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6, 2006

沒有文化.沒有革命

文化大革命,爆發於40年前。

香港教育對待近代中國史,尤其49年之後,從來是避而不談,一片空白(到了97回歸後,則是另一種「漂白」)。我第一次真正知道甚麼叫文革,是在讀中學時,無意中翻到哥哥書櫃上一本叫《天讎︰一個中國青年的自述 》的書。內容比我當時最愛看的武俠小說還要暴烈,還要魔幻。

此奇書是一位叫凌耿(不肯定是不是化名)的紅衛兵,逃到台灣之後對文革期間參與「造反」的回憶自述。原版是英文書(由幾個美國學者編譯其中文手稿),出版於仍然火紅火熱的1972年,很可能是第一本揭露文革黑暗的著作,在外地頗獲好評。我看到的中文版則是拿英文版「再翻譯」過來。奇在如此好書,中文版並未再版,已經在市面絕跡多時,手上那本成了珍藏。關於此書的資料在網上也甚少,令人納悶。

(附︰此書英文版在Amazon.com的資料,及一篇英文書評。)

這書,如果你找得到,一定要讀。
讀完,你會知道,文化大革命,既沒有文化,也不是革命。
只是一場人性最惡元素的大釋放。



今天《明報》訪問了「第一紅衛兵」聶元梓。
反省,是有的。真正的懺悔?沒有。更多是對自己文革後被法辦和幾十年失去工作、生活的憤憤不平。

她並不孤單。
當今中國人人都會說文革是「浩劫」,彷彿是自然而來的天災。彷彿因為有太多人參與,就變成大家都沒有責任。
一些當年參與其事的內地作家和文藝界人士,不少還慶幸自己曾經親歷這場集體的瘋狂,成為了日後的創作靈感云云。
聽起來真的毛骨悚然。

中國人從來沒有對文革認真的懺悔。
當年參與、經歷文革的人,不少就是今天中國政治、經濟的中堅。
當前社會道德淪喪到如此低點,豈是巧合?



大概還只有六歲的時候,仍是文革的後期,第一次跟著父母回家鄉。當然也拿著大包小包回去接濟同鄉。

當時香港剛放映完《鬼馬雙星》,那首主題曲唱得街知巷聞,連我這樣小的孩子也瑯瑯上口。母親警告︰在大陸,千萬不要唱這歌。當時不明所以。現在當然知道——「亂搏懵撈偏門確唔曳,做慣監躉經已係成例, 求望發達一味靠搵丁,鬼馬雙星,眼晾晾!」,這不是「精神污染」是甚麼?

當然,頑皮的我,還是趁沒有人就偷偷唱。換來一記耳光。

在家鄉的魚塘邊,我問媽媽︰「共產黨是好人還是壞人?」
媽媽大概不知道怎麼向這小子解釋,含糊地回答︰「又不是好人,又不是壞人。」

那時候我想︰還是沒有共產黨的香港好。隨時可以唱《鬼馬雙星》。

9 comments:

桔 said...

您好。。
此書我早前在旺角的學津書店仍看到有賣哩!

Thor Cheung said...

根本現在就沒有人會認真的懺悔文革,
因為他們從不認為自己有錯,錯的是發起文革
的人.人人都描寫自己成為文革的受害者...
彷彿自己好像從未做過錯事一樣,這樣的民族,
未免令人感到心傷...

喬靖夫 said...

「此書我早前在旺角的學津書店仍看到有賣哩!」
是嗎?謝謝提供情報!

「根本現在就沒有人會認真的懺悔文革,
因為他們從不認為自己有錯……」

今天的《明報》訪問專題是香港暴動。
同樣的,當年參與的左派,對很多事「不願多提」……只有羅孚的反省比較深刻。

文章多次提到後來拿了大紫荊勳章的楊光。真箇「殺人放火金腰帶」。

小捱雷 said...

其實文革來人性的黑暗、狂暴、偏執、扭曲
和喬大哥你所寫的殺禪內容有點相似。

喬靖夫 said...

老實說,我覺得我寫的人物情節都有所不及呢……

如果寫到文革那種變態的程度,恐怕會給人批評「太誇張」……很諷刺吧?

Skeleton said...

會否考慮開個喬靖夫讀書區?因為喬大推薦的書都好看,正在看你介紹的「中東反恐新解讀」,如果真的納入通識教育的書list就正啦!
現在的香港出版業真係幾古怪,乜人都話自己係作家,識寫字就自吹識寫書,每次見到都想暈!每次行書局,全檯都是新書,看真點,十本有八本也是不知所謂的,直覺「謀殺」了很多樹木!

maui said...

hi .. just wanna say..
when i was abt 5/6, i backed to china with my parents, same as u tt we still had to bring lots of "大包小包回去接濟同鄉". my mum n dad told me seriously that not to mention 4/6/89 event, and even not to say anythings abt news, and be cautious if someone asked me question like that (as afriad tts a trick...)

later, can't remember which yr ... 皇后大道中(song name,,.. i hope its correct, u must know which song i m referring to....i believed, i still remember the lyrics ha) "唱得街知巷聞,連我這樣小的孩子也瑯瑯上口...but then, this time, i m so afraid (can't believe that i was so self cautious in tt age) then i asked mum whether i could sing the song during the trip....(cos i q like the song..its funny)

at tt time, i thought backing to china was like an adventure trip.

Friend said...

Milk,
for your reference
http://www.csmonitor.com/2006/0522/p01s02-woap.html

喬靖夫 said...

skeleton:

讀書區?不行呀!第一是我現在比較懶,讀書少了……主要是我覺得,香港已經充斥太多「半桶水」權威了,不必添我一個!:D

偶爾介紹一下個人覺得好的書,也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