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2, 2009

《武道狂之詩》秘辛‧其之六:『狼派』來由



《武道狂之詩》,我自己封了個「狼派武俠」的形容詞。不少人問過我由來。

決定寫這部武俠小說後,最初打開筆記本開始構思,我劈頭第一句寫在紙上的創作概念,就是「武鬥派武俠小說」幾個字。

這是有感於近年的武俠作品,武功描寫方面大多變得抽象或概念化,不是只有大堆神功絕招名稱,就是簡單得可以的「第x層功力」互轟;又或走向玄奇路線,變成仙人般瀟灑的「文鬥」,我相信不少讀者都早已看得膩了。
我自己對真實武術算略有些認識,而過去寫過的小說,又摸索到一種「實感」的打鬥寫法,覺得應該可以闖出一條較有新鮮感的「武鬥派」路向,因此一開始就作了「要寫出武鬥派味道」這個決定。

在完成卷一之後,我和編輯大人都覺得,有需要命名一個新的類型名稱為這套書定位,對於推廣及介紹都會有很大幫助。我自然就想到用最初這個「武鬥派」的稱謂。

問題是,「武鬥派武俠」,一個詞裡重複用了兩個「武」字,不太好。

後來忽然回想起我很久以前讀過的一本武術書。那是日籍中國武術家,「雙龍拳法總會」會長龍清剛所寫的《中國拳法.秘傳必殺 鐵砂掌》﹙港台的中文版書名是《秘傳鐵砂掌》《少林鐵砂掌》﹚。

書的前段有許多他所見所聞的中國武術界狀況。其中他形容,武術家分作「羊派」「狼派」兩類:「羊派武術家」就是那些只練漂亮的表演把式,或者只講養身健體的師父,而「狼派武術家」則專心致志於實戰格鬥的技藝。

這個形容,跟我寫「武鬥派武俠」的原本概念完全切合。「狼派武俠」一詞,由此而生。

﹙附圖是該書中,龍清剛的弟子玉井清麟師範,示範鐵砂掌破瓦26片。﹚

4 comments:

子葉 said...

「鐵砂掌破瓦26片」咁空手道做唔做到?

同事說台灣書展昨日開始了,你似乎還在香港呢?

V said...

昨日我校中史老師於講課期間提及唐代民間傳奇,其中一種為技擊武俠小說(他是這樣說的),我馬上就想起喬先生的作品。「郎派」--我想--就是今日的技擊小說吧!

P.s. 請問喬先生有否看過近來頗受好評的電影「葉問」?

9527 said...

上圖仁兄望落有d似狄龍。

喬靖夫 said...

子葉:

很多武術都有類似硬功,包括空手道,當然都可能做得到,看個人修為。不過破瓦只是一種功力的表現而已。正如李小龍說,木板/瓦片是不會還擊的。:)

V:
那應該是指唐代傳奇裡的劍俠/俠義小說吧?那類作品應該沒有技擊描寫成份﹙僅有的打鬥描寫通常都入於怪奇﹚,主要寫俠義行徑,可說是「有俠無武」。

真要數技擊武俠小說,當數本身武術底子深厚的平江不肖生,和粵派技擊小說作家我是山人。

9527:
狄籠大哥靚仔有型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