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8, 2006

豪生書局

我家樓下一家經營了30年以上的、小得只有三個座位的後巷飛髮舖,最近易手變成了一家新式理髮店,心裡不禁唏噓,也令我想起豪生書局

那家飛髮舖就是我小學時迷上漫畫的啟蒙地。當年的飛髮舖為了讓小孩子等候和理髮時能夠坐得定定,必定堆積大量「公仔書」。除了《小流氓/龍虎門》、《李小龍》、《鐵血螳螂》以至漢文畫的鬼故事這些本地作品外,必然有的就是當年豪生書局出版的許多翻譯日本漫畫︰《七金剛》、《愛與誠》、《漂流教室》、《野望之帝國》以至後來的《男組》、《海商王》等等。

我不敢肯定,豪生書局是不是香港第一家如此大規模翻譯日本漫畫的出版商(大概應該是翻版商?),只知道它比後來真正帶來日本漫畫潮的「天龍」,早了十年以上。其實同期也有台灣出版的日本漫畫流入香港,包括了《小叮噹》(台版的才有這個「小」字)、《怪醫秦博士》、《天才小釣手》等,全部都是比較「少年向」的。只有豪生出的系列通通都比較「成熟」(還記得當年看見《七金剛》偶然出現的半裸女,會有點臉紅氣喘呢)。看書後的廣告得知,他們的漫畫更遠銷到東南亞地區呢。

後來為了買齊一套《男組》,第一次到位於上海街的豪生書局。其所在是一座唐樓的二樓,一樓是掛著黃色燈箱的色情架步,樓梯非常暗,已經忘記了當時是怎麼鼓起勇氣走上去的。店內很大卻燈光昏暗,充溢著一股舊書的霉味。當時豪生早已停止出漫畫,改為出版(可能更賺錢的)編織指南書,那些舊漫畫都堆在一角封塵。每次上去挑選後手指甲都「綑」滿黑邊。

之後有一段時間都沒有再去過。直到後來跟滔不知如何又迷上了《七金剛》,於是在我帶路下,兩人結伴上去「掃貨」。那兒的時間似乎像完全停止了流動,幾年來絲毫沒有變化。想來有點村上春樹小說裡「海豚旅館」的味道。

早已經忘記了它的確實位置。所以也不肯定,那兒是否就是今天朗豪坊的所在。
就像「海豚旅館」變成了「Dolphin Hotel」。

24 comments:

袁建滔 said...

豪生在上海街的位置,應該不是朗豪坊範圍。
另再向油麻地走下去,對面馬路也有一間神奇舊書攤,書本毫無組織地像垃圾般堆在一間舖內,要尋寶,便得爬書山。
別忘記深水?的舊書檔,那個惡婆……該檔及惡婆仍在,不過搬前了幾個舖位。
灣仔三聯對面以前也有一檔專賣外文舊書的二手書店。Heavy metal...
還有幫襯得最多的復興終於結業/搬了?

喬靖夫 said...

「另再向油麻地走下去,對面馬路也有一間神奇舊書攤,書本毫無組織地像垃圾般堆在一間舖內,要尋寶,便得爬書山。」

我從來沒有幫趁過這檔,但記得很小時坐巴士常常經過它,已經對這奇景很驚訝,而且幻想會不會曾經有人埋在那座「書山」裡,走不出來又無人發覺……

附帶一提,剛過去這個週末的HK Magazine原來正好有個二手書店的專題。當然主要講賣英文書的。

長人叔叔 said...

喬兄,你只提豪生及天龍,好像忘記了海豹叢書這系列的日本漫畫喎!
想當年我也常到灣仔譚臣道海豹總店朝聖的。
當然,少不了去青文書屋啦!

文字中毒 said...

豪生已沒有出版書籍了
現在只有批發台版漫畫and小說,
也有小量的港版書籍,
喬大人的也有
by在豪生打工的小職員
ps:不過我經常會接到問織冷衫書的查詢電話xp

袁建滔 said...

那麼上海街的舊舖還在嗎?

PS:荃灣愉景新城有個漫畫特(賤)賣場,
玉皇朝版七金剛盛惠每本十元……
小流氓(再版)也特平……慘,一早買了……

雙魂 said...

喬先生,好想看殺禪七呢
最近所有東西都給阻塞了,參加了文創獎的作品怎寫也寫不好,結他彈得不好,我也好想有一間書局可以留戀一下呢

Ricky said...

「海豚旅館」變成了「Dolphin Hotel」,就是為了你啊。這樣你就能隨時回來找到這個地方:)

荃灣有家大河書局都有很多特價的舊小說賣(錯版斷版都有機會執到),當然也有新的。一些台版新書只要訂了,在台出版後的翌日,多數可以到手。

文創獎…是4月30號截稿的那個嗎?還有時間…還有時間……

期待《殺禪七》﹗﹗

雙魂 said...

好害怕呀,往往在截稿前交不出來,
大河書局在那兒,因為我常在那?出沒
(看到一團黑暗的就是我)

M-2 said...

我二月的時候都已經打算參加那比賽,原來打算先去聽講座,但講座當日放學時才知要預約留位……後來打算和舊同學合著,想好了故事才發現字數上限是一萬字,我們的故事太長啦……
現在打算放棄原來的故事,各寫各的,但現在我還在趕功課,還沒開始寫。
今年我與這比賽無緣也!

喬靖夫 said...

一篇回憶,想不到有這麼多迴響,甚至引來一位豪生的職員!(原來豪生仍有運作)

長人兄,我當然沒有忘記海豹啦!如果要認真寫一篇「香港日本漫畫史」,我沒有資格,不如留待《連環圖語言》那位作者大哥吧!:D

Ricky said...

書局是地舖,在戴麟趾夫人診所斜後面,旁邊有條小巷和涼茶舖。

文創獎小說組好像不設下限字數,可試篇小小說,再唔係寫篇短散文。

假如這些集體記憶可以併成豪生書局的樣子,一定是黑白色的(跟漫畫有關嘛)~~~說笑,其實是指那種古舊的味道。就像樓上的老照相館,總會在梯間有個櫥窗讓人看到一些舊照片,意境一樣。

文字中毒 said...

to袁大
已了搬好多年,因為不接生客,
所以不能在這留下地址,
望見諒

喬靖夫 said...

我們是多年前的熟客啊!:D
(哈哈,講笑!)

其實聽到一家老牌出版商,過了這麼久還在,心裡真的感到一種莫名的安慰……

雙魂 said...

舊相館舊書局可以令人有這樣大的回味,有回憶既永遠存在

其實散文同小說有咩分別

Ricky said...

雙魂,對我來說沒有分別呀﹗

長人叔叔 said...

《連環圖語言》?介紹一下好喎,喬大哥!
還有,你有沒有興趣將個blog搬過來呀?
是我們自己的server,又有album,自己做埋網頁都得。
你有興趣就比個mail我啦!我幫你搞晒?煩野無所謂啦!

袁建滔 said...

to 文字中毒
其實……我曾經熟熟地。
話說當年,發晒癲上去搵七金剛。最缺的,是最後一輯(續八)魔像/丈(?)之十字路。
成日上去煩住個叔叔,因為佢講過,個倉底好似有D存貨。
有次我去到,佢好高興比本冇左封面既第三集我,話呢本野用左黎「攝」櫃底定乜鬼。
當下我好感動,因為竟然有人陪我癲。

喬靖夫 said...

長人兄︰
《連環圖語言》o既作者,咪姓袁條友仔囉!

謝謝邀請!
不過我都算是個control freak(我想寫小說的大概多少都是吧?),喜歡自己搞!

文字中毒 said...

to 喬大& 袁大

並非說你們是不是熟客仔,
只係因為我們有門市在信和中心,
所以零售客盡量都會叫去門市,
批發部都係只做批發,
賣下廣告先,
門市:旺角信和中心1樓126號鋪,
要上2次扶手電梯,
格離左邊係賣game,右邊係玩具

喬靖夫 said...

Thank you!

哈哈,其實我o地都係講笑o者。

LongMan said...

呵呵!!
原來是袁先生呀!!
出書時記得通知我喎!



噢!
blog一事唔緊要,你甚麼時候有興趣就通知我啦!其實,我指的不是"普樂角"的blog,而是新的"閱讀藍圖"的blog。

喬靖夫 said...

長人兄︰謝謝!

其實這個blog如果搬,一大考慮因素是因為大陸看不到blogger.com。

不過現在才開了幾個月,凳都未坐暖,還是先累積多些人氣再算吧!

或者等我有機會進攻內地時再考慮……

LongMan said...

呵呵!!
隨時歡迎你!!

readandeat said...

豪生居然仍在運作﹗我曾是豪生書局出版(翻版)的客仔,當年省下來的午餐錢都用來買漫畫。後來更隻身跑去豪生在上海街的店舖買書。對,書局在二樓,亂七八糟,不過我也像尋寶般很開心。唯一不開心的是落樓時,因為附近有太多黃色招牌,加上我穿校服,竟然被人以為我是……氣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