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4, 2006

香港體育

每次經過維園的足球場,我就想起霍震霆。
當然不是因為《大時代》裡的富豪「郭英中」在維園踢足球那一場戲。

是因為霍震霆議員,在我心目中代表了我們政府的體育政策;而維園足球場,就是那政策的一面鏡子。

我一星期總有一、兩次出入該區。可是印象中,大概十次經過足球場,也沒有三次看見人們在踢球——原因是球場早已被各種展銷會、嘉年華、年宵市場……佔據了。

一個足球場,大部分時間卻不是用來踢足球——這就是我們政府對體育的重視程度了。
香港再多搞幾次東亞運動會、多爭辦幾個北京奧運項目,都不能改變對本土普及體育冷漠這個事實。

我常去打籃球的花墟球場,已經有超過三十年歷史,算是香港街頭籃球的聖地之一,曾經人氣旺盛,不時也看見甲一籃球員的身影。

可是這個籃球場的地面,長年都還是最舊那種「操場石屎」地(即是粗糙得跌倒了隨時毀容那一種),一雙籃球鞋平均半年至九個月報銷(以每星期打一至二次球計)。
有「波友」十年八年來多次向有關官員反映,希望能夠更換地面,終於到了前年才能成事。

同一年,宣佈了香港「爭辦」東亞運成功,預備豪花十億「大搞」;更早之前,香港試圖爭取亞運主辦權,口號是「香港一定得」,結果「唔得」,但也都花了九百萬。

不知道更換三個籃球場地面的花費,佔這九百萬/十億的多少%?

p.s. 還有些關於霍震霆的事情想講講︰他這個議員,屬於「體育及文化界」。我不知道體育跟文化,兩者沒甚直接關係,怎麼會由一個議席「統括」代表。我好歹也算是「文化界」的人,怎也無法接受搞體育的霍先生能夠在議會裡代表我;同樣的,假如選了個文化人,比如金庸前輩做這個議員,我相信體育人士也不會服氣。
「體育『及』文化界」。怎麼看,都像是把兩項不大重要的雜務,「求其」組成一個職位。

5 comments:

M-2 said...

正如一間小公司的文員, 財政部又係佢, 人事部都係佢…

北京威廉 said...

紅磡體育館不也是以開演唱會居多?香港的壁球場多得沒人用,羽毛球場卻頂不到。還記得那一條用了不知道多少錢找人設計代表香港的”冇尾飛龍”嗎?無外語片如何的fuck來fuck去(如張曼玉在clean裡面)都袛是二級片,可是即使在三級港產片裡我們?對不可以"dew人老母"(張曼玉在clean裡面講中文的那一段"斯文了許多")。

我們的政府,未嘗沒有可愛的一面啊。凸

P.S.我是以前的那一個威廉啊,袛是因為自己的布落格的配置問題,所以今後變成了王威廉

winnie wong said...

寫得好!

Ricky said...

香港政府不太重視這方面的發展,要不是李麗珊拿了個奧運金牌可能會更糟。
只記得小時候有過甚麼足球訓練計劃,以及在某一年開始,於入冬後公共泳池會開放暖水……

Wolverine said...

This is our G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