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1, 2007

果欄



報紙說,有九十多年歷史的油麻地果欄計劃搬遷。

寫《誤宮大廈》時,果欄也是我一個重要參考場景——封底刊登的其中幾張照片 ,就是在果欄裡外拍攝的。


果欄最有特色的一景,是臨街的幾面恐怕是戰前的舊 建築,樓頂上有很多刻了欄商寶號的牌樓,磚石的夾縫中又生出許多樹木和攀藤 植物,加上各種堆砌的加建物和亂爬的電線,黃昏時份看過去,真的有點像巨大生物的感覺。

在我小時候,很多從尖沙嘴或隧道往北九龍駛的巴士,在油麻地到旺角都不經彌敦道(因為未有地鐵,彌敦道實在太擠塞),改走上海街。當年最喜歡坐在巴士上層往外看,每次經過都給果欄那奇異風景吸引了目光。

(當然,還有另一邊的油麻地戲院啦,呵呵——想起來,《誤宮大廈》裡的戲院和色情片宣傳畫就是這樣來的。)

希望欄商搬遷之後,果欄能夠好好保存,不要重犯天星碼頭的痛苦錯誤了。

4 comments:

Aqua said...

以前灣仔,中上環西環等地方也有許多戰前舊樓。不過現在可拆的都拆。灣仔的春園街也面臨清拆的命運。但是,有的地方被原居民(我指的是一直在那裡居住的人)弄得有聲有色。不知道果欄能否這樣呢?
是了,我今天到過旺角的開益,看見喬大哥的書賣光了。n_n

brother kau said...

在上海街憑欄遠眺的經歷是很有趣。
當時常到親戚家小住,是那些舊式三層樓,晚上乘涼會倚靠木欄,看著上海街的巴士來來往往。
往日的地方,今天已變為朗豪坊。
記憶中還有雀仔街和檀香(島)咖啡。

brother kau said...

說漏了,當時上海街舊樓已經充斥了指壓、"魚蛋檔"一類風月場所,而一、二樓已是營業多時,幸好當時年紀小,而那些經營者也沒有自找麻煩和住戶過不去,不過對一個小孩來說,卻有多一份莫名的神秘感,總想知道內裡是甚麼一片光景。

原翼 said...

看大哥的《誤宮大廈》時還住在老家,現在於新家落腳都已經有一個月了,就在可以看到果欄的地方。真有點可惜的說...
我很喜歡這個無敵靚景呢,希望不會變成另一群高樓大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