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3, 2008

學步

每一次台灣大選,每一次看見人家可以自己選出領袖,我都為香港感到羞慚。

尤其不時看見,香港某些人,常以台灣的政治亂局和施政不佳作例子,不斷拖延普選。

那情況,等於一個要坐在學行車裡才敢站立的嬰孩,指著另一個勇敢學步的孩子,譏笑他跌得手損腳傷。

能不慚愧?

3 comments:

言志 said...

台灣走到這一步,是用多少血淚堆疊出來的?
(且在那之前台灣仍稱自己為民主國家,都要利用這種近乎激進的手段來拿回自由。)

而對於香港,個人是相信
血淚可少,只能交由時間來改變。

騰騰 said...

蛇果呢句寫得好貼切

「相 比 於 胡 錦 濤 以 99% 的 得 票 率 當 選 國 家 主 席 、 曾 蔭 權 以
82% 的 得 票 率 當 選 香 港 特 首 , 馬 英 九 的 58% 得 票 率 顯 得 更
為 真 實 、 珍 貴 。」

Wolverine said...

身在香港,連立法會都唔可以所有議員係公眾投票選出來... 唉
What can we 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