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5, 2008

Underdogs(3)

上次還漏提了,98-99的紐約人還有一人,就是教練雲根迪Jeff Van Gundy,他自96年「坐正」執教紐約人以來,連續三年帶領球隊都只打到東岸準決賽就止步,這一年紐約人只能僅僅以第八種子打入季後賽,已經傳出職位不保的風聲。整支球隊上下軍心都很成疑問……

可是進到季後賽,一切都不一樣。紐約人演出了一場至今還為人津津樂道的「老八傳奇」。




第一圈卯上的,自然就是東岸第一、擁有巨星莫寧Alonzo Mourning的邁亞密熱火隊。兩隊早就是幾年來的火爆宿敵——之前一年兩隊又是首圈碰頭,更演出一場大打鬥,莫寧被罰停賽成為熱火落敗關鍵。這五場充滿新仇舊恨的賽事,簡直可以用「血拼」來形容,結果最後關頭阿倫侯斯頓投入一記幸運的碰框球,粉碎了熱火隊,成為NBA史上僅第二支擊敗頭號種子的老八球隊。

因為這奇蹟的血鬥,紐約人凝聚了一股強勁的氣勢來,接著過關斬將,連破阿特蘭大鷹隊與印第安納溜馬隊。

尤其是對著另一大宿敵溜馬(溜馬的射手米拿Reggie Miller,肯定是紐約球迷最痛恨的球員)那個系列。溜馬當年強將如雲,前場有7呎4吋「荷蘭長人」史密斯Rik Smits與體力強勁的「雙戴維斯」(Dale Davis和Antonio Davis)坐鎮,控球有難纏的馬克積遜Mark Jackson,再加上米拿那史上最恐怖的三分神射,陣容非常完整,被大大看好。

反觀紐約人傷兵滿營,連老主將伊榮都打不了多少場,有的期間全隊只有八個球員可用。但4-0全勝掃走鷹隊後,球隊士氣銳利如劍。

結果,看不見的戰志,超越了實質的戰力差距。紐約人拼出了「哀兵必勝」的氣勢來,一路壓著溜馬來打。溜馬雖也勝了兩場,但明顯根本從頭到尾都被擠的透不過氣,振作不出強隊的應有氣度。

無形的意志,彷彿化為有形之物,在那小小的球場清晰呈現。
簡直就像看著島本和彥的漫畫一樣,一個個紐約球員,從老的拉利莊遜到嫩的甘比,互相感染燃燒,甚至本來應該看球多過打球的大後備(例如攻擊能力近乎零的第二後備中鋒Chris Dudley),臨危受命時也在那氣勢的帶引下,發揮出令球迷意外得跳起來的超水準。
目睹那股強大感染力,我覺得是觀賞運動比賽時最令人感動的時刻。

1999年的紐約人,成為了至今唯一一支奇蹟打進NBA總決賽的第八種子隊。

雖然最後「紐約雙炮」史比威爾與侯斯頓,還是拼不過「馬刺雙塔」大衛羅賓遜David Robinson和鄧肯Tim Duncan,但有時我會往浪漫的方向想:到最後黯然落敗,好像反而成就了Underdog奮戰傳奇的一種遺憾美。

這支紐約人隊,是至今讓我最懷念、最感動的球隊。

2 comments:

丫亡 said...

那支紐約人真是超好看,甘比的格球真是神技,超級熱血!

史比威爾運球時的樣子,根本就是鐵血戰士。

阿倫侯斯頓沒有大星味,但那些冷靜的投球然後再口郁郁咬香口膠後退的動靜,至今仍記得。

伊榮當年很感動呢。

前一屆的Portland也是很好睇,因為有同樣叫人熱血到爆的小前鋒華萊士及超勁運球後衛史杜達米亞。

喬靖夫 said...

我也十分喜歡Rasheed Wallace,很欣賞他的爭勝決心與熱情,而且他jump shot姿勢之漂亮,是大前鋒裡數一數二的!

他後來在底特律終於贏到冠軍指環,很為他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