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0, 2007

潘朵拉盒子打開之後……

最近又有人發起投訴「明光社」,不過這議題已經炒不起來啦。任何話題對城市人來說頂多是「movie of the month」,這一套「亂倫理大悲喜劇」已經看厭……

那班「衛道之士」打開了「投訴手段」這個「潘朵拉盒子」,結果人家也用「姑蘇慕容」的絕技回敬。盒子打開,投訴滿天飛散,再也收不回來。

其實像「明光社」這些人,究竟有沒有認真回頭看看自己幹了甚麼?
這個世界沒有(也不會)因為他們的「義行」而淨化了一丁點兒,留下的卻是大片爛攤子:傳媒變了驚弓之鳥,稍敏感一點的東西都慌忙打格子打X;搞文化藝術的也隨時無端被波及(最近是「獨立媒體」網頁一張藝術攝影),整個社會竟然因為一個乳頭或者幾個問卷問題,動不動擾嚷爭吵,好像集體回到中學程度……某些人把自己個人幼稚的「不安」,散播成全個城市的不安。

據說,這些人崇拜的上帝,偉大得創造出整個巨大的宇宙;這些自稱崇拜祂的人,卻只花大量精力關心「誰把誰的那話兒放在誰的哪兒」這等事情上,不禁要問一句:「What the fuck?……」

7 comments:

haku said...

這就是18年那事件後香港人最怕出現的「白色恐怖」跟「秋後算賬」,只不過算賬的不是18年前那件事,而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而已...
p.s. 用「白色恐怖」來形容也恐怕誇張了。;P

喬靖夫 said...

或者叫「情色恐怖」?:)

aquachild said...

不知道,我只知有些人想返回封建思想的年代。

aquachild said...

喬大哥,小女子有個唐突之請;因為今年的書展頭一兩天我不能前來,如果《惡都》在書展出售的話,可否留一本有你和袁建滔簽名可以嗎?

靜儀 said...

最怕他們不是想返回封建思想,而是想做一個能夠控制大部份人思想的領導,做一個能夠有利他們發現自己事業的市場。

brother kau said...

感覺到社會是有生氣,起碼不是一股腦兒談股(票)⋯

古 said...

生氣 = angry

某地鐵阿叔電話內容:「盲光社乜神野呀?官字兩個口,燒佢數簿啦!咩話?又加印花稅?釣佢個臭化大閘蟹,我坐緊艇等散貨呀!」

唔知搭地鐵咁講電話會唔會罰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