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8, 2007

《王者之劍》


說出來可能會有朋友不相信或者笑我:《王者之劍》(Conan the Barbarian)(不錯!就是大隻佬州長第一次擔正主角的那套!)是我覺得最棒的電影之一——而且對於我寫《殺禪》影響甚深。

此套拍於1982年的影片,恐怕也是歷來最被低估的電影之一(雖然當年票房算不俗)。無他的,人們一看見阿諾赤著上身、拿著大劍或戰斧的野蠻戰士造型,就很自然把它歸類為「古裝無腦動作片」——再加上它的續集《霸王神劍》(Conan the Destroyer),又真的給另一班幕後人拍成了一套糟透的古裝無腦動作片,更拖累了它的形象。

但只要仔細看看幕後名單,就可以發覺此片絕不可能「無腦」:劇本第一稿的寫手,是當時還未成名的奧利華史東(他幾乎就當了此片的導演);導演/編劇John Milius是何許人?經典《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的編劇是也,拍《王》時才剛得過奧斯卡提名,正是銳氣沖天的時候。

今天常常有人說,電影不該太依賴對白,要用影像來說故事。甚麼叫「用影像說故事」?此片可以拿來作典範,因為全片兩小時有多,但所有角色對白(包括一名巫師的說史式旁述)加起來,恐怕不超過300句(我暫時沒有試過真的去數算,但它給我的印象就是這樣);而且開場大概20分鐘之後,主角才真正說第一句對白!夠「奇片」了沒有?

但是我並不是說,《王者之劍》裡的對白不好。相反,此片對白精練,起著為每一幕戲點題的作用(就如古典戲劇一樣),而且跟全片主題緊扣。要知道這是一套怎樣的戲?只要引述主角第一次開金口的對話就知道:

話說身為奴隸角鬥士的Conan,被送到東方Khitan國深造戰鬥技藝。一場祝捷酒宴上,Khitan的大將軍發言:
「我們又戰勝了。那很好。但甚麼是生命中最好的?」
一個Khitan戰士(我想大概是將軍的兒子)馬上回答:「廣闊的草原,一大群馬兒,獵鷹在你的手腕上,風吹過你的頭髮。」
大將軍憤怒地大叫:「錯!」然後看著盤膝而坐的主角:「Conan,甚麼是生命中最好的?」
Conan維持著terminator般的冷酷表情說:
「擊潰你的敵人,看著他們在你面前被驅趕,聽他們的女人哀哭!」
大將軍欣賞地說:「說得好!」

老友,甚麼叫toughness?這短短幾句話就說明了!看完這一段對話,你大概已經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事實上這段對白,是改寫自成吉思汗的一段真實名言:
「最大的快樂就是擊敗你的敵人,把他們驅趕在你面前,搶奪他們的財富,看著他們的親人浴在淚水中,騎著他們的馬兒,把他們的妻子和女兒抱在懷裡。」
呵呵,蒙古大帝國就是這樣來的。)

故事其實是老掉大牙的復仇橋段:Conan孩提時慘被邪教滅族,自己給賣作苦工奴隸,成長後成為死亡角鬥場的戰士,學會了戰鬥和生存的技能,然後重獲自由,冒險,復仇……

但是編導Milius就是不凡,在這樣簡單的故事裡,灌注入個人主義的命題,Conan的生命歷程,就是個人如何尋找自由、力量與生存目的之過程。加上Milius花了很大心力,把這奇幻世界當作真實存在的歷史來拍,許多細節都一絲不茍,把這套原本很可能流於官能類型片的電影,拍成了一部具史詩氣勢的作品。

(偶爾重看此片後我會感嘆:創作人(尤其香港的)有的時候實在過分重視「橋」,甚至把「橋」當作了故事的一切。其實,「怎樣說故事」往往才更重要!)

影片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但Basil Poledouris為它所寫的配樂,則公認是歷來最傑出的電影配樂之一,不聽是絕對的損失!幾年前在戲院看到《帝國驕雄》的預告片,也許是因為本身的配樂還沒有做好,竟然就是拿了二十年前《王》的主題音樂來用!Poledouris正是憑此片配樂「上位」,之後陸續寫過《鐵甲威龍》、《追擊赤色十月》、《星河戰隊》等配樂,不過代表作始終是這一套。

Conan奇幻小說寫於30年代,一直都頗難找,因為其實這個系列到了近代只是靠改編漫畫走紅,小說原著反而被人忽略。幸而原作者Robert E. Howard最近100歲冥壽,人們乘勢把Conan故事挖出來重新包裝出版才買得到。我已買了一本全集好久,最近才有時間認真開始看,發現比我想像中寫得更好,特別是文字上的功力。一部作品能夠生存這麼久,果然並不是僥倖。

p.s.附圖是著名插畫家法拉捷達(Frank Frazetta)為其中一本Conan小說畫的封面,成了他的代表作之一。據知當年法拉捷達的插畫,令Conan和其他奇幻小說的銷量狂升,他本人也憑這些封面打響了名堂。這才真的叫「雙贏」呢。

16 comments:

M-2 said...

看過喬老大的影評,看來過幾天要看看這部…其實以前已經看過,不過只是幾個片段,沒有看完整部電影。
我亦很同意對白貴精不貴多,而且一句點題的對白真的能夠在觀眾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機會的話很想寫篇blog分享一下深刻的對白:)

Ricky said...

這片我都冇睇晒全套。我睇既州長電影佢都係?住支槍……
成20分鐘主角先講野,其實如果依照殺禪原著拍成電影/劇集,于老大可能都係咁喎(可能仲耐d)﹗﹗

按:當然這是以于為第一男主角而設想,哈哈。

9527 said...

先別計戲,就這幅插畫(或插畫師)就不知影響了香港多漫畫家。

戲好似看過,但又好像沒印象.......很可能是被父親拉進場。

喬靖夫 said...

不錯,frazetta的畫對80年代那一脫香港漫畫家影響不小,我記得馬榮成也有向讀者推介過。

另外在70年代,香港一家出版社出了很多二線的武俠小說,封面很多都是用了他的畫(我想多數是盜用)。我是那時候第一次看見這些畫的(還是小學生)。

想來都頗有趣。我們的武俠小說,跟鬼佬的fantasy小說其實地位頗相似。

said...

最受Frank Frazetta影響的香港漫畫家,大概是肥良吧!
買過一本Frank Frazetta的插圖集,發現肥良的構圖很受Frank Frazetta影響,《狂刀》中有不少畫面是直接「借鏡」的。

9527 said...

http://www.bigjones.com/zsim/index_1.html

這裡有「示範單位」

多姆 said...

咦~依~~~聞所未聞也~喬老哥有機會多介紹多幾齣你欣賞之作~學下野都好~

黑太子 said...

canon the barbarian!!!
呢套野直頭我人生既基本!!!
我好細個就已經睇過電影
而家想搵漫畫睇..

Gunbuster said...

講開Conan. 早前在imdb有見過Conan的新電影計劃, 冇記錯個title叫Conan:the iron crown. 而導演竟然係John Milius!可惜半年後就消失o左, 最近再上imdb, 驚見又有新Conan的電影計劃,今次仲係重拍:http://www.imdb.com/title/tt0816462
希望唔好出事啦......

喬靖夫 said...

看此片「special edition」dvd的導演訪談,他說當時是有意把它拍成三部曲的(當然不包括後來別人拍成的那套續集爛作)。

我也聽過片商之前有意找「生力啤」再拍老版conan,講他成為國王的故事。但也許因為「生力啤」從政而告吹。

不過現在他看見史泰龍又拍rocky又做rambo這般過癮,不知會否再次心動?……

至於那套新版,單是看導演的往績,已經可以說:毫無期待。

如果找現役演員做conan,我想很大機會是the rock。
不過他其實已經算做過一次。《蠍子王》極度抄襲conan。

《王者之劍》電影海報的宣傳語是:
「Thief. Warrior. Gladiator. King.」

《蠍子王》的海報上寫:
「Warrior. Legend. King.」

連宣傳語都抄襲得幾乎一模一樣,都頗無恥。

said...

the rock?咪搞啦!不如搵甄子丹啦!

喬靖夫 said...

其實the rock樣子不太適合,因為conan應該是北方野蠻人,輪廓似……似「生力啤」……

M-2 said...

都係個句,搵徐錦江。

TK said...

你好!

轉折找到你的blog
十分精彩!

關於皇者之劍,小弟有一點要補充,就是conan 遇到巫女刺客那一幕,開始時有段太鼓BGM的,那不是Basil 的作品,我在CD也找不到。後來發現那是黑澤明「七俠五義」的開場音樂。

邪教塔和酒吧的音樂也沒有在CD 出現,真可惜!可能也是從別處抄出來的音樂罷。

喬靖夫 said...

啊,難怪那段鼓聲有點耳熟……謝謝你的補充資料!

真難得,也遇到這套戲的同好!

TK said...

對!同好難求!尤其是Conan 這類嚴重under-rated 的電影!

T1 也是小弟心頭好,當時阿諾真好彩,出道碰著的編劇都錫住他英文唔掂又唔識俾表情,所有對白都是度身訂造的。大師拿起爛鐵上手也可以變利劍!

阿諾現在都學到野,選州長時也是用這類斷截禾蟲式英文做口號: Progress over politics, bipartisan, always. (多做事少政治,跨黨派主義)

有緣再吹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