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09, 2008

吳興國



許多年前的《壹周刊》,曾經每期有一篇李碧華小姐寫的精采極短篇。其中一篇《誘僧》,印象非常深刻(後話:這個短篇,對我寫《殺禪》的序章,頗有啟發)。
這個本來只佔周刊兩頁的極短篇,後來給李碧華發展成一本完的小說和電影。

老實說,電影本身我覺得拍得馬馬虎虎。可是有兩處給我最深印象:一是劉以達那妖氣逼人的詭異配樂;另一,是男主角,吳興國。

《誘僧》是我看吳興國演的第一部電影。片中他當武將時,那每走一步路的身姿,每個微小舉止,都有法度與氣度,令我一見難忘。當時已知道,他在台灣是國寶級的京劇武生。那種長年鍛鍊出來的身體語言,你找影帝級的演員都演不到。

因為這個印象,當我不久後寫成《幻國之刃》,腦袋就在狂想:這書如果有機會拍成電影的話,鐵定要找吳興國演康哲夫,不作他選。

吳興國後來拍了李仁港導演的處女作《九四獨臂刀之情》。一套影像極度出色、但故事水準完全不匹配的戲,結果出來票房很差(拍這戲的是當時影業一支新力軍迎滔公司,結果這戲之後就倒閉了)。

他接著的電影路途並不算很燦爛,拍過另一些不太賣座的戲後,好像就沒再當男主角。《宋家王朝》演蔣介石還不錯,但接著就演了些奸角,尤其《賭神II》,看見一位這麼傑出的藝術家,竟去演仇笑痴那種不堪的角色,很不忍。不過近年演電視,又接到一些比較像樣的性格角色。

當然,如果只用影視上的成績去評價吳興國,那是極度無知的事。
他在台灣創辦當代傳奇劇場,把西方和現代創作元素溶入京劇,享譽世界藝壇超過二十年。改編莎士比亞《馬克白》的劇作《慾望城國》,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許多高難度京劇武生動作,震驚觀眾。
很可惜,當年他這劇來港演出時,我錯過了,而《慾望城國》也至今沒有正式發行影碟。

他在影視圈偶然的勾留,相比之下,不算得甚麼。

4 comments:

子葉 said...

也許吳興國在電影、電視的演出就像你填詞一樣,為的是幫補家計,也就不太講究。

你不應鼓勵袁建滔寫書,應該鼓勵他拍電影,咁咪有機會夢想成真囉。

小豹 said...

他有很重的舞台主義

黑人 said...

誘僧入面個老高僧幾有趣
淨係講「食飯時食飯,訓覺時訓覺」
主角半夜心魔纏擾,起床唸經
仲要俾老和尚鬧:「唸乜鬼丫!訓覺啦!」

好似天下間再大的事,都可以用果句「食飯時食飯」應付得到
小弟反而覺得幾有禪味

騰騰 said...

喬老大你唔講仇笑痴我真係唔知邊個係吳興國

估唔到佢原來係一個對藝術咁有貢獻0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