當然是于潤生與鐮首。
于潤生不管後繼有沒有人,完全迷戀現世權力,這些都不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是那一句「我們都各自失去了一個兒子……」這句話在《教父》中讓我觸動,但這種情況下,于潤生借白豆的口說出,卻讓我感到齒冷,我想像過于潤生的冷酷,但沒有想像過他的虛偽,我在這句話中真正感到這個人不可能成為任何人的兄弟,無論是任何意義的兄弟。

鐮首的改變可以說很大,但也可以說沒變,因為他一向都是在求道。他最終悟到了嗎?我不肯定,也許「一切都沒所謂」的混沌就是生命最終答案?
但在最終回裡,我首次覺得鐮首是自私的,雖然他不慾「權」,但他慾「道」,他這個慾傷害了白豆。
「我來,就是要彌補自己從前犯過的錯。」
「你是說:我們兄弟過去的一切都是錯誤?」
白豆的心有多冷,我不止想像到,拿書的手也好像被冰住了。
其實我一直有點介意鐮首把寧小語看得這麼重,也許我太喜歡白豆,站在他的角度上一塊兒妒嫉吧。

雄爺爺那段真的很催淚,這不是形容或比喻,我真的眼濕了。

我以為在最後一回,白豆或鐮首會回猴山一次(我的想法總是那麼電視),結果竟沒有呢!

to阿唐,白豆回憶中:
「三哥的屍體。赤髮披散掩住半邊面。」
句子中間的是句號啊,那麼,赤髮披散掩住半邊面的三哥,就不一定是指屍體狀態的三哥啊。嘿嘿!
要是這樣解不通,你就想像那赤髮是三哥身上別的體毛吧。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喬叔叔,看完了,...結果由於被肥仔俊放飛機既關係,我無去到書展呀....書是在開益買的...估唔到咁快有

(肥仔理應受"萬棍加身之刑")



"三哥的屍體。赤髮披散掩住半邊面"

回憶片段泥者.....那個只係白豆心入面既樣.....


看完全書,我第一個感覺係:點解會咁樣既??

完全想像不到鎌首會有如此大的改變.....
真的好突然呢,......居然變左一個宗教家!!
(當然,細想後又覺得合理,佢本來就對生命充滿疑問)


到最後,結果居然會係咁
老實講,好傷感呢....

一幫兄弟得到勝利,分享榮耀,....就最好吧
當然....這跟喬叔叔要表達的是第二回事了

喬靖夫 said...

哈哈……
大家不用為我「撐」啦!確是一時忘記了細節的筆誤。

謝謝阿唐看得那麼仔細。
所有讀友,也歡迎繼續找bug!

在我(不知若干年後)出版修訂本之前,大家就暫時當作白豆因為年紀大了而記憶出錯吧……:D

至於「柏日喃」是甚麼……你們認為它是甚麼就是甚麼吧……
這不算是「尾巴」吧。
在我心目中,一本書的結局,也不一定要把一切都具細無遺地解明。

達︰
你認為鎌首自私嗎?
我只是認為,「超凡入聖」,也真是不得不冷酷無情。釋達多求道,還不是要拋棄家人?

好像比較少朋友談阿狗跟黑子……

Ric said...

不如說那是白豆對葛老三最深刻的記憶吧!
就像
一說羅文
你不會先記起他快要死時那副憔悴的臉(雜誌偷拍那一類)
你會先想起他風光時的樣子吧...

多姆 said...

好吧,我終於有時間了,多年讀友多姆要發言了

其實,由第一卷開始,這種結局該早料到
狄六於養根廳被行刑,罪狀是行刺堂主,于老大跟他的刺殺小隊說:你們是不是還打算為別人去送掉生命?
這種寫法根本就是要讓人想到:于老當年似乎把仔們點醒了,他們似乎擭得了很多,而其實,于老的那句說話,根本就等於在說:你們不要再把生命賣給別人了,就賣給我吧!
這也和結局鐮首那句名言相呼應:人的生命不能寄托在另一個人身上而活。那終究是空

所以,這種結局是早預到了,因為這乃全書所想說的話,總不可能大樹成功稱霸黑道,全體人員風風光光直到永遠吧,大家才不想看這種結局

反而,對劇情有點點意見

首五卷,共用了差不多5年時間細吞慢嚼,後三卷,卻只用了3個晝夜讀畢

到讀完了那個下午,確有一種:堂堂史詩,就這樣完結了

是絕對,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苦等了這麼多年,曾經為日後劇情發展設想過很多,很有一些場面是想看到的
結果卻看不到

就這樣簡單完結了

基本上,不是任何特別一場戲想看到,而是,覺得不論那一方的人物,都未看夠

蒙真被描寫得可與于老媲美,卻這樣草草收場(雖然死前得到了空前最大權力)想看多些,知道他究竟有何能耐

茅公雷被描寫得可與鐮首媲美,而且豪邁如斯,令人非常討好,也想看多些他與鐮首間的惺惺

章帥,令人聞風喪膽咒軍師,到死那一刻,也不知道究竟有何厲害能瞬間竄上六祭酒之位

韓亮,首都第一大幫會豐義隆最高權力者,傳奇性人物,一統黑道,卻只讓人看見他讓同性愛人奚落,究竟他的厲害在那裡呢?

容玉山,反而,這個大祭酒的著墨頗多,只是,如前所述,如果他對茅蒙二人顧忌如斯,何不早早了事?

?爪,早在他與葛老三一戰不死已知他必回來報復.只是,在後三卷中,他的出場卻未見那種報仇心切的心理(而且,出場得甚突然),反而是接近瘋癲了,(至於這個瘋癲,委實,也寫得很模糊)

多姆 said...

為免這一大票文字沒有了,先上載以保安全

繼續

以上這些黑道傳奇份子,個個都似乎未有戰績供人憑藉,只有遙遠過去十年黑道戰爭殘留的威名,而,最重要的是,這些都是于老的敵人,他們不厲害,就反襯不出于老的厲害了

好了,是時侯談談這位”蔭天下”了

蔭天下這個稱號,當年初看首卷,實在覺得喬老用文字的功力太高了,這個名稱相比之於過往所有高權力之人之稱號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形容一個人的力量大到足以庇蔭天下,比之稱皇稱霸,有涵義得來也更高層次

于老的野心,能力,智計,在首四卷都深深感受到,為之動容,猶其卷四中的苦肉計,更令人嘆為觀止(只是,如此計謀卻只用以對付金牙之流...........)
然而,後四卷,他似乎沒有做過甚麼
由進入首都開始,他其實出場不多
整個後半部中,他最厲害的一著,就是在眾人目光還停留在黑道的爭鬥時,他的思想已經走到更高一個層次------一場新的戰爭

初看到這劇情時,心中的確再一次為于老渴采,然而一想之下,心想:甚麼?這便是于老的最後殺著?那,就等於,他甚麼也不用做,就只等待盟友的來援,為他奪天下
他有甚麼計謀可言?
充其量,也只是那一條隧道
其實,這一點,本來不算太過,由黑道層面躍升至朝廷也的確震撼,只是,沒有交代過南藩的取向,其實,也不知黃璋在想甚麼,而最重要的一點是,似乎,今次不是于老在控制局勢,南藩絕對有權不支持大樹堂,有一點,令人覺得于老是在依靠別人,這種事跡絕對不容許出現在于老的生命中啊!

多姆 said...

而且,黃璋一系,絕對有權在成功奪天下後棄大樹堂於不顧,以至於,後來那一場在城樓上,于與黃的盟許,更令人覺得完全脫出了戲軌:于是甚麼時侯甘於居人之下了,更甚的是,他是甚麼時侯談起情義來了?(還是另一場的攻訐?)

said...

說鐮首「自私」,其實用詞不準確,他其實「無私得很」,應讓說他「無情」,當然他這是為「為存大道真義而無私情」,這種偉人的高尚情操,我不是不明白,只是無法體會。

個人修為問題,我還是重視「情」多一點,也許我太投入白豆的角度,鎌首的偉大讓世俗的白豆受傷了,而我也感同身受的一起受傷。這不是角色批判,只是這個角色,這段故事帶給我的感受。看著鎌首在「涅盤」前待在拔所裡回首一生,我邊看邊祈求他會想起白豆,想起自己為白豆帶來的傷痛,可是他沒有……雖然,以鎌首的個人魅力,他可謂任是無情也動人。

也許哲思的最後彼岸都是放低個人,道、佛的終點都是無正也無反的虛空,但是起碼現在,我還是喜歡可以放在手心稱量的情感。也許我看得不夠透徹,我甚至連墨家的「兼愛」都抱有懷疑……

另外,我終於明白為何對於鎌首之於寧小語的情愛,我看得不甚舒服,是因為「極惡地圖」裡這一段:「對於寧小語的臉孔,鎌首的記憶已經模糊,只隱約記得確是很美麗。但他想,那不過也是一團血肉而已……」也許這段我太入腦了。

還有喬大,那個白豆回憶中的三哥,還是別修正的好,有bug才能成就經典啊,要不然那來百年紅學,就留著這個,讓後世一些像劉心武這些喜歡搞原型研究、文本指涉的去推敲他幾百年。

to紀多姆:卷四中于老大的苦肉計,才不是為了用來對付金牙吧,由始至終金牙都沒有資格成為于老大的敵人。

多姆 said...

re達

也對,一切都是一場舖排吧

喬靖夫 said...

紀多姆︰

哈哈,你看得真是很深入!
一下子提出這麼多的疑問,我實在無法,也不想一一回答。
正如我很多次說過,要為自己的作品「解說」,那作品就失敗了。

其中一些你提出的問題,其實在書裡是真的可以找到答案的。不過我沒有很明確的寫吧了。
有時寫得太白,就沒趣了。

不過綜合你的疑問,我還是可以說一點兒。
權力這東西是甚麼?
如我在後記說,權力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像武俠小說裡,憑一己霸力稱王的人,我想現實中是沒有的。
(就算有,像項羽,結果就是慘敗。)
沒有不依靠別人(甚至敵人)來爭取權力的人。
就算是皇帝老子,面對群臣,也不是永遠隨心所欲的,一樣有需要妥協的時候。
也許,除非做到像鎌首那樣徹底,把一切都打個稀巴爛。
但是顯然,大多數的權力追求者,都是現實主義者,不會走這樣硬梆梆的路。
于潤生都是其中之一。

至於「寫得夠不夠」這個問題,更加難以客觀地回答你。
只能夠說,我自己覺得,剛剛夠。
這個「剛剛夠」,老實說,不是容易拿捏的。
我常常覺得,說故事的技巧,就在於你告訴讀者多少,再讓他們自己感受、思考其餘的。
描寫得多,並不一定是好事。如先前說︰寫得太白,就沒趣了。

Nikkor said...

To 紀多姆

十分同意你所說“最重要的是,這些都是于老的敵人,他們不厲害,就反襯不出于老的厲害了”。我認為有點美中不足的,就是蒙真在卷六中,並未表現出一場有氣魄的反擊,處處縛手縛腳(當然是作者封印了他的實力),與卷五玩弄所有人於掌心之上的氣概所差甚遠。

不過,我亦同意喬大所講,並不是一定要每個角色都描寫得清清楚楚。給讀者留下一點謎,一點想像的空間亦是十分重要的。

至於你所講黑道傳奇份子的戰績,我可以略舉一二(有錯請大家指正):

章帥:他最厲害之處一是挑撥離間,使對手自相殘殺,再收漁人之利。二是能隱藏自己的真正實力,即使如容玉山對他有多少手下亦不太清楚。三是好像有多個分身似的,常常在不同地點出沒 (這點作者沒有詳細交代他是否真有替身?)。

韓亮:年輕時有發動十年黑道戰爭的膽識;能使六杯祭酒為他所用,可見他有用人的氣量和一定統籌能力;不能否認的是,他的愛人章帥可能在他成功的背後做了很多功夫。

容玉山:做事穩重,計劃周詳。不過年紀老邁,加上對兒子的溺愛,使他敗於茅蒙二人手中。

Nikkor said...

卷數搞錯了:
十分同意你所說“最重要的是,這些都是于老的敵人,他們不厲害,就反襯不出于老的厲害了”。我認為有點美中不足的,就是蒙真在卷七中,並未表現出一場有氣魄的反擊,處處縛手縛腳(當然是作者封印了他的實力),與卷六玩弄所有人於掌心之上的氣概所差甚遠。

多姆 said...

哈哈哈~老哥~
不要見怪,因為殺禪的確是一套好書啊!
值得一談再談!
其實還有些意見啊!不過還是待再仔細翻看後再提出

哈~nikkor
那些固然都是往跡,是厲害的,我想說的是在他們與于老的對決中沒有顯露出來啊!~

said...

這裡這麼快就靜下來?好像還沒有說到阿狗與黑子啊,其實黑子好可憐,他到死的時候還像個孩子,怕被義父責罵殺了阿狗,第一個反應竟是逃避,還沒趕得及成熟起來就……

還以為大家會些什麼武力排行榜的東西,吸血鬼獵人不是有個官方的戰力分折表嗎?殺禪會不會有設定集?

Chiii‧瓏 said...

終於看完了
因為得知結果覺得好心 up
所以停看了幾天 .. ..
結果還是忍不住看完了 ..
雖然唔係太喜歡咁o既結果
但相信係最好的一個解決
用革命改變世界
大家目標不一致
結果係另一個導致生靈塗炭的行為
好彩而家多個輿論壓力呢回事 .. ..
雖然成效慢d
總好過死咁多人丫 ..

Tin said...

各位, 請問現在能夠在甚麼地方買到殺禪最後一冊呢? 我試過三聯商務都買不到呀?

書展太多人了, 提不起勁去擠呀...

阿唐 said...

喬的小說我大多是在旺角田園買的,試試找一找吧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阿狗太令人失望,連膽汁都無埋
細個果時佢都識爭取,而家咩都要"坐享",仲衰過容小山

黑子,繼承左父親既勇武,不過無佢既wisdom
好多野睇唔透,未成熟起來就掛了

最後一冊既鎌首同甘地,老毛之類....相距不遠

Anonymous said...

喬生, 我行遍十幾間書局都買唔到殺禪第八卷, 請問可以提供一個購買方法給我嗎?

超忠實讀書

火機

said...

北角森記圖書
地址:北角英皇道193號英皇中心地庫19號
營業時間:中午12:30-晚上10:00(不過通常十一都未關門)
電話:25785956

順道去跟貓兒們玩玩囉!

Anonymous said...

請問有無一間較近中環?

thanks

火機

袁建滔 said...

可試:灣仔森記書局
灣仔軒尼詩道218號地下 28917922

佢地D書好齊--通常……
謝謝支持。

Anonymous said...

袁生

MANY THANKS!!

火機

Anonymous said...

蔭天下 于潤生

我是很喜歡于潤生
就是這樣純粹的人才有那樣純粹的力量
他不愁沒嗣我是一點都不奇怪的
當初收養阿狗時就不見得他很熱切了

但很奇怪地
我不喜歡蔭天下 于潤生
太卑微了
就是進京時也是一副合作的模樣
是等著掌握大櫂的
但得勝以後卻只甘於做一個黑道頭令
寄人籬下
借蒙真一句
是人養的一隻狗而矣
也許是等待機會
也許是能屈能伸
但總令人覺得他沒了霸氣

最令人生厭的是那隱隱地表達的門第之見

最後不借三界軍之力登極時
只讓我想到歲月催人老了
此後的他不過是等死

(個人最欣賞還是殺7
尤其是後記
令我感觸良多

殺8那農民靜靜的力量
不敢苟同)

為香港有這樣的作家感自豪
為香港有這樣的作品感自豪

tin said...

上星期五終於係北角森記圖書買到"究竟涅盤"同"地獄鎮魂歌", 哈, 好似"達"話齋 - "不過通常十一都未關門". 我10:15pm到都ok. 最正係本"究竟涅盤"居然有喬老兄簽名一個, 但本書又keep到十成新 - 正.

因weekend事忙, 係星期日零辰四點先睇完, 追了差不多8年既書 (唔知有無記錯), 終於追完. 對喬老兄有兩個問題 -

(1) 狄彬是否死了, 第8集結尾好似唔係咁呼應返第一集開頭狄彬被綁那幕...

(2) 喬老兄有無睇過一套叫Braveheart既戲, Mel Gibson演William Wallace from Scotland??? 究竟涅盤個story令我諗起呢套戲......

今日會開始"地獄鎮魂歌"...應該好快睇完...

tin said...

To 達

D貓仔真係好過癮...:)

said...

To Tin
yes!我其中兩隻貓就是在森記收養的。

太子 said...

我終於看完了…很慢呢… XP

書評我就不敢發了…各位都寫得好詳盡好有point...

最後實在太同意,每個人都是失敗者,白豆保護不了兄弟;鐮首太遲醒悟;而于老大,他已經沒有1~7卷的氣魂 (最後跟鐮首對話那段,顯出他已沒有勇氣再來一次「革命」吧…希望沒理解錯。)

起初還以為鐮首會逃獄,然後搞遊行呢!(因為他太神,就算能逃獄也不足為奇。),但他終究還是人吧…

p.s.很希望這期才正式有表現的黑子…就算係小說都覺得佢好有型XD

喬靖夫 said...

現在才看完嗎?……:)

在我心目中,他們不算是失敗者,只是承受自己慾望所種下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