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8, 2007

暴力崇拜

北京首都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陶東風,在黨報發表提為《醜陋的大片》的文章,大罵多套國產大片(《無極》、《夜宴》、《滿城盡帶黃金甲》等)「嗜血」,渲染「暴力美學」和「暴力崇拜」云云。

呵呵,我倒想提醒這位教授:講暴力程度,這些片子跟我們老祖宗幾百年前的古典文學,差遠了。

說到中國歷來「渲染暴力」的作品,《水滸傳》真是難出其右。我不是《水滸》的研究專家,不知道金聖嘆的七十回本是不是刪掉了一些過激描寫;不過我看的百回本,暴力程度就真是嘆為觀止(當然也看得過癮)。

一零八將裡,說到最暴烈的當數「黑旋風」李逵。李鐵牛基本上就是一副沒有任何正常人類惻隱之心、鐵桿效忠於宋江的「人形殺戮機器」。劫法場救宋江一役,兩把板斧在十字街口亂舞,「不問軍官百姓,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渠」——「不問軍官百姓」這句最可怕,套用現代定義,就是 to kill indiscriminately,和「恐怖主義」其實無分別。

另一場:宋江為了逼「美髯公」朱仝上梁山結義,竟下令李逵把朱仝上司的一個四歲小兒子殺死——而且不是一般的殺法,而是把那細小頭顱當中砍成兩半。一個人可以把個四歲孩子用這樣殘酷的手法砍死,基本上沒有甚麼人性可言。

(當然,更恐怖的其實是下這種命令的領導者。宋江之毒之狠也算世間少有,而這樣的人居然還得九天玄女授三卷天書以「替天行道」,可見中國的神仙基本上都是昏庸瞎眼的——再看《西遊記》裡的玉帝就更證明這一點。)

或者你會說,梁山好漢這麼多人,良莠不齊,出一個李逵也不奇怪。那麼就再看另一位梁山好漢,而且是最家傳戶曉的「打虎英雄」武松:武松被人插贓嫁禍,在充軍途中先下手為強,殺掉兩個公人,拿了腰刀就回孟州城報仇,正是有名的一幕「血濺鴛鴦樓」。

本來武松殺掉合謀陷害他的張都監、蔣門神等幾個人也就算了,但他殺得眼紅,不但連家眷都不放過,都監宅裡上上下下僕人丫環馬伕也全部斬了,砍得連刀子都崩缺,根本就是瘋狂的mass murdering。

書裡其他的暴力場面和情節更是隨處可見:林沖「風雪山神廟」用人頭和心肝祭神;「武松殺嫂」的割頭場面;十字坡「母夜叉」製人肉饅頭……這樣的殺人者,《水滸傳》的作者非但不貶斥,反而稱為「英雄好漢」,甚至提升到「天星下凡」的地位,如果放在今天,是政治不正確到極點。

但是從來就沒有人因為這等過激暴力和這樣偏差的道德觀,而否定《水滸傳》的文學和藝術價值;《水滸》說書和戲曲,在民間的感染力歷久不衰,也證明百姓對這樣「快意恩仇」的情節是欣賞多於嫌惡。

教授,還是承認一個事實吧:從古到今,人們就是喜歡看打殺與暴力。

11 comments:

M-2 said...

依陶教授這說法,那所有動作片都是嗜血的嗎?
人有理性,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若從娛樂的觀點出發,其實無傷大雅。
難道要我們永遠不看動作片、不看A片、不看殺禪嗎? 難道要我們讀毛乳錄、看樣板戲嗎?
如果一個沒有理性的人,即使躲在家看超級藍貓、玩芭芘都可以變得暴力、嗜血吧。

9527 said...

宋江除左係一個殘酷既當家,仲識攪政治,本來係二把家既佢,攪攪下就可以架空晁蓋,坐正做大當家。

Ricky said...

寫得好詳細……好像重拾回一個遺忘已久的舊故事……
其實在他們心中,他們自己就是「天」,就是「道」﹗﹗﹗

喬靖夫 said...

宋江是厚黑奇人,但擺脫不了傳統思維,接受招安,悲劇收場,比不上三國劉曹那干厚黑梟雄。

《水滸傳》我最愛是「豹子頭」林沖,他是真正最冤屈、最無奈的英雄(反英雄?)。

siuyeah said...

siuyeah 提到...
喬兄,
我是你的一個小讀者.

看來[水滸]對你的[殺襌]有一定的影響力啊.
宋江 = 于潤生?
李逵 = 鎌首?
好像有些影子在其中....

我偷看喬兄的BLOG一段時間了, 期待喬兄新作之餘, 借小小地方說兩句.

喬兄大作[殺襌]小弟苦候10年, 終有幸見到結局, 於近日假期一口氣從頭讀畢, 不枉也.
因小弟之前有其他作家遺留之陰影, 看完1,2,3期之後, 極度害怕有生之年不能看到結局, 由4期起已沒有閱讀而只購買收藏, 希望直至看到結局才閱讀, 終有此一天, 快哉.
於閱讀的數天期間, 惡夢連連, 滿腦子是血腥, 此書帶給本人之震撼可謂大矣.
看畢全書後, 竟然要呼一口大氣. (對上一次是在本人求學時期看畢 溫瑞安 的 [逆水寒])極之佩服喬兄在求學時期已有這個大世界的思維, [殺襌]故事根本就是很寫實, 很生活, 很活生生的. 套入於生活, 商戰, 現實中....無疑是恨恨地插上了一劍.
多謝你"懷?十萬人的意志"去完成此書.

P.S. 珠玉在前, 看完[殺襌]後十日了, 我仍未可以成功地開始看其他書, 因每開卷讀了廿三十頁, 便覺得淡而無味, 希望我能盡早克服.
siuyeah

said...

其實傳統中國文學,都唔興寫好人,加咁差多道德標準落去,係而家d人咁保守,乜差都講正面形象。

說《水滸傳》創作原意,就是渲染暴力也不過份,而且沒有貶意,施耐庵本來就是為發洩不滿而下筆,鼓吹造反,他後來也真的跟著張士誠造反了!
接手寫下去的羅貫中,似乎也是愛好寫戰爭場面而大寫特寫梁山眾賊去打仗。

教授想要批評這些醜陋的大片,有很多角度可以入手,怎麼選了這個最無關痛癢的。

其實我倒不太欣賞林沖,還記得他初上梁,人家寨主要他提個人頭上來入門,他就真的跑去斬人,要不是好運斬著個懂還手兼有帶刀的……

又,西遊記那個玉帝,是真的要來諷刺現實中的昏君……不過其實西遊記都冇乜邊個好人,取西經帶友都有d問題,明明應承阿海龜幫佢升仙,去取完經又冇左件事,抵佢地俾人浸多鑊。

喬靖夫 said...

siuyeah,謝謝你這麼長篇的讚賞!
以後不要「偷看」了,請多多留言吧!

我想中文作家,寫武俠類而不受《水滸》影響,或寫戰爭權謀而不參考《三國》者,幾稀也。

to達:

我倒是覺得林沖初投梁山,被逼去取「投名狀」這段甚好。在人屋簷下,那許不低頭,林教頭把心一橫去落草,以為從此海闊天空,怎知又是落入另一場「辦公室政治」裡(他那幾年真的不知道觸了甚麼霉運),我最喜歡看這些英雄落難的情節。沒有這些,後來的「火拼王倫」就沒有那麼痛快!

大家看,經典就是經典,隨便拿一段都討論得這麼過癮!讓我不明白,我們的大導們,為甚麼就只愛拿中國武俠的外衣來拍老外的莎翁?「黑澤明症候群」?

said...

喬老大你一語中的啦!真係有「黑澤明症候群」架!
好多大導都迷信呢個地方傳統外衣包莎翁,係國內國際皆殺盡既公式唻。呢個現象唔止電影,伸漫延到現代舞,京劇……

又,聽朋友談起,說藝術謀略家,到現在還認為《英雄》是不世經典,他認為行不通的原因是「太過中國」(佢唔知住係邊個中國?),今日d人既水平,淨係識睇「武」唔識睇咩叫「俠」。(將套戲做唔到既野,講成觀眾做唔到既野,佢應該參政)所以以後拍古裝唔可以拍「真中國味古裝」咁話喎~~

M-2 said...

我最愛的水滸電影始終都是《水滸傳之英雄本色》,太熱血了!
徐錦江演的花和尚入形入格,劉青雲演的仇五捨身取義……打鬥血腥暴力,影象強烈!

Plopper said...

你說得很對﹐人類就是對暴力的容忍程度是很強的﹐怎至乎﹐可以說, 從暴力中人無形的得到一種奇怪的快感。古羅馬的斗獸場就是一個好例子。

介紹你一本書﹐Susan Sontag 的"Regarding the pains of Others"

P.S. 有沒有去過我介紹的Kosmo呢﹖

喬靖夫 said...

達:
《英雄》……唔,以呢位朋友既標準,只要「維持穩定」就係「俠」,香港既「俠客」就應該包括:曾憲梓、吳亮星、陳鑑林……嘩,嘔……

m-2:
個套《英雄本色》我都睇過。某d場景拍得幾有氣勢,但全片黎講,我覺得,中亭啦……

plopper:
kosmo我無去……
結果上一本書大部分都o係某間pacific coffee裡面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