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6, 2008

《武道狂之詩》秘辛‧其之二

(續)

忘記哪一年。應該是兩三年前。

有一位我和袁建滔的朋友,說想嘗試寫小說,問我們有沒有甚麼以前曾經想過,又不會採用的點子,給他試試。

我們沒有,但跟他說:「寫武俠小說啦,最容易。」然後在那個下午,我和滔,你一言,我一語,就極速砌了一個大綱出來。「就這樣吧:最大的邪派,就是武當派,四處去毀滅其他門派,然後一班人對抗他們,就好像《魔戒》對抗Sauron一樣,打他媽的二三十集,殺掉武當派掌門大魔頭,完!」
然後的劇情,全部取材最老套常見武俠情節,總之兩個字:堆砌。那時還改了個臨時書名,非常直接,就叫《魔武當》。

之後當然又是不了了之,那位朋友結果到今天還沒有開始寫小說。
「武當入魔」這個隨便拋出來的概念,我倒是念念不忘,心想:不錯。

直到去年香港書展,我們出版《惡都》姊妹作之後。

《惡都》又犯了我們過去所一直犯的「錯誤」:沒有明確的類型。或者說,沒法讓人一眼就明白那是甚麼小說。
(雖然,在創作/創新的角度來看,我絕對不認同這是「錯誤」。只不過現實裡,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支撐這種創新吧。)

我相信主要是上述的先天原因;再加上發行商負責我們的書那部門,湊巧有些人事變動。雖然我和滔在書展前已經很拼命爭取到兩個報章/雜誌訪問,最後《惡都》的發行及行銷情況,還是強差人意。

本來在2007年,四月推出反應不錯的《誤宮大廈》,然後緊接七月書展又出新書,我的勢道是頗不俗的,這樣一來卻又窒礙著了。我跟鐵道館,都進入了迷惘期。

很幸運,正巧這時我得到一個意外的工作,投入了兩個多月,讓我暫時放下小說方面的苦惱,在完成那工作後才從新思考以後的路向。

結果我找到了答案:回歸自己的根本。看過我第一部長篇《國士無雙》的朋友就知道,我的根本,是武俠。

我很自然重拾《魔武當》那個概念,開始著手建構我心目中的武俠世界。

我的構想裡,滲入了越來越多我對真實武術的感悟和看法。我發現將這些武學元素,結合虛構的武俠,可能激撞出很有趣創新的東西來。
隨著這念頭越漸成熟,我開始考慮,用那個塵封已久的書名:《武道狂之詩》,覺得貼切不過。

我是在跟天行者出版簽約之前,才真正決定用這個書名的。之前一直顧慮,這書名太現代,未必適合武俠。

但現在再看,這個決定,大概沒有錯。

3 comments:

9527 said...

我係惡都大系既支持者,好既故事唔怕等,就等你同滔哥幾時再寫就幾時再繼前緣啦。

當然而家前題係keep住武道狂之詩既出書進度。

海安 said...

原來惡都系列銷售不理想.......
真可惜啊,我不之幾喜歡東濱市的故事,畢竟是市面上難得的「警察小說」,現在這故事要暫時擱置,真的好可惜....
不過「武道狂」的故事也很吸引,只有先暫時期待燕橫和荊裂血與鋼鐵的征途!

Anonymous said...

我很喜歡喬老大的惡都大系架...
我有在書展買的...
而且你還幫我寫名...
但沒有了,我覺得好可惜...
之前已經沒有了吸血鬼...
現在還沒有了惡都...
唯有寄望《武道狂之詩》了...

老大你不會寫寫下唔寫的哦?

by上官飛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