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1, 2008

柏老去矣



柏楊老師,騎鶴西歸。

從小看他的文章。今天得吃文字這口飯,不知受過他多少教益,這聲「老師」,不喚不行。

我大哥是愛看書之人,讓我自小受益不少。其中包括多本《柏楊隨筆》雜文系列(他在冤獄前寫的),尖刻的幽默與自嘲之間,有一股凜然的風骨正氣。

後來高中,在圖書館找到《中國人史綱》,第一次發現歷史原來可以比教科書說的有趣這麼多。

年輕的我,從他的書認識了專制者與「搖尾系統」的可怕,「醬缸文化」的可恨,還有思想自由的可貴。

柏老,我向你作最後的致敬。

2 comments:

starsman said...

........(「不評論個別個案」這一句「萬能官腔」,近十年八年來被濫用的程度相當驚人,從律政檢控至康文署掃街都適用。......

...他們的「愛」,只能用「恨」來定義,那其實是一種無能。細想,蠻可憐的。

你好,從google找到你的blog,十分欣賞你的思路和文筆,已經訂閱你的blog了。

喬靖夫 said...

謝謝!以後請多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