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9, 2006

新的開始

在書展裡跟讀友見面,被問得最多的問題當然是︰「接下來寫甚麼?」
我每次都只能夠很隱晦地答︰「寫全新的東西。」
一方面當然是因為要保持神秘——商業秘密嘛;另外是那個時候確實還沒有100%決定,下一本書寫甚麼。

其實心裡頭早已有好幾個寫作計劃,一直都不能決定怎麼排序,因為每一個都有很強烈的動筆意欲。
短期內的首要目標,當然是儘量擴闊讀者的層面。(這次書展,也算是一個好機會,讓我直接感受市場。)
因此至少這一年內,都不會寫像《殺禪》這樣的連續長篇。一來容易讓新讀者「入門」,二來也有更多自由讓我探索新的題材和寫法。

目前已經大概決定了下半年的寫作計劃。
不過手上還有一些短期的工作,在完成之後就會「起動」了。
到進行得順利的時候,再在這裡透露多一點內容給大家知道吧……

敬請期待「後《殺禪》」的我。:)

18 comments:

阿陳 said...

那就是說喬生在2006年完結前還有新書出嗎?
係就最好:)
期待,期待!

franky said...

(會不會離了題?....)

關於殺禪中的女人……
或者是自己只是看了一次殺禪,若有些地方記錯了,請見諒……

無錯,整部殺禪都是男人的世界。

貫穿整本書的寧小語與李蘭其實面對的事情也是很多及轉折得很大的。

只是每次到他們出場,都已是心路歷程改變後的說話與動作。讓人感到性格是「跳」著變化中的。

如李蘭在最後突然說出看清于的真面目,但仍愛著他。感覺上,只是為白豆而寫的東西……

寧小語自己選擇死的方法是絕食,但為甚麼是絕食?而不是選擇劃花自己的臉等下去?
若對鎌有信心,卻又要去死?
若因為被沾污,這又不是第一次。
若怕自己變成人質,何不割脈而死(用碗筷的碎片)?
若是因為小孩而不死,何以又絕食?
既能接到于的任務而去會魏一石,說明她是有堅強的意念的。但偏偏在齊楚的手上,卻連殺他的念頭、嘗試也沒有。連堅持生存下去的念頭也沒有、連狠狠死去的念頭也沒有……

這裡覺得有點奇怪……

反而,蒙真的老婆卻有較深的印象。因為表現到她的一個特點︰

「知道自己只是妻子,就做好妻子的職責。」

在蒙真死前、接帖娃回來的態度上都貫徹如一。可能是因為出場的次數較為集中一些吧?...

名 said...

喬大人還會寫,太好了!!期待期待期待\=口=/

火機 said...

我看現今香港小說作者, 喬生寫既格鬥是最出色的一位!

火機

VampireNeo said...

期待中!!!
努力!

Aurora said...

雖然早兩天買下了整套「殺禪」,不過沒有你的簽名好像有點可惜呢。

很期待你的新作!

zuzan said...

我是殺禪新讀者,書展買左而家努力煲緊!
期待你的新作!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寧小姐係餓食,唔係自己絕食

franky said...

請參考第七卷第四十八頁,第一句。

我是由這句說話,而認為寧是絕食的。

火機 said...

對呀! 第七卷第四十五頁最後一行已經證明左係絕食而非餓死!!

M-2 said...

在書展裡跟讀友見面,被問得最多的問題當然是︰「接下來寫甚麼?」
「寫全新的東西。」

真實情況是:
我每次都只能夠很隱晦地答︰「呀…嘿嘿嘿…唔知呢?…呀…嘿嘿嘿…」

喬老大,剛才send了書展的合照和一張畫稿給你,收到了沒有? ;)

阿陳 said...

我唔覺得寧小語係絕食而死,因為...

卷七第四十五頁尾:
「...旁邊是一盤吃剩的飯菜。菜倒做得很好。全是她平日喜歡吃的東西。送來時也是熱騰騰的。可是她沒有胃口。」

這裡對吃剩一盤飯菜的解釋是寧小語沒有胃口,而非拒絕進食。沒胃口原因隨後便有交代。

卷七第四十六頁尾:
「她乾嘔了好一會兒,卻因為今天沒有吃過甚麼,吐不出任何東西。過了好一陣子,食道和胃部才恢復平靜。」

這兒也只是說「今天沒有吃過甚麼」而非「多天」或「一直」沒進食,所以寧小語應該並不是立意絕食,而是因為懷有身孕作嘔作悶才沒胃口。

緊接著寫到:
「滿頭都是冷汗的她卻在微笑。
她撫摸自己隆起的肚皮。
她知道這胎兒很可能是魏一石的。可是她不管,那是她的血和肉。她知道只要自己生下來的,鎌首必定也會當作自己的孩子。」

隔幾行又說:
「...她很渴望為鎌首生一個孩子」

寧正為懷孕而高興,盼望著與鎌首有個孩子,又怎會仔此刻絕食尋死呢?有于老大指令她「伺候」變態佬魏一石在前的特訓,就算齊楚點蹂躪,寧都會咬牙挺過去,決不會自己絕食,放棄為鎌首生孩子的希望啊。

M-2 said...

阿陳:
簡單而精要的分析! :)

franky said...

第189頁,白豆問齊楚寧在哪兒時,齊楚的回答以及佢的眼神,無不說出了「寧已死」的反應。

192頁,鎌與白豆看到信後,可以直接去到。說明寧一直就與齊楚留在了首都。

那麼,在齊楚都未死前,又是誰餓死了寧?
那不是很奇怪嗎?

阿陳提出的正正就是我想說的︰
既然都懷有孩子,怎會餓死與絕食?無論是哪種死法,寧都是有能力去改變的。且不理會她有無嘗試去做。單是這兩種死法的任一種,我已覺得不符寧之前的性格。

更為特別的是︰

1. 寧的死狀是餓死,不是渴死。
2. 餓死一個人,起碼要兩至三個星期。
3. 齊楚臨死前的說話,與鎌發現屍首,剛剛相差十五日。(請看191頁)
4. 難道齊楚發起神經,困了寧咁多日之後,先突然餓死佢?
5. 退多一步,齊楚因為知道大勢已去,所以餓死寧,好讓寧不會被鎌救回。

但在齊楚知道大勢已去,到白豆真正找到齊楚,中間相差的時間,書中並不明確。但相信都夠足齊楚以任何一種方法去了結寧的生命,例如變態的綁繩……

6. 死去的屍體在十五日後才發現,但屍身上一條蛆蟲也沒有……

franky said...

其實是否餓死/絕食,只是其中一點。
亦可以解釋做︰

齊楚一直有畀佢食野,之後齊楚死左。無人再落order要畀野佢食,於是在齊楚死後,鎌雖於十五日後找到寧。但佢早已因為沒有了齊楚的order要畀野食而死。

白豆在殺齊楚的那一刻,間接亦殺死了鎌最深愛的女人與他的小孩。

到第八本,白豆再一次殺死鎌的小孩……

---------------------

我最初想說的是,女角在書中亦有經歷很多的東西,但我自己感覺上,並不深刻。

Ric said...

家陣冇小說睇...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剛剛死咪無蛆虫囉....

如果唔係查案,囉個意境就可以了

喬靖夫 said...

咦?點解變o左《殺禪》討論區?
無所謂啦……

見你地研究得o甘仔細,我好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