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電腦化與寫字

上星期報載,香港考評局發表報告,指出因為學生使用電腦學習太多,令考卷的書寫文字水準大降,字體模糊難辨、筆劃順序錯亂、錯別字等問題叢生,考評局認為情況「令人震驚」。

真正令人震驚的是,考評局竟然覺得「震驚」。這情況根本就不是甚麼新鮮事,也不局限於學生考試。

我認識甚多在職者,甚至是文學本科出身兼高學歷的人,因為工作文書已經全面使用電腦,長期以鍵盤輸入代替書寫,偶爾拿起筆來,執筆忘字的情況一樣嚴重。

雖然我本人寫小說還是用紙筆,也非常擔心書寫傳統將要失落,但我完全認同一個事實:除非來場毀滅性的世界大戰或災難,大家返回石器時代,否則將來人類起居生活工作一切電腦化的趨勢,無可逆轉,書寫只會變得越來越不重要。

一個主辦考試的機構,這個時候其實應該問問自己:這個時勢,是否還要堅持考生用書寫形式作答?考試是否也應該電腦化?當然到時可能要面對許多問題(例如新作弊方式),但是這並不是拒絕進步的理由。

假如我們相信,教育就是令年輕人能裝備好自己,面對下一階段的人生;而現在可見的事實是,多數年輕人不管繼續升學或出社會做事,他們大多時間都將使用電腦介面輸入文字。那麼我看不見,教育和考試當局還有甚麼理由,要用書寫的考卷來評核我們的學生。

也許有一天,發明了辨識率超高的手寫輸入系統,可能拯救書寫。但在看見那一天之前,面對現實吧。

1 comment:

海安 said...

我學懂電腦的中文輸入法其實並不是很久的事。
大約是在中六時的暑假,當時只懂打英文,和朋友msn時很不方便,於是去買了好幾本關於倉頡的書,又在網上下載了倉頡的遊戲練習,用了兩三個月時間每日打三小時,才開始學懂甚麼叫中文輸入法。
但後來我發現打倉頡的「後遺症」,就是當你寫字時,想寫哪個字,第一時間浮現在腦海的,竟然是倉頡的編碼。
所以我現在相信了,科技,是人類智慧的進步,卻同時是人類體能的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