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0, 2006

「懶」之國?


所羅門群島在發生暴亂之前,相信不少香港人連聽都沒有聽過這個國家,更別說在世界地圖裡把它指出來。

多得沈旭暉先生(註)個多星期前在《明報》寫的這篇專欄文章,我才對這個島國的現況和暴亂的因由有一點了解。

今天讀《明報》的一篇訪問,又看到了另一個角度。受訪的是一位「綠色和平」的義工,曾到所羅門群島與土著共同生活了一年,講述土著的純樸生活。真正吸引我目光的,倒是旁邊一段附文,又訪問了一位避難來港的所羅門華商對當地土著的評價,他說︰除了純樸之外,還有一個字︰「懶」。

這也令我想起,不只一次聽過香港人用「懶」來形容東南亞的人(特別是男人)。

可是,「懶」,只是個相對值。每天加班工作4小時的人,一樣可以批評只加班2小時的人懶;同理,每天工作8小時的人,在只打半日兼職的人眼中也許已經是「工作狂」。(唯一可以把「懶」用作絕對值來形容的,大概只有兩類人︰乞丐和二世祖。)

南方島國,天氣炎熱,衣服都不需要多穿,睡方面隨隨便便搭一個茅屋便成;熱帶又近海,物產豐富,海中有魚,樹上有果,就是耕種起來,陽光雨水皆充足,作物容易生長。這樣的環境下,「勤勞」作甚?人,都是好逸惡勞的。別告訴我,假如你衣食無憂,再勤力生活亦不會有何大改變時,依然甘願每天「熱愛」長時間工作(除非你的工作是藝術家之類,帶給你物質之外的滿足感,又作別論)。

這樣長期一代代養成的生活價值觀,忽然哪一天遇上外來的文明,比較之下就給評為集體的「懶」,甚至定性為他們陷於貧窮的「原罪」,我認為這是很不公允的說法。勤勞是一種美德,但只宜求諸於己,而非永遠用同一把尺來量度他人。

「全球化」之可怕,不只在於剝削,也在於把所有人的生活價值觀一體化。假如最後我們的理想經濟,就是全個地球的人一起「鬥勤力」,那無非是另一種奴隸制而已。


(註)我非常佩服沈先生對國際事務的見識和視野,他的文章在普遍眼光狹隘的本地傳媒裡絕對是個異數,《咫尺地球》專欄是我每週必讀,他的著作《中東反恐新解讀》,我更覺得應該列作中學通識科的讀物。

1 comment:

benes said...

absolutely ag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