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2, 2009

《武道狂之詩》秘辛‧其之八:荊裂的護身符



有讀友對封面上荊裂這一大串異國護身符有興趣,現在逐一說明一下。



十字架就不用解說了。

荊裂當然沒有去過歐洲啦。他曾到過馬來半島的滿剌加(馬六甲)王國,當地正遭葡萄牙人攻打侵佔。荊裂的十字架,就是葡萄牙人帶來的。

中國明朝時稱葡萄牙人為「佛朗機人」,乃是沿用回教徒對歐洲人的統稱「Frank」轉讀過來。(中東回教徒誤把法蘭克人代表了全部歐洲人。)當時明朝更誤當佛朗機是比鄰滿剌加的另一個國家。

此故事的開始設定於明朝正德八年(1513)末。同年佛朗機人首次到達中國,並於五年後朝見明武宗。



泰國的佛牌,大家也應該不陌生了。

當時的暹羅,正是大城(阿育陀耶)王國的時代,早已信奉南傳佛教。但當時有沒有佩帶這種佛牌的習慣,又有沒有這麼精美的佛牌,我可不肯定。

但管它的,太漂亮了,不畫白不畫。重要的是,佛牌與十字架並排,大家一眼就感受到荊裂那「多民族」的打扮特色了。







上面兩者都是屬於伊斯蘭文化的護身符。

伊斯蘭教十五世紀開始傳入東南亞,擴展非常迅速,而且有甚多阿拉伯商人在此地區活動。荊裂向南去過的菲律賓蘇祿群島、滿剌加、蘇門答臘都是伊斯蘭教圈地區,獲得這類護身符當然不是奇事。

注意方形那個,實物照片中可見,上面除了經文,還畫了一輛汽車——其實是掛在車上的平安符!不過我太喜歡這個東東的外型了。反正,畫成後縮得這麼小,上面的圖案都不會看得見……




菲律賓流行這種叫「Anting-anting」的護符。

這故事的時代,麥哲倫還沒有命喪菲律賓,當然更未被西班牙殖民者入侵(也就是說,連「菲律賓」這名字都未有)。當地前殖民時期的文化如何,因為缺乏史料,很難清楚知道,可以肯定的是有受印度和馬來文化的影響,並擁有自己的文字及信仰。

現在菲律賓所見的「anting-anting」圖紋,大都有基督教的內容(如聖嬰、聖母、天使、十字架等)。不過這不代表殖民者到來前,他們就沒有這類護符。所以我覺得給荊裂戴上一個類似的東西,還算是適合的。

3 comments:

多姆 said...

ha,最後那一個有回像共濟會的全能之眼

多姆 said...

有點像

黑太子。Alex said...

下次唔該隨書附送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