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05, 2008

手機強逼症



報載四川某縣法庭正在審案,原告正要作供,突然庭上響起刺耳的手機鈴聲。然後高坐庭上的審判長(法官)施施然掏出他的手機來接聽,全個法庭的人都得停下來,傻子般看著審判長講完那通電話,才再繼續審案。

報紙形容這是「奇景」,不過我倒覺得並不太奇怪。
因為我一直都相信,其實這個時代裡,許多人不自覺已經患上一種「手機強逼症」——也就是無論任何情況之下手機響了就要接。只不過還沒有人作有系統的病例研究而已。

最典型病發的例子,當然是很多人都遇過的「看電影中途接電話」。
患者的職業通常不是警察、醫護人員、記者等等在休班時還有可能接到重要突發來電的崗位,也不是「秒秒鐘幾十萬上落」的階層,所以無法用常理解釋,何以在看一齣不過兩小時的電影期間,而手機又具有來電顯示和留言信箱等功能之下,他們仍然有非接不可的電話。
患者一般拒絕把手機改作靜音震動模式,原因不明,可能是不想浪費了最新下載的流行歌。
通常接電話後第一句說的是:「我?我睇緊戲o羅。」重症患者會在接聽之前,還要看屏幕上的來電顯示,讓手機在黑暗的電影院中多響3-4秒。更嚴重的病患,會在電話上進行現場直播影評。

據我粗淺的觀察,「手機強逼症」的形成,與患者「自我形象過度放大」有莫大關連:當患者誤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時,一通打給自己的電話,就理所當然比身邊一切人與事都遠遠重要,世上沒有任何理由阻止他按下那個「接聽」的鍵鈕。
——雖然,實際上那通電話,通常只是約他晚上去唱卡拉OK或者打邊爐之類。

我見過最「正」的一次「手機強逼症」病例,是在印尼巴里島,正在看當地著名的「獅子舞」表演的時候,一位中國男遊客(坐在距離我比較遠的位置)。
舞蹈每到中途換場時,我又忍不住看看他,他還在講。那通電話,他幾乎從開場談到完場。
坐了途程不短的飛機到巴里來,又要專誠從酒店坐車來場館買票入場看的那齣舞蹈……但是,他選擇了手機。

除了病態,還有甚麼解釋呢?

4 comments:

多姆 said...

果然一日一post喎!!

妮歌魯賓 said...

那些人想別人知道他們的存在而已…(笑)

mark9104 said...

I actually have someone like that in front of her the last time I watched Warlord...you can't imagine how much I want to strangle him from behind...

M-2 said...

習慣成自然吧?
我習慣看電影時關上電話,免得手機的一震,會將我從電影的代入感中抽離。
幸好近來看電影都沒有受過別人的打擾: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