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1, 2006

日本武俠作品(2)


若數日本武俠的「王道正宗」,小說當然是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至於電影,則非黑澤明《七人之侍》(七俠四義)莫屬。

《七人之侍》當然不單是一套傑出的武俠/動作片,甚而是電影史上有數的偉大傑作。黑澤明早在1954年,就拍出這麼一套氣勢磅礡的三個半小時巨作,單靠此一部,可入殿堂。

《七》的劇本、導技、攝影、演員……等等如何偉大,看過的自然領會(未看過的我命令你馬上買一片來看!),已經不用我多介紹。反而想談談我看《七》多次後的一點領會,就是片中所帶出的政治含義。

驟眼看這電影,似乎完全抽離於政治或歷史以外(尤其是比較黑澤明的其他作品,如改編莎士比亞的《蜘蛛巢城》、《亂》等)。故事沒有明確的時代背景,講幾個失業的武士,義助小農村抗擊山賊(其實也是一群戰敗而落草的野武士)——一個簡單得很的俠義故事,似與政治無關。

但除了防守布陣與激戰連場的戲外,本片還以大篇幅著力描寫七武士與農民之間,如何由互不信任到建立關係,還有雙方共同生活到並肩作戰所生的種種感情與衝突。這活脫脫就是一個描述統治者(武士)與百姓的政治寓言︰要解決問題(對抗山賊),統治者需要建立權威,需要百姓的信任與服從;但說到底統治者的生存卻又是依賴百姓的生產(武士的酬勞只是每天吃到白米飯)。兩者似有上下之別,實質互為依存。

因此片中七武士的最後一個——農民出身的假武士菊千代(三船敏郎),往往成了化解雙方矛盾的人。武士最初入村竟不見一人來迎,就是他看透農民的心理而打破僵局;後來他說的一段「農民最狡猾」的精采獨白,更是一語道破了位居人上的武士階層的自以為是。

結尾勘兵衛感嘆的說︰「我又打敗仗了,勝利的是農民。」說時有點酸溜溜。其實他大可放開胸襟︰統治階層的互相攻伐,勝負不過是權力的轉移;農民最後能夠在和平中唱歌插秧,才是生機與仁道。「破壞比創造容易」,這場壯烈的攻防戰,勝利者不是拿刀槍的武士,而是拿鋤頭的農民,他應該感到欣慰。

俠義與政道,能夠渾然融合在一個如此簡單的故事裡,而全片無一句說教。微言大義,此之為大師。

6 comments:

Ricky said...

這套戲的名字聽人說過很多次了,但很可惜,我還沒有機會看到……
只知道西部片《七俠蕩寇誌》就是以此為藍本改編而拍成的。
雖然我還沒有看過,但我卻很感興趣想問:結尾那句「打敗仗」是甚麼意思?
代表七位武士打生打死,其實根本沒有為自己贏得了甚麼,反而得益者是農民?
還是七位武士到最後傷亡泰半而有所感觸?
找日我會買這隻片來欣賞。

Anonymous said...

以同期一般港產片比較好唔公平,老實講粵語片你睇過幾多?我地通常係透過電視接觸,應該去電影中心溫習下。
掉返轉睇,其實又係我地無珍惜同推廣電影歷史同文化,將出色既港產片埋沒。

Anonymous said...

Sorry,我係指電影資料館,唔係電影中心。

喬靖夫 said...

以戲論戲而已,如何不公平呢?

跟同期電影比,當然是因為大家掌握的技術差不多。

至於製作條件,50年代的日本電影產業如何,我沒有研究,但斷估不是荷理活。

拍電影的,都是人。

gunbuster said...

其實以50年代而論, 日本電影製作技術及水準, 在亞洲區可說是首屈一指. 這是不爭的事實. 否則香港也不會向日本取經(如請日本導演執導, 到日本拍片等, 從中取經)
當時的香港人有一個好處, 就是不會自大. 不足就是不足, 知道不足, 就虛心向外取經. 這才能進步. 總比沒有自知之明, 卻常常以為自己是世界中心的人好(在其他討論區及新聞組見過太多這種混人......)

Ricky said...

當年黑澤明憑一套《羅生門》震驚世界影壇。
好萊塢電影仍是當今世界的主流,擁有全球最大的市場佔有率。
韓流起飛,導致美國向南韓政府施壓,要打入其電影市場。
現在被稱為一潭死水的港產片仍不乏好戲。
有人會不斷進步,亦有人會停滯不前甚至不斷退步。
這些都是我們看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