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9, 2006

幾個詞語

一個社會流行哪些詞語,往往表達了人們深層的心態。
近年來有幾個「新詞」,我特別看不順眼︰

1.「衝金」
流行於上次雅典奧運的國內傳媒報導,香港的行家也鸚鵡般學著說。
這其實是縮略,全文是「衝擊金牌」。
「爭取」、「奪取」都不夠,要「衝擊」。充分暴露了國內幾十年來語言暴力的餘毒。


2.「打造」
又是另一語言暴力——雖然很多人都不察覺。
自從幾年前IT熱潮,大講「打造一個XX平台」,之後被廣泛使用。
最新用途是在都市重建上,「打造一個現代化都會」云云。
每次看見它,就想起拿著槌子的鐵匠。或者「大煉鋼」。
總之,明說著,要硬來。


3.「品位」
來自內地。本來是「品味」,「位」與「味」普通話同音,很明顯最初是用錯了白字,後來將錯就錯。
也許,當時就不知道「品味」是甚麼。
本來這詞只在內地用,我也不理會它。不過最近聽見香港某電視台的節目預告裡用了它。
繼「弗吉尼亞州」等等內地譯名後,香港傳媒繼續失守。
有趣的倒是,這詞充分反映了一種普遍的心態︰品味嘛,不就是「位」嗎?高地「位」者用高價「位」的貨,就是品味!
然後其他人爭相倣效。


4.「質量」
本來是物理學的專用名詞(Mass也);後來不知怎的就變成某些人的常用語(內地為主),解作「質的量」。
明明有個行之已久的「質素」放著不用,硬要用這個「新詞」,未知何解。
也許是因為在這些人心目中,世上甚麼都要「量」化。

13 comments:

長人叔叔 said...

品味變成品位,我一早已看不過眼了。
但發覺人們還是樂此不疲地使用,真的可能以為位高自然味也高。

質量這個詞,我覺得香港也蠻流行的。

質素及素質,我到現在還是接受不了。

felix said...

我反而驚個d潮人潮書個d假日本仔雜誌,
同埋個d係唔係都加個"no"字個d商場(新之城個d)...跟住地產佬又跟埋一份,咩都會?(話時話中文有無呢個字呢?).大部份人讀都未識讀...真係睇到起雞皮

袁建滔 said...

香港地產商點樣發「馬尺」呢個音?
我只見PRINT AD,未睇過電視。
讀「亦」定係讀「澤」定係讀「站」?
日文原音好似係EKI,有錯請更正。

喬靖夫 said...

哈哈,好不幸,我都做過「假日本鬼子」,十年八年前o既書後廣告,已經成日用埋d「X月發賣予定」、「好評發賣中」等等字句……:D

其實現代中文,取自日文o既多到你唔信,例如「經濟」、「社會」、「電話」……全部都係好耐之前從日本「輸入」o既!

係唔係都加個「no」(之),或者仲用湛亭流字體扮日本o野o個D……嘩,好out……

o個個「馬尺」,無搞錯應該即係「驛」,讀「亦」。但係個地產商夾硬要人讀做「站」,R晒頭……

Anonymous said...

還有什麼"嚴重同意","超級反對",”哎!有嚴重語病為就真.

Anonymous said...

還有什麼"嚴重同意","超級反對",”哎!有嚴重語病為就真.

M-2 said...

「馬尺」應該只係日文漢字,中文好似冇呢個字,即係冇漢語讀音…? 有錯請插。

Lerajie said...

...orz....
m-2~「馬尺」,這個字,無記錯是日文漢字。中文無這個字的。
....這些字都好令人頭痕~(補習社的小豆丁們經常受到這些字的誤導,常常寫出這些怪字來...|||)(吐血…)

Anonymous said...

哈! 痛快!痛快!

這全是香港的悲哀,強調英文至上,又無足夠的學習環境配合,上堂用廣東話教,寫文章要你用書面語,令到學生個個精神分裂.
而家仲大劑,好多時連講廣東話都講錯音:明明人地叫吐番(凡)講左幾百年無情情又會讀左吐番(播),時間講左時間(奸),第時你叫裝修師傳幫你間房就會變左: "師傅有時奸幫我奸左奸房佢丫唔該"
問你則邊個靚女借把尺:"我想借黎奸一奸得唔得呀?"睇下佢點對你

阿唐 said...

唔...樓上的人兄,時間的正音是"時奸"啊,只是很多人讀錯,讀下讀下以間為正音吧.當然說時間我又不覺有甚麼問題,但我們應該要知道正音啊."嶼"也是另一個例子

其實近來有很多不知所謂的新詞語,質素無端成為素質;情操不是已經有高尚的意思嗎,為何卻畫蛇添足地加上高尚在前?"馬尺"和日本字的之又引了入來,如新之城,但是中文不是有這些字嗎?還有a平台b平台,平台不是指平的台嗎?當然在電腦中用xx平台也覺合理,但...打造xx平台中的平台應該是指創造一個適合xx的環境吧,為甚麼要引用英文的平台,又用"打造"這個字呢??

JSMS said...

香港人的「懶音」問題其實真是非常嚴重
有時行街只要留意D就會聽到唔少
最常聽到D人將「佢地」變左做「許地」, 「過去」變成「個去」
有時都會聽到D笑話出黎....

之前我去個配音班就重搞笑~
個阿sir叫個學生讀「國郭割角確...」結果佢讀左做「角角角角角...」
重有「造詣」就讀成「做子」(唔知點做呢......=.=)

Dick said...

根據《廣韻》上平二十八山韻,廣府音韻多一個「諫」音,是將上平(陰平)讀為陰去聲,因此,時間讀為「時諫」,空間讀為「空奸」,這亦即是聲調的變讀,可以諫,何必一定奸。
「間一間房」,說成「諫一奸房」,多清楚。一定要「奸」,那就是「奸一奸房」,看有那一個人會接受這句話。再說廣東話有9聲,多同字變讀,如星宿(秀),借宿(縮)又可須一音只限一讀?
這情況有點似簡體字的問題:例后=後=后就會變成:"后天天后誕后后海灣后面有齋食" 睇都睇到眼花.

haku said...

日本人不時講:「語言其實都係生物。」
即係話隨住社會轉變,語言都會有所變化。
其實讀音或者意思?轉變,新詞?出現,唔只我地,近代日本都有唔少人頭痛緊。當然以我所見,香港同大陸果種係「亂咁唻」,要頭痛都痛過日本仔。
質素素質...用「品質」唔得咩?「素」同「數」混淆起上唻咪仲煩...
「馬尺」嘛,日文「驛」字?簡化字。「驛站」我就識,「站站」就真係得啖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