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9, 2008

《慾望之翼》



90年代上半,雷射影碟(LD)全盛期。把港片LD製作和包裝得最好的,是日本。

日本人迷王家衛,他的日本版LD當然都非常出色,尤其封面設計。我當年也買了一兩片。那時候日圓還沒有跌得後來那麼慘,每片大約要港幣四百塊。我想當時的購買力等於現在買七、八套DVD。

王家衛的戲在日本全部都更改了戲名。《東邪西毒》,在日本是叫《楽園の瑕》;《重慶森林》是《恋する惑星》;《阿飛正傳》就叫《欲望の翼》。

一直很喜歡「慾望之翼」這四個字。

應該是來自Wim Wenders的《Wings Of Desire》吧?
——有趣的是,《Wings Of Desire》本身也是賣埠時改的片名,原戲名是叫《Der Himmel über Berlin》,一般譯作《柏林蒼穹下》。

那次填《光之翼》的歌詞,原來的版本比較灰暗,想表現一點Cyberpunk的味道,歌名就是用上《慾望之翼》。

後來,因為監製阿柏希望曲子比較upbeat一點,改成了現在的版本,歌名也改成《光之翼》。

下面第一次公開原來的版本。

腳踏在冰冷的土地上
霓虹的燈光越來越亮
在下雨的城市找不到
讓靈魂休息的地方

虛擬的臉孔忙著說謊
機器的聲音溫柔呼喚
厭倦了不完美的肉身
躍出了現實的天窗

張開透明翅膀
朝著月光飛翔
搜尋最後一個
幸福的天堂

越過孤獨冰山
是我唯一夢想
乘著慾望的風
劃破寂靜的夜晚

麻木的雙手握住肩膀
激動的呼吸透露願望
安慰說話比親密擁抱
彷彿更真實的觸感

發光的屏幕依舊冰冷
機器的聲音繼續呼喚
在網路的海洋找不到
讓慾望躲藏的地方

神秘的影子脫下偽裝
饑渴的心靈焦急不安
拋棄了這疲倦的肉身
躍出了現實的天窗

張開透明翅膀
朝著月光飛翔
搜尋最後一個
幸福的天堂

飛向你的身旁
是我唯一夢想
乘著慾望的風
劃破寂靜的夜晚


當時來說,寫完了東西要再改,當然是有微微不快的。

可是隔了這麼久之後再看,發覺確是更改了的《光之翼》比較好。尤其文字跟音韻的配合。

也許,這是為甚麼世界上要有監製或者編輯吧。

7 comments:

小豹 said...

不錯啊!
可是我一直找不到這套戲……想看

Afraid said...

這首歌我十分喜歡, 很酷的一首歌, 那時望著歌詞就覺得好像可以飛到某處去逃避似的

felix said...

你唔講都唔醒起呢段响"低速飛行"既日子啊...我次次上親黎打FIFA都係輸住咁走..

喬靖夫 said...

寫這歌的概念是想像,網路是拋棄肉身逃避現世之地。

但現實卻沒有那麼美麗。登上網路後,關於你的一切會被記錄,而且無限複製永不消失,有時又變成無處可逃……

MIDORI said...

哈囉 我在網路上google普羅米修斯之火結果找到你這裡來,才發現原來你就是喬靖夫本尊, 大樂...原本應該留言在那篇文章的, 但一時找不到就留在這裡, 很喜歡很喜歡你(的文字)噢! 又, 覺得你根本是萬酷之王! 是很認真讀書,聽音樂,看電影,關心時事的人, 可謂新一一代文人風貌 ,超超超有才華又超帥的!!! 跟你算是同行(?) 總之是在台灣做電影的 但是加入新公司後沾到唱片跟演唱會 我也要好好努力跟你一樣知識豐富啊啊啊!!!

喬靖夫 said...

Midori,

感謝你的留言!
我這叫超帥?你也太厚道了吧....
不過我還敢認,自己寫的東西還滿帥的。XD

不是特別認真啦,只是自己喜歡和關心的東西,就會意見特多...

你做電影,真好啊。
我每次幹跟電影有關的工作,最後總是不順利...

彼此也要努力啦!

MIDORI said...

先跟你說,文溫德斯昨天到台灣囉!他幫助籌促資金,替一個台灣新導演的新片; 因此, 今年坎城影展他也來到台灣之夜Party, 小妹我跟他正面接觸, 真是興奮!

我是做電影發行的 不是拍片的 (憾...)
跟電影有關的工作太多了 搬拷貝的也是 在戲院賣爆米花的也是 所以別擔心... 你是在哪塊不順利?

其實唱這首歌的歌手每張專輯都好好躺在我家裡, 但我特別注意到你的詞,還有梁翹柏,王海濤,三寶等等等等, 又 ,我其實才剛剛到這個歌手的台灣唱片公司上班不久, 所以整個是兜兜轉轉及具緣分(啊 自己這樣亂牽拖不會太濫情吧!!!但真心覺得世界真奇妙)

最後 我還是要說 你是萬酷之王 更是超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