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0, 2006

《吸血鬼的遊戲》(超短篇)

(已經忘了是甚麼時候寫下,大概是初初寫《吸血鬼獵人》時吧?這種沒有起承轉合的東西,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資格稱為「小說」……)



我叫貝雷斯。我是一隻愛跟人玩遊戲的吸血鬼。吸血鬼的生涯太漫長了,不多尋找一點樂趣,怎麼對得起這永恆的生命?

我最近迷上的遊戲是在報紙上刊登啟事:「徵求希望成為吸血鬼的人……」不過是三吋乘四吋的小廣告,卻吸引了八個人在次晚到訪。
最先六個都是男人。我問他們想成為吸血鬼的原因。每一個都這樣回答:「我不想死。」太乏味了。我把他們的頸項一一扭斷。
第七個是個叫奧德莉的少女。她的答案是:「我晚上不想睡覺。」很有意思。於是我達成了她的心願。我們彼此喝下對方的鮮血。
臨走前她感激地吻了我,然後告訴我:她第一個要幹掉的是拋棄了她的男朋友。
我喜歡這樣的女孩。
第八個來訪者是「吸血鬼公會」的使者。他警告我:公會規章禁止這種公開製造同類的活動。這個有趣的遊戲只好提早結束。

幸好我還有另一個從不厭倦的遊戲:算命。
我探訪過五百零四個占星、塔羅牌、易卜、水晶球、招靈、手相……等等的算命術士,沒有一個能夠準確說出我會有多長的壽命。
於是我吸乾了五百零四個騙子的血液。
這次的算命先生看著我的手掌:「你應該早已死了……」
我正感到興奮的時候,他卻又說:「是東極大神在保護你﹗來,買下我這塊紫水晶,能夠加強庇祐的力量……」你們也猜到他的下場吧。
唉,連這個遊戲也開始不好玩了。

我又記起另一個已經準備了三十年的遊戲。
三十年前我買了一份人壽保險。現在是時候探訪那位保險經紀了。
蒼老了許多的保險經紀端詳著我的臉:「奇怪,怎麼貝雷斯先生仍是這麼年輕?」
我的眼睛動也不動,準備捕捉他驚惶的表情。我正在期待那美妙有趣的一刻﹗
不料這自作聰明的傢伙又說:「啊,你一定是貝雷斯先生的兒子﹗令尊最近好嗎?我一直沒有再跟他見面……」
呸,沒趣的傢伙,不但沒有一點兒想像力,連血的味道也淡。大概正在生病吧?

你們說,永恆的生命是不是太苦悶?
所以遊戲仍是要繼續玩下去。

12 comments:

北京威廉 said...

永?的生命,可能是很多人的昐望,譬如說以前的秦始皇。但對我來說,永?的生命,基本上是一種懲罪和折磨,當真生不如死。

喬靖夫 said...

可是誰都會怕死啊!

我猜永生最不好的地方,是反而會令人失去生活的動力吧?因為任何事情都可以留待將來做。結果變成甚麼都無所謂……

或者應該說,人的生命有限,我們才會拼命去找人生的意義吧?

p.s.關於永恆生命,日本的暴力劍士漫畫《無限之住人》,我強烈推薦!

Zeph said...

我倒是想知道如果巴菲特那一類人都不會死的話﹐會累積多少的財富呢﹖
又或者會失去累積財富的興趣﹖

Amanda said...

你的故事好有趣啊。

突然很想問:在五百零四個占星、塔羅牌、易卜、水晶球、招靈、手相中,你最相信甚麼呢?

喬靖夫 said...

其實這個「故事」已經透露了我的觀點︰所有算命的玩意兒,我都不相信。

M-2 said...

正如《吸血鬼獵人日誌》透露了你是無神論者嗎?

M-2 said...

to: zeph
鐵古雷斯變成吸血鬼後還在為自己的販毒王國著想…可是要是他沒有被消滅,50年、100年、或是500年後,相信他對物質的慾求便會被時間沖蝕…
當你要面對永恆的時候,時間是可怕的。

喬靖夫 said...

我應該是「不可知論者」吧。

孔夫子曰︰「未知生,焉知死?」

宮本武藏說︰「敬神明,不拜神明。」

said...

本是不錯的題目,但作者的想像力不足,就故事而論情節乏味,一隻吸血鬼生存了500年,他還想玩這些無聊的遊戲嗎?如果把人類比如為螞蟻,吸血鬼為人類,人類(吸血鬼)會否要求螞蟻(人類)去幫助呢?人類殺害螞蟻又有什麼意思呢?

生命是沒有長短,生命只會在當下!是懲罰或者拆磨係個人的想法。

M-2 said...

你呢d六師外道…嘿嘿

Ricky said...

吸血鬼始終行走於人類世界,而人卻非活於螻蟻世界之中。吸血鬼可以跟人類談愛情和性交,而人類跟螞蟻不可以。

人始終是萬物之靈(在佛教六道當中,「人」也算是比較幸運的一群,可以接觸佛法而有機會得道)。這樣有趣的族群,我要是吸血鬼,也會找他們玩玩呢﹗

海安 said...

記得第一次認識殭屍這名詞就是在哥普拉的「吸血殭屍驚情四百年」中,但了解殭屍,卻是在看過一套電視劇之後。
那就是六七年前亞視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My Date With a Vampire」。
永恆的生命,為甚麼會帶來永恆的寂寞和痛苦?
不老不死,不是人類最渴望的事情嗎?
我不是殭屍,我是人,我不敢說我不渴望,但也不敢我很渴望。
不老不死,永恆的生命,永恆的美貌,多麼高貴神秘浪漫,至少誰也不能否認殭屍有這種迷人的魅力。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中,每個人的感情都很脆弱和空虛,況天佑不敢愛,也不敢恨;馬小玲很害怕愛,又很需要愛;王珍珍的愛很單純,她愛況天佑,卻又接近不了他的內心;山本一夫的愛是佔有,他害怕寂寞,所以要所有人陪他一起痛苦。
到底不老不死是種怎麼的痛苦?
但願我能知道,卻又希望永遠不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