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更平等

當日堅持拆天星碼頭與鐘樓,政府面對強烈的反對,最喜歡強調的理據就是:此決定已經作過充份的諮詢。未見有官員說一句「暫緩拆卸」、「重新諮詢」。政府漏夜趕拆鐘樓,扔去堆填區,先斬後奏。

今天,同樣經過正式諮詢才拍板的延長上市公司董事股票禁售期新例,一樣在實施前,才有人群起反對。
不過,當反對者從無財無權的保育人士,換成了大財團時,同一個政府,之前那副理直氣壯的鐵面具,不見了。

不得不聯想起《動物農莊》裡那句諷刺名言:「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牠動物更平等。」

我有一種強烈的噁心感覺。

7 comments:

Alex said...

我成日都諗,到底咩可以做個世界先會唔係咁樣
唔單止係呢D事,明光社,影視娛樂管理處果d都好恐怖

炒賣狂 said...

"在實施前,才有人群起反對"
這個並非事實
根本一路都有提反對意見,只是上市科班鬼頭獨斷獨行,大孖沙們從來低調,最尾逼於無奈才開名搞大佢

喬靖夫 said...

如果諮詢期提出過反對意見都無影響力,大孖沙還是「master」嗎?

諮詢期內提出反對,沒有人會覺得你「高調」的,這就是「諮詢」的原意嘛。
人家拍板後才急忙又登報又運用「向北」的影響力,那才真正不夠「低調」呢。

怎樣都好,這不是我這篇文的重點。重點是,同一情況,反對的人身份不一樣,效果不一樣。

炒賣狂 said...

請搞清楚,這次和拆天星碼頭根本不可以算是同一情況。
這次並非某些市民和政府之間的角力,這次是大孖沙們和外資基金之間的角力。
這個諮詢亦並非政府諮詢市民意見,而是一間上市公司(港交所)向其客戶(其他上市公司)所作出的諮詢。
所以,政府無論企在那一邊,都可以有人出來講:「有些動物比其牠動物更平等。」

喬靖夫 said...

原來港交所只是「一間上市公司」這麼簡單?

那為甚麼政府只有幾個%的股權,財政司長卻可以委任董事會半數成員呢?

喬靖夫 said...

誰和誰角力這些,不是我所關心的。正如我沒有說,拆天星皇后﹙還有想拆大會堂﹚,是不是背後有剷除殖民地標記之類agenda。

我這篇文重點是,同一套標準,是否面對不同人可以有不同彈性?

炒賣狂 said...

A踢G一腳,G還拖
B踢G一腳,G不出手
你可以說G對不同的人有不同彈性

但現在情況是
A跟B打交,最後關頭,B請G出手
G若出手,有人會說:「B動物比A動物更平等。」
G若不出手,又有人會說:「A動物比B動物更平等。」
G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