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08

文人



香港電視上經常出現這個勞工處廣告,每次看見都以為在看笑片。

——因為,明明長期拖欠員工薪金和寫作稿費的《成報》,不是到今時今日都還在照常出版嗎?也不見有誰因此要睡在監獄裡。

那天跟一位當編劇的朋友吃飯,說起九把刀的事情。而朋友也述說在影視圈見聞許多編劇「蒙難」的真實故事。

再加上不久前的博益版權問題。令人嘆息的結論:

文人,常常被欺負。

在這個城市,除了少數的幾個,文人地位普遍低下。
(認識的同行,談起美國編劇大罷工,足以令荷里活癱瘓,說時總帶羨慕之色。)

我常想,寫作,是最被誤解的行業。

提筆繪畫,彈琴作曲,不是人人懂得。可是寫字,只要讀過幾年書的人,誰不會呀?
有人就是以為,會寫字,等於會寫作。又沒有甚麼入行門檻或專業資格,無需特別器具材料,寫作彷彿人人會幹,只差在幹不幹,幹得好不好而已。

也因此,很多人不視寫作為一種專業。
看看每次書展,任何人只要出書,記者一律冠以「才子」、「才女」。
一個「才」字,這麼輕易派出去,好像是抬舉,其實是一種大貶值。
整個行業的貶值。

3 comments:

謝天下 said...

可是,欺負九把刀的,也是文人自己啊。

評審為了面子,更丟盡了面子。

9527 said...

正等於,如果讀大學讀中文呢d「閒」科,就會畀人話,中文邊使讀架。

北京威廉 said...

“我常想,IT,是最被誤解的行業。只要上過幾年網的人,誰不會呀?有人就是以為,會玩電腦,等於是IT。也因此,很多人不視IT為一種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