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3, 2008

抄襲

在台灣吃蓋亞春酒的那天下午,終於有機會結識九把刀。大家聊了一點創作上的東西,本來聊得蠻高興的。

很可惜的是,那天他恐怕無法盡興。

這陣子他剛好遭遇作品被嚴重抄襲的事件(不說甚麼「涉嫌」了,我看過兩篇小說的比對,結論根本非常明顯)。那篇抄襲作居然還在台北文學獎拿了個獎座(然後被協辦的出版社收錄於文集印行)。

這麼公然的創意盜竊,正義在哪一方本來是非常明顯的。可是這個世界就是混帳得如此莫名其妙。因為某些人的無聊尊嚴與私心,然後嗜血的媒體也來參一腿加些「創作調味」,原本黑白分明的事情,竟然都可以逆向扭曲過來,受害者反倒被抹成逼害者。

(詳細情形不描述了,請看九把刀的部落格,順道支持他一下吧。)

他這種痛,我想我多少能理解。
創作的成果被人盜取,那種憤怒,強烈得讓你骨頭顫抖。
我嚐過。
假如這時候竟然還有人罵我「不夠大方」,我想,我會殺人。

外人很難真正感受,一個作家對自己作品的感情可以有多強烈。就像沒有生過孩子的人無法理解當父/母親的感覺。
同樣,身為一個作家,我也無從理解這些剽竊者的想法。
抄襲換來的利益,真的有這麼巨大,足夠讓你做這種浪費生命的事情嗎?
如果眼中看見的只是實利,而不是自我的發揮與燃燒,又何苦選這個職業呢?

讀到九把刀昨晚的文,可知他真的累了。
尚幸感受得到,他的熱血,沒有被消磨。

我至今堅信:面對對你存有惡意、傷害你的人,最好的方法不是築起保護的圍牆,而是繼續堅持當一個坦然的人。
——讓他們最後發覺,沒有跟你成為朋友,終究是他們自己的損失。

共勉之。

8 comments:

9527 said...

本想問你對這件事的意見,而家看到了。

刀大,他人也太好了吧,本想低調處理現灰反而落得這個下場,唉。

漆黑之翼~祥天 said...

每一部作品對作者本身而言是自己的孩子一般的存在.自己的親生孩子卻要任別人做老爸那感覺真的很混蛋...

喬靖夫 said...

我還是相信(或者我選擇相信),世界上沒有「太」好人這回事。

當然,短期來說,被人誤解是痛苦的。
尤其是對一直拼命寫東西向別人傳達想法的作家而言。

祥天 said...

角度不同 好與壞的位置 就會變換
利上很多英雄都是短時間被誤解而造就了後面的傳奇
短時間的誤解 是因為後世長時間的認同

漆黑之翼~祥天 said...

...sorry 我歷史 打成利上~=.=

分裂的種子悄悄發芽 said...

嗯~說的真好!
同樣的...
也有人因為一時的顏面,而留下一世的汙點,不管將來是否被記憶...

約翰約翰 said...

我不能同意文學創作上有所謂的"創意盜竊"這件事,以同樣的標準來檢視九把刀,他的小說創意也並非原創,但這並無損於九把刀作品的價值,同樣也無損於陳生的作品價值。

MIDORI said...

好好喔 當時沒趕上你來的時候 下次要注意!!!又 九把刀的事真的讓人很不爽 我以前也跟他合作過 他是個很熱血的人 我比較賭爛評審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