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07

光火與心寒



今天一起床讀《明報》,光火,也心寒。

葉劉淑儀的訪問,為當年23條辯解。所謂「辯解」,根本是在耍無賴。

她說「23條是一個誤會」,條例草案「根本沒有通過,亦無傷害香港人」,以此為由希望選民忘記她最不光彩的一頁。

人所共知的歷史事實,明明是50萬市民忍無可忍,上街遊行抗爭,用行動逼使政府撤回23條草案。在葉劉口中,這個「沒有通過,亦無傷害」,卻說成好像天掉下來的一樣。

強姦犯把少女按在地上,褲子褪了下來,那話兒都已經劍拔弩張了,結果少女拼命頑抗,方才逃出魔掌;強姦犯被抓個正著,卻笑著說:我都根本沒有「通過」你,你的貞操還在嘛,所以,這是一場「誤會」。

聽到這樣的「道理」,你會作何感想?
我的話,大概應該忍不住就老拳招呼了。

然後,葉劉又極力淡化自己當年在23條的角色,自稱僅為「前線推銷者」。這種紙糊的謊言,真不知道想拿來騙誰。

單是當年23條諮詢意見書彙編,她上下其手的手段醜陋拙劣無比,硬把大量反對立法的意見歸類做「立場不能辨別」,一些團體收集的反對簽名無理地拒絕接納,超過200團體或個人發表過的反對意見更「神秘」消失……然後製造出「大部分意見支持立法」的結果。

葉劉就是這等弄虛作假、操作民意的直接執行者,她當年的角色,絕對不止是現在她自稱的「前線推銷員」。

才幾年前發生的事情,就急忙想「修正」歷史,但用的都是最拙劣的理由與謊言,在有Google的時代,豺狼妖相無所遁形。

葉劉跟她那個甚麼「智庫」,試圖自我營造高學歷理性參政形象,但種種撒賴吹牛合理化的口吻,卻像極了《大時代》裡目不識丁又事事「打橫」的丁蟹。

這麼一個「政壇丁蟹」,被問及將來會不會選特首時答道:「唔敢諗……做咗議員至算啦。」

各位腦袋正常的朋友,你們聽到這句「做咗議員至算」,能不心寒?

1 comment:

熱血社工 said...

小弟看得出的只有:過左海就係神仙既心態!
玩政治,在下不曉,但不負責任的說話,在下認為多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