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3, 2009

《武道狂》的尺度問題

在《武道狂之詩》討論區裡,有些讀友提到一點:這本書比我的舊作,少了血腥。

這個改變,其實當然有一些創作以外的考慮﹙例如推廣﹚,但主要還是創作上的決定。一開始擬定這個武俠系列﹙大概一年前﹚的計劃時,我早已經打定主意,要把暴力血腥的級數大幅調低。

主要原因有兩點:

1﹚我覺得,經過五部《吸血鬼獵人日誌》和八部《殺禪》,這方面的東西我寫夠了,技巧也玩夠了。再繼續,就可能漸漸變成技窮。

我想試試不靠這些血花,也能寫出讓人看得緊張的動作場面。其實有留意的話,從《誤宮大廈》到《東濱街道故事集》,我已經開始逐步調淡血花,這是有意識的一種轉變。

2﹚這本書,我想寫的打鬥,是「武力」多於「暴力」,太多血肉,不適合。
而且多加血腥文字,反而讓人分散了對武功描寫的注意力。我寧願把更多精力,用在營造這「武道世界觀」之上。

這書雖以復仇做主線,但同時也強調追求武道那種奮發向上的情懷,往後還會發展出另一個主題:「俠」。所以我不想裡面的世界調子太黑暗。

也許有的長期讀友不太習慣。我希望你們明白:從前,我因為不甘寫傳統武俠小說,才有了《殺禪》和《幻國之刃》的靈感;因為想再多開一條另類的路線,加入恐怖和幻想元素,於是產生了《吸血鬼獵人日誌》;因為不想自困於動作打鬥的類型,寫出了偵探+詭異的《誤宮大廈》……創作上不斷求變,原就是我的本質。請體諒這位任性的作者。

﹙按:這篇本來是討論區寫的回應,但發覺越寫越長,乾脆把它變成blog帖。﹚

3 comments:

小豹 said...

我不覺得有什麼不習慣,坦白說我追著喬大哥的小說來閱讀不只是故事內容,還有大哥那細膩的文筆;不像現在所謂的作家所寫的「港語」。加上太多的暴力會有厭倦的情況(每天打開報紙還看不夠嗎?)。

我有很大期望在《武》一書中,。「俠」在追求武學的過程很令人響往,始終都是現實中不能實現的事情。

還有,自己是習太極拳的愚蠢學生,真想看看名門正派的變成大反派的魅力有幾大。哈哈!

Anonymous said...

創作不斷求變嗎? 那說不定有天會讀到你的愛情小說呢:)

喬靖夫 said...

愛情小說,心目中真的有一個,中篇的,情節人物場景全部都有,未有機會/時間/心情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