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5, 2009

狗熊本色



聽到大哥成的說話,連杰仔都忍不了,放下警察職責,把槍遞給哥哥。

1986年,許多香港人如我,入戲院欣賞這電影不止一次,看到這結局一幕,拍手稱快。

幾年後,六四屠殺,一樣多的香港人上街,齊聲譴責痛罵冷血的屠夫。

因為香港人還知道,「義」字怎樣寫。

「我有錢,黑都可以變成白。」

這跟「看今日經濟發展,所以殺人有理」,有何分別?

曾蔭權,別用你那套「世界仔」思維,妄想代表香港人。

「整體」或者「一般」香港人,遠比你帶種。

5 comments:

黑人 said...

陰謀論一點講
假如曾特首係計算過才講這番說話,佢一方面幫左泛民,另一方面向阿爺交差

即使佢真係蠢都好,佢講的說話都帶來十分正面的效果,得閒不妨多講

有人說,香港民主之父,不是李司二老,是董建華。

多姆 said...

VIIV

藍沙 said...

哈哈,黑人,你真幽默
不過最令我覺得痛斥的是他下面那幫人,特別是那個姓周的高官,最廢柴

Anonymous said...

但願「帶種」的香港人永不絕種。
溫水煮蛙,縱未熟透,也已半熟。可悲~~

Anonymous said...

今天回顧當時事件
鐵錚錚的事實一幕又一幕
曾蔭權,真是今人齒冷的忠臣
人如其名,蔭權除了蔭權
剩下的只有不擇手段的無恥
香港人除了經濟,
我們還有一些東西珍惜
另外覺得有雷義和特首有點相似

陸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