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0, 2008

向誰說明?




安達充是公認的說故事超級高手。

《H2》第一集,有一個小橋段非常有趣:雨宮雅玲的媽媽初次出場,遇上主角比呂並跟他打招呼,比呂說:「喔,雨宮書店的老闆娘、也是明和第一高校一年級雨宮雅玲的母親,伯母,您好!」伯母回問:「你在解釋給誰聽?」

某些老套戲劇,常常就有這種生硬對白,明明是兩個人對話,卻志在向讀者/觀眾作資料說明。安達充是在幽這種低級對白的一默。

自從看過這集《H2》,我跟滔就把這類對白,叫做「向誰說明」。

很不幸,這種「向誰說明」,到現在還是不斷出現。最多是香港本地的電視劇——例如兩個奸角竟會滔滔不絕地對話,把他們怎麼陷害主角的整個過程,鉅細無遺從頭到尾描述一次,對話本身根本全無戲劇作用(兩個人明明都知道一切來龍去脈了,還這麼詳細地談,幹嘛?),就是在說給觀眾聽。

出現這種對白的原因我想有二:一當然是懶惰,橋段直接說明,比用戲劇來鋪陳透露容易得多;二是對觀眾信心不夠,怕觀眾看不明白,就用角色的嘴巴親自講一次。

至於小說,因為作者可以作直接描述,本來比較容易避免這種對白出現。
但近年來奇幻類小說多了起來(尤其在網路上),又有一個怪現象:一些作者可能對自己那龐大的幻想世界設定過份沉醉,太心急一股腦兒要灌輸給讀者,於是連人物的對白,也句句都在向讀者羅列設定資料。

說故事,不能用強的。越是用力去「灌」,很多時候,越是令讀者無法投入。

4 comments:

小豹 said...

如果一下子要我說那麼多話,我會想死;如果那人向我這樣說明,我更想打人。

袁建滔 said...

電視劇要照顧D唔係日日追看既觀眾,「向誰說明」都無可厚非既……事實如何,倒要請教阿達啦。

陸某人 said...

在極端成本效益主義下,罕見有深度的作品
而且有深度的作品比較難打入主流,打不入主流的作品就不夠收視
對商人來說,文化也只是搖錢樹和犠牲品
如香港金錢掛帥風氣一直加劇,我們的下一代都只能做是金融奇才
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在寫我的志願時說,我大個要做一位成功的奸商,之後被評為優異作品
哀~~~~~~

said...

to袁生:

難得你請教我,咁梗要回應下先。

呢一層我有研究,其實之前都曾經向喬老大解釋過這現象一次,港劇「向誰說明」道白出現率,可能是全球最高,這個是因為當編劇下筆寫一句對白的時候,他們的對象不單是看電視的觀眾,由劇本到出街,當中還要經過八九重的觀眾:同組編劇、助導、導演、監製、演員、甚至節目部人員,其中一個關卡有人說一句:「呢度好似唔通~~」,又會回頭驚動七八個關卡的彈回編劇,久而久之,編劇就是怕煩,畫公仔畫出腸中屎。觀眾在電視上看到的東東,已經是經過七八個部門磨合的版本,所謂集體創作,已不單是說「幾個人」度橋,而是幾個部門~~

當然,說到底也脫不出編劇水準低這個問題,編劇水準低的原因好多,就不一一細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