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06

日本武俠作品(1)


談談日本的武俠作品。

日本的武俠,跟大部分的中國武俠小說風格頗有相異。其中最顯著的一點是武打的描寫︰日式的決鬥場面,往往一招決勝,短促明快,而沒有像中國武俠式的招來招往,反而比較著重場景與心理的描畫,勝負之別,往往取決於一念之差(古龍前輩在這一方面,肯定深受影響)。

日本武俠另一個特色,就是幾乎必定跟政治掛勾,原因是古代的日本,武士其實就是統治階層,而浪人就是失去了主君(也就是失去了統治權力)的前武士,故此少有如中國武俠那種純粹流浪江湖、行俠仗義的「隱士式」俠者。

當然亦有例外。黑澤明拍的幾套武士電影,當中就貫穿了濃厚的「俠士」主題;此外吉川英治筆下的「劍聖」宮本武藏,則是摒棄了世間物慾,專注於追求劍術最高境界的「求道型」人物(不過現實裡的武藏並非如此超然,晚年仍然出仕)。

另一例外是柴田鍊三郎筆下的人物。他的《決鬥者宮本武藏》,裡面描寫的武藏比較虛無和極端,純粹追求勝利的快感,為在決鬥中獲勝往往不擇手段(例如巖流島決戰就特意遲到,激怒佐佐木小次郎)。

柴田的代表原創人物——眠狂四郎,更加是虛無的極致!這個人物的設定非常有趣,值得大書特書︰其父親是到日本傳教的荷蘭神父(因此他是混血兒,外型高大而膚色蒼白),因為幕府禁絕「切支丹」(Christian是也!)而被逼「改宗」,因而發瘋及迷上西洋黑魔術(狂四郎的絕招「圓月殺法」,正是揉合日本劍術與西洋催眠術)。

有這樣悲慘背景的狂四郎,在幕府時代的日本完全是個outsider,自然不會是甚麼凜然大義之士,雖然他不情不願的替幕府朝廷辦事(大概是freelance的密探),對付的大都是奸惡之徒,但他心目中的正邪觀念甚薄弱,為完成工作甚麼事情都幹得出來!偶然遇上弱小的求助者,他更是嗤之以鼻。

柴田的文筆亦甚妙,每一章節可以看成數千字的獨立短篇,但串聯起來全書又成一個完整故事。他寫的打鬥更是簡潔短促而深具韻味,往往上一句還寫雙方拔刀,下一句狂四郎已經跨過對方的屍體!

很可惜,《眠狂四郎》系列的中文譯本,以我所知只出過其中兩本。其中包括整個系列的第一作《眠狂四郎無賴控》,是在舊書攤找到的多年前翻版書,而且缺了結尾一本,但明知看不到結局的我還是讀得津津有味,可知此書對我的吸引力!

(《眠》最近改編成了漫畫,並且出了台灣中文版。我看過,畫者功力不濟,味道跟小說相去甚遠。)

13 comments:

M-2 said...

依你所言,眠狂四郎有否影響你創作千葉虎之介這動脈暗殺者?

Ricky said...

日本武俠小說好像有一種魔道的感覺和吸引力。主角未必正正常常,屬於亦正亦邪卻又帶點缺陷的人物。
看日本武俠小說的武打場面有時就像看亞視的武打場面一樣,快靚正﹗
而且武士仕官,好像還可以代代相傳,向「幕府」的將軍效命(這點像春秋戰國時期的「食客」嗎?)。日本武士比起中國武俠小說裡的人物也大不相同,要他們做官倒不如砍了他們的頭來得痛快﹗反而日本的「浪人」會比較接近中國的俠士吧﹗同樣兩袖清風,逍遙自在……

Ricky said...

sorry,上面這句有誤,應該掉番轉黎睇:
「中國武俠小說裡的人物比起日本武士也大不相同,要他們做官倒不如砍了他們的頭來得痛快﹗」

said...

想當年看浪客行時, 第一次那種心理描寫, 無比強調心靈的作用, 又不像古龍那樣玄得不得了, 心中可真是無比震撼.
現在這種戰鬥時的心理描寫大行其道啊. 以前要平空成為高手總要有甚麼奇遇, 現在黃易那些主角, 那個不是心有所悟, 立即躍升成為高手甚麼的?

喬靖夫 said...

「眠狂四郎有否影響你創作千葉虎之介這動脈暗殺者? 」

沒有直接的影響。千葉大概是集合了我看日本武俠所得而構成吧。

「那個不是心有所悟, 立即躍升成為高手甚麼的?」
現實中,那當然是不可能的……悟是重要,但不能代替苦練與經驗。

何故 said...

喬老大:

《眠狂四郎》曾拍成電影,由田村正和主演。

Ricky said...

小弟看的日本武俠小說不多,除了《眠狂四郎》和《決鬥者宮本武藏》,喬老大可否再介紹些名著出來給小弟或大家參考一下?

說到黃易的武俠小說,其實有點RPG式。主角除了領悟和奇遇外,一般會從實戰中提昇武技、內力和精神力量這些經驗值。當然,遇的敵人也會相對地一個比一個強。印象中《大唐雙龍傳》最具這方面的色彩。而且敵人也會同樣獲得提昇,不讓主角們專美。

亦有人說過黃易最擅寫魔道和邪派角色(他對某些邪道高手的描寫的確比較出色),而且對戰之際很著重精神心理以及外在環境等因素的描述,一點顧慮以至一草一木一下聲音都足可影響及扭轉戰局,所以只要找出敵人的破綻和懂得利用天時地利的優勢,往往可以以弱勝強,加上大部份主角到最後的歸宿都是從武道進軍至天道,突破天人界限而悟出終極至理,所以稱其在某程度上,也受到日本武俠小說的風格所影響。

Ricky said...

有時會想,其實喬老大寫的人物角色也偏重於陰暗面居多,就以《殺禪》論,「大樹堂」六位結義兄弟其實也不異於「豐義隆」的韓老闆和六杯祭酒。要算比較接近「完人」就數白豆一個吧﹗或者可以說成是「盜亦有道」﹗﹗

喬靖夫 said...

何故︰謝謝告知!不知拍得如何?
我只知N年前也拍過電影,市川雷藏主演,看過半套,頂唔順,實在太慢了!

喬靖夫 said...

Ricky︰

哈哈,不知何解,總是偏向寫悲劇人物。

但其實我本人是很樂觀的啊!

早已很想多寫一些開心的角色(否則再這樣下去,可能心理變態!)。所以《華麗妖殺團》讓里繪再出場了,又寫了Song & Moon夫婦(我得強調,他們在家是不會玩S&M的!)

完成《殺禪》後,是時候在新作寫一個快樂的主角了……

Gunbuster said...

喬大哥,

"哈哈,不知何解,總是偏向寫悲劇人物。

但其實我本人是很樂觀的啊!"

這可能是所謂的"物極必反".....

Ricky said...

喬老大,在新作中寫一個快樂的主角?會不會是小說風格持續黑暗和陰沉,只是將主角的性格來個180度的轉變?﹗這突破想必會擦出很好玩的火花﹗﹗

《華麗妖殺團》一對男女主角的「暫時結局」總算好過超悲劇人物康哲夫(但想深一層,他在最後失憶也可以說有一點喘息的機會,屬於「不幸中之大幸」。)
我也喜歡宋仁力夫婦這對奇異的組合,直覺上會比單身的獵人有一種互相扶持的溫暖感。至於S&M嘛,我想他們平時狩獵都這樣辛苦,接觸的又大多是兇殘暴戾的吸血鬼,在性生活方面應該需要更多的和諧來平衡一下。正如喬老大在寫作上也需要轉型來調節一下心理狀況……:)
怪只怪喬老大改了這個容易讓人想歪了頭的組合名稱,但他們會否偶一為之,就不得而知了,哈哈。

太子 said...

喬大:新作就來個像馬翊的人吧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