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武道狂之詩》秘辛‧其之一

時間,是九一年。還在讀書的我,正和一干朋友,替次文化堂搞短命雜誌《武俠世紀》。
我記得,大概是因為當時《風雲小說》賣得火熱,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提出也想出版袋裝武俠小說的計劃,找當時在搞雜誌的我、許丹東和「某人」合編一個原創武俠故事。主要由我和東合作執筆。
結果,大約談過一兩次。除了《武道狂之詩》這個書名和一個叫「荊裂」的人名之外,什麼都沒成型(都忘了這些名字是誰提出的)。沒有故事,沒有人物,當然也甚麼都沒有寫過出來——因為那時,連《武俠世紀》都玩完了,還寫個屁。

時間,再撥後兩、三年。
當時我已經出來工作,在報館當翻譯,其餘時間一直摸索寫書。《殺禪》這個故事我太珍視,不想把它糟蹋了,就在想其他題材。那時在迷日本的劍俠小說,尤其有涉及政治鬥爭或戰爭的《柳生一族之陰謀》、《魔界轉生》等作品。還有受《銀英傳》和一系列日本戰國武將小說的影響。心中就想到,寫武俠,不如寫架空的,而且寫諸侯割據的戰爭,更過癮。
於是開始有「朔國」這個構思。寫了很多設定,連地圖也畫了,歷史大事年表、諸侯勢力分布、政治架構、劍壇流派、一些主要人物……等等都有。
主線非常簡單,想寫一個天生殘缺又是平民出身的主角,如何克服一切障礙,最後成為朔國不世出的第一超劍士。可說是宮本武藏和野蠻人Conan的混合體。
這樣一個故事,順理成章,我就拿了《武道狂之詩》這個本已夭折的名字作書名。

然後真的開了筆,寫了大概兩萬字。那份稿件,還有那些設定資料,我到現在還有保存。
那舊稿的序章,就是叫《颶風男兒》,內容和你們現在讀到,荊裂風中看海的情景,基本一樣,有些文句還是直接沿用。
那角色,當時改了做「鎮魂荊裂」(很日本吧),「鎮魂流」劍術的傳人,絕招名叫「一心一步」。
記性好的老讀者會記得,那就是《幻國之刃》裡,喀爾塔最後用的絕招。
(《幻》裡對這招的描寫,也是直接用那份《武道狂》舊稿內的文字。)

到了認真考慮出版小說時,我明白一個全新作者,是不可能有出版社願意冒險,為他出版這樣一個巨大長篇的。
第一本書,一定要是獨立一本完作品。
靈機一觸(也有點受《Highlander》的啟發),就想到用這「朔國」做背景,寫一個現代動作技擊+間諜的故事。書名:《幻國之刃》。
The rest is history.
在《幻》的後記裡,有提及我寫那個「朔國」架空故事的意願。那是《武道狂之詩》這個書名,第一次正式在印刷物裡出現。

(待續)

10 comments:

海安 said...

那會不會用「朔國」這架空背景再寫另一個故事?
康哲夫的故事,是「朔國」的現在;那「朔國」在古代的歷史,以喬先生的文筆,也大有寫作的偌大空間啊。

M-2 said...

講開又講, 喬老大好幾個角色都下落不明中: 康哲夫、狼男、瑚安娜……
喬老大會唔會古古惑惑, 特登收埋呢D角色, 第日會再有咩搞作?

p.s.尋晚夢見喬老大排隊試食人肉, 我又跟住排埋一份, 好Q變態呀!

Anonymous said...

莫非因為他那張About me照片形象著實頗...陰沉...變態...令你日有所思夜有惡夢?

怕被喬大及其他忠實粉絲追打的匿名粉絲:p

長人叔叔 said...

呵呵!!
別說你,我也很覺這幅新照有點"姣"過頭了!

子葉 said...

看來喬大對某些構思有着捨不掉、割不斷的情意,那為何不直接將那個《武道狂之詩》寫出來,反而寫了現在這個《武道狂之詩》呢?因為人家不想新作與其他故事有牽連?
頗喜歡《幻國之刃》這故事,所以也很期待關於朔國的故事!

V said...

書一在市面發售,我就在三聯買了。可惜我不能馬上閱讀……

喬靖夫 said...

重拾「朔國」的機會應該很低了。

主要是隔了這麼久。現在不比十幾年前,市面上(尤其網上)這類架空小說已經很多了,現在才來參一腳,沒興趣。

「康哲夫」、「狼男」、「瑚安娜」,當初留了尾巴,確實是留一個續寫的空間。但也一樣,都隔了太久,再寫的機會不大。
也許只會把當時的一些概念,用在以後的新題材上。

其實寫這些舊事,不過是作為趣談。也讓大家了解一下我構思故事的歷程。

喬靖夫 said...

v:

很謝謝你!希望你會儘快讀到這本書。喜愛武術的你,一定會喜歡它的。

海安 said...

但是「朔國」這名字好型好迷人,棄之不用著實可惜啊,喬先生......

p.s.「鎮魂荊裂」這名字也有出現在幻國之刃中呢!

喬靖夫 said...

是啊!

已經不記得,看看《幻》才知道,原來當時寫過這麼多設定。

還有很詳細的「大道陣流」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