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9, 2007

我的藏書(4):《天讎》


是的,我承認是因為曾蔭權的「極端民主=文革論」,特意提這本書。

這本可以算是真正的「藏」書。絕版許久了(在台灣一些二手書網還可以找得到,或者透過Amazon也可以找到英文原版的二手書)。
我手上這本,其實是盜版,沒有版權頁和出版社名字。

作者是文革剛起時第一批紅衛兵的成員,經歷大串連、批鬥奪權、派系武鬥,最後逃到台灣。這書是他對那場瘋狂災難之後的回憶自述。「凌耿」是化名(相信是為了保護還在家鄉的親人),本名郭坤仁。
1972年出版,文革當時還如火如荼,這本大概是最早披露文革真相的書籍之一(更是參與者的親述)。

文體寫的很像小說。而我十幾歲第一次拿上手看的時候,最初還真以為是小說。

就像阿城形容,那個時候的中國,很魔幻。

完全正常溫順的人,在「集體」裡,可以頃刻就轉變成暴烈的禽獸。文明和野蠻之間那條防線,原來比誰想像中都要薄弱。

第一次知道文革是甚麼一回事,就是因為家裡放了這部《天讎》。慶幸我一個喜歡讀文史書的哥哥。

學校裡,從來沒有人提過,中國曾經有一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所以,曾蔭權說得出這種「怪論」,其實也不是那麼令人意外的事情吧。

5 comments:

子葉 said...

我家中也有一本。是我看過戴厚英的《人啊!人》之後,問朋友借的,後來朋友將書送了給我。但一直未有看完,因為字太小太密,在公車上看很辛苦,放棄了。

關於文革的第一個印象是中史科老師提起新聞片段中江青在審訊期間的答話:「甚麼都不知道。」這個老師不是要跟我們談這段傷痕歷史,而是用那句答話揶揄我們一班上課不留心的學生,對他的授課甚麼都不知道。

後來看了一些書、一些文章、一些電影,覺得人性很脆弱,為了自保,倒過來傷害自己的朋友、親人。如果自己身在其中,會否也是隨波逐流的一份子呢?

最近認識了一個新朋友,他家中有一個從鄉下取回來的"神主牌",本來在文革期間要被燒掉,是他的爸爸請自己的學生偷偷取回的。其實文革期間也有人間暖流呢!

Anonymous said...

我也看過,是中二時候從學校圖書館借來的。
當時真有種衝動據為己有。

said...

其實而家呢一代,好難唔知文革係咩一回事,深唔深刻就另計,但起碼文革係會考會考到既,我考會考果年仲出過添,最起碼填鴨填過入腦,都唔會同用文革講民主~~~

kursk said...

十年前看過,那是朋友的藏書。

那個可悲的故事,真的有點魔幻。不過,從內地親戚的口中聽到的,一樣可悲。

小丁 siuding said...

我也看過這本書, 是中學時歷史老師介紹的, 記得當時看完後覺得, 原來人係可以咁可悲。我當時買這本書的正版,但後來送左比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