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4, 2006

《人間崩壞》討論區



所有關於《殺禪.第七卷 人間崩壞》的劇情討論,請集中在這裡。

(還未看而又不想預知劇情的朋友,請勿進入!)

43 comments:

ledmirage said...

Hoho, seems like everyone is still busy reading the new book. No comments yet.

Hi Joe, this is Xie Er staying in Singapore. I was from HK last time.

I had been reading your books for awhile. Only managed to find your Vampire Hunter series here in Singapore @ Kinokuniya Book Store.

For your Krama Series I only have volume 6. And guess what, I found it @ a book store in HK airport when I was leaving for Singapore. I was searching for it in other book stores but no luck :p. I think I gotta wait for my next visit to HK to buy whole series in one go :p.

This is a cool blog where I can find more info about your works :)

Anyway hope some1 will post something here about Volume 7, so I can "peep" abit abt the story line :p

Cheers
(Pardon me that I am not that familair with Chinese entry method :p)

喬靖夫 said...

Hi ledmirage:

You must be a big fan of <5 star stories>, right?:)

Thanks for buying my book! You must really like it, buying vol.6 without reading the previous ones!

It 100% OK to post here in English.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無人講,我講!!

睇完之後...好唔開心,又好感動
突然發現個故事有好多悲劇人物,
不過現實裹頭,...可能仲多

d人死得太突然...感覺好似我有班朋友死左咁...-________-

今集好激架!有禁室陪育有同志.....不過明叔叔都無邊集唔激架啦!!
總之未買就要快d買啦!!!

特別鳴謝明叔叔for the gift:)

袁建滔 said...

鎌鎌同斌斌……

ledmirage said...

Heya, indeed, I am big fans of FSS.
Sure you get it right from my nick.
My neck is getting longer just to wait for it's new issue to be published ...
same for "Bastard!!", "Guyver" etc ... :(

Think I am abit OT here :p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有禁室陪育有同志"

袁建滔:
鎌鎌同斌斌……

O_O ????????

四葉草 said...

買了最新一集殺禪,才知道此Blog的存在,立刻飛身報到。喬老大,你好啊!

為追看劇情,忍不住快速閱讀了一次,明天要再仔細看一次。

呢集果然是結局前的結局,勝負已分,霸業已成,一仗功成萬骨枯,真係死得人多啊...到此,大樹堂結拜兄弟死的死,走的走,只留下白豆伴在于老大身邊,而他的下場在殺禪開卷已作預告了...權力令人腐化,于老大最終是否變成另一個章帥呢?

好想快點看到第八集,同時又唔想完結那麼快到來, 心情矛盾 :(

To Alex, 請問"禁室陪育"是甚麼意思啊...

陶祺生 said...

其實第一集已講左邊d人唔使死:)

喬靖夫 said...

四葉草︰歡迎你!

「禁室培育」,是指寧小語被囚禁那一段……

SC said...

這一集的劇情真的異常豐富,相當精彩.雖然部份情節也是意料之內,但讀來卻仍具相當的震撼力,而一些細節亦很叫人回味. 喬兄對情節和佈局的掌握,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其實從首集的調子看來,這個故事差不多所有主角最後亦會淪為悲劇人物,這沈重的悲劇感,有時實在很有壓迫性,尤其當讀者對某些角色已產生了感情之後.喬兄也真的狠心呢...

到於于老大,打從故事開始我也對這個角色有些疏離感,老是感到摸不著他真正的心意和情感,對於這種人,我是從心底裡有點畏懼的.

而正如 Lord Acton 所言: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于老大恐怕亦不會是例外...

FORrest said...

昨日看了 今天也重看了一次

有2個地方我是有小小疑問的
1) 究竟寫給小黃的那封信 大慨具體內容是什麼呢?? 能這麼吸引,使他執意信任一個黑道人物 立即起兵?? 難道就是祕道完工一事?

2) 何太極支持章帥 哪章帥是否已告訴何太極于生勾結南藩一事 否則何以要在風頭火勢助章帥除害? 但這顯然違背了害怕清算的事實
何況即使何太極知道了 他也不可能會假手黑道 他總不會為章帥鋪後路吧!

喬靖夫 said...

FORrest:

1.當然就是地道一事。
試想若「大樹堂」倒了,地道會被發現,也失去了首都裡的內應,陸英風的閃電戰就全盤不可能……提早起兵是值得的。

2.何太師當然不知于潤生勾結南藩,否則馬上就派禁軍斬了他啦,更不會放鎌首這號S級猛將出城跟陸英風會合!

何是真心以為,可借鎌首暗殺陸英風(當然是章帥的建議)。

至於乘機給章帥機會,算是個順水人情吧?
試想當時的太師,心思都放在「保命」上了,黑道甚麼的,都已經不是他的主要考慮……

喬靖夫 said...

SC:

謝謝你的欣賞!
不狠心不行啊……現在知道我寫時心情有多沉重吧?……:D

FORrest said...

謝謝你的解答:)

不知為什麼花雀五的那一句'沒有信任于潤生到底, 是我一生最大的錯誤'很深刻

細仔想想 花雀五也是一個悲劇人物呢!

sito said...

我對蒙真比較印象深,佢要奪權好大程度都係因為比容小山奪妻,但最後死到臨頭卻選擇同妻子一起,當初的忍容負重好像全都失去了意義

北京威廉 said...

昨天晚上七點左右在銅鑼灣書局買,現在看完了,夠意思了吧。閱讀報告這一兩天睡醒不太累之後會寫的了。

喬靖夫 said...

sito:

蒙真,在我心目中更主要是為了尊嚴而鬥爭吧……

威廉︰

哈哈,辛苦啦!
等你啊!

sito said...

忽然又想起了一些人,龍老二的老媽和妻子,好像沒提過她們的下場,會是被齊老四處理掉了嗎?

北京威廉 said...

閱讀報告寫完了,在這裡

菲亞 said...

最後一期的封面是不是用白色作底色?
我見第7期的書尾也用了白色

喬靖夫 said...

北京威廉︰

謝謝你的「報告」啊!已在那邊留了些感想。

希望其他朋友也去看看!

菲亞︰

這個……不難猜吧?:)

M-2 said...

于潤生今卷說的話總算比以往多了:)
于老大果然厲害!連陸英風這級數的狠角色都可以利用得如此「盡」!
在大家都在為稱霸首都地下世界而絞盡腦汁,他的目光和野心竟然如此廣大:他一早已跳出了黑道鬥爭的棋盤,反之整個國家的版圖已在他股掌之中!
這個逃兵、市井之徒,一直向著權力的最高峰發進,然而他的目標卻是無限遠的。從前他想過:漂城對他而言太小了。可是現在整個世界也小得不能容下他無窮的野心……

Ricky said...

如果鐮首在接位大典上真的殺了蒙真,倫笑會否立刻支持茅公雷提早出兵大樹堂?那時南藩軍未打到,結局又會改寫……

同埋何泰極線眼太弱,如果他一早知道于潤生勾結南藩,輕易便可討伐大樹堂之餘,又可接收整個漂城,結局又會改寫……

章帥和蒙真當然都各有自己算盤。形勢牽一髮動全身,很微妙。但于老大的佈局後著太出位,冇得好講。

何泰極向于潤生借鐮首、蒙真又向章帥借鐵爪這兩場,真係睇得好緊張(以前都未試過)。

上卷被鐵爪逃脫的鐮首今卷做了百人斬,棗七竟然潛力無窮,葛老三也手刃了幾位大人物,包括太師同埋兩位四爺……說這本是結局也可以啊……

M-2 said...

棗七竟然可以擊退鐵爪,真是出乎意料!當然,「裂髓軍」的伏擊功勞不小。

其實于老大千算萬算,怎會料不到齊楚會作反?
齊老四可是「奸到出晒面」啊!
大概是于老大念在他是義弟,想給他最後一個機會……吧?
(可憐的龍爺啊……)

M-2 said...

Ricky:
今卷可是「結局前的結局」! 嘿嘿!
黑道的爭霸落幕,然而還有很多事情未交代……
例如:黑子白豆之戰、鎌首與羅孟族巨像之間的關係、白豆何以要被「三刀六眼,草蓆裹屍」?

Ricky said...

M2,說的也是。如果喬老大就這樣完結了,似乎還未能滿足廣大的讀者群呀:)

原本很期待會爆發一場首都黑道的街巷戰,看于潤生如何秤秤韓亮、章帥、蒙真等首腦級人馬的斤兩,殊不知馬上轉為大規模的「決戰」模式,將黑道層面一下子提昇至國家級層面(這也許就是于跟章蒙二人的分別,框框的外與內)。由此也看出江湖中人一旦涉及軍政方面所出現的無力感和無奈。

不過話說回來,一條地道、兩個陸英風、越來越瘋狂的棗七、十四個南藩家紋、三萬裂髑軍戰士就保住了「大樹堂」眾人的身家性命,還取「豐義隆」而代之;原以為會血戰犧牲的「八十七人眾」也毫髮無損。于老大今次可謂兵不血刃,真正贏得漂亮。收復漂城也只是遲早的事啊……

喬靖夫 said...

很謝謝你們的評說。

齊老四其實一直都是一個容易控制的人物,直到失去了女人才急劇變臉……

黑道好手遇上貨真價實的「戰爭機器」,毫無反抗的餘地……其實就是想寫出這感覺。

「大樹堂」已經進入另一層次,漂城是否收復已經無關痛癢了。

北京威廉 said...

我寫報告,純綷是寫作中毒,遊戲文章,袛是自娛一番而矣。居然想不到喬大大會親自引蔫,真是愧不敢當。

在下躬身向喬大大致謝。

M-2 said...

不能力敵便智取吧!
于老大又一證明了「古惑仔唔用腦,一世都係古惑仔」!
仲有……「黑社會都有愛國的」(不過愛的是南藩……嘿嘿!)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黑社會都有愛國的.....shit...
dat's da theme!!!!!

Nikkor said...

Ricky說得好:決戰由"黑道層面一下子提昇至國家級層面"。這亦總括了為何蒙真及章帥敗得這麼快,這麼慘的原因。

不過,我始終對蒙真及章帥為何不告發于老大百思不得其解。雖然喬大已提及蒙真和章帥不告發于老大的原因,一是怕告發會牽連豐義隆,二是害怕新政權上場後會遭清算。

我的疑問有以下數點:
一、首先這兩點原因成立嗎?
a 怕告發會牽連豐義隆:何太師及倫公公早知于老大與他們不和,于老大亦沒有政治勢力支持,我看不出為何告發于老大會牽連豐義隆。我認為以當時兵臨城下,正值用人之際,如蒙或章立下揪出內奸的功勞,舊政權亦不會大興問罪之師,只要做點樣子,與于老大劃清界線,多送點禮,豐義隆應該不會受到牽連。如果我是章帥,我甚至會與何太師聯手誣衊蒙真,說他也與南藩勾結呢。證據只要偽造出來就成了。(當然倫笑可能會出面支持蒙真)

b 害怕新政權上場後會遭清算:這牽涉到一個根本的問題:對蒙及章來說,舊政權和新政權那方值得支持?在無敵虎將出場前,皇軍與南藩軍兵力是二十萬對八萬。即使在會戰失利後,禁軍仍有三萬餘、壯男二萬餘、堅城一座、勤王軍x萬(雖然可能只糧餉問題而遲遲未發兵,但我認為礙於名份,勤王軍遲早會來)。南藩軍只有三萬精兵 + 無敵虎將的計謀 + 于老大的接應。蒙或章如告發于老大,更是去掉南藩軍一臂,根本無需擔心南藩軍會「勤王」成功。

二、故事想突出于老大早已從大格局思考,相反蒙及章二人仍是黑道的層次。不過,我認為豐義隆的高層又怎會不是政治老手呢?身處首都權力中心,多年來處於倫笑與何太師政治鬥爭之間,雖然以往的代表人物龐文英和容玉山已去,但不見得蒙和章的政治智慧會如此差勁。尤其是對比蒙真在此役與他上一集奪權時異常高明的表現,我覺得很難接受如此之大的落差。

其實他們也應該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早已與舊政權建立深厚利益輸送的關係,與其與下注在情況未明的新政權身上,不如告發于老大,借政治力量一舉除去于老大。

三、故事顯得蒙及章二人優柔寡斷。于老大早已押重注在南藩身上,為南藩籌集軍備,興建地道。相反蒙及章兩人在戰亂中,沒有「歸邊」。他們一方面支持舊政權(雖然只是被迫派出人力),一方面又擔心告發于會被新政權上場後清算。如此優柔寡斷之輩,很難想像他們是在黑道混了這麼多年。

四、雖然正值戰爭時期,但內鬥是中國人的天性,「先安內,後攘外」。如我代入蒙和章二人的角色中,如舊政權形勢較佳,當然應趁亂告發于老大,借刀殺人,省回與于老大硬碰的損失。相反,如新政權形勢較佳,就算要面對清算的風險,我亦要先拉著于老大陪葬,甚至先告發于老大,後再與新政權私通。況且,正如蒙真所指,新政權亦需要代表為他服務,姓于還是姓蒙的根本不重要。

Ricky said...

nikkor,你說的可是bug來呀。不過大家以書論書,我試試從另一角度看,看看可不可以……

在對付大樹堂一事上,豐義隆等人其實都佈下了局:一方面利用太師府的力量迫使鐮狄出城刺殺大元帥,留下于等做人質;一方面派鐵爪、三十舖總盟的人出手。儘管鐮狄出城後不會妥協,會反過來跟元帥聯手攻城,但此舉志在令大樹堂群龍無首,屆時鐮狄也就不足為患,某程度上算接近完美。而且在其他人想,陸英風的威名和用兵是厲害的,但偌大一個首都城壁堅固,未計「義勇民旅」在內,守城兵與攻城兵數目相若,加上邊防重兵終會開至戰場,陸英風未必討不了太多便宜,便往最壞打算想,最後都會給陸英風攻破首都入城,最低限度也可以多撐一時。黑道中人總是貪心,明知下了的注碼是錯,也要看到賭局終結的最後,是否輸得心服口服(當然他們被困城內,想逃也逃不掉),說不定還有轉機呢。始終人未到最後一刻,總會存有希望,想法便也相對出現很多空間和可能性,造成舉棋不定的混亂。更沒有人想到,于早掘通了地道這一著,這也許就是構成大樹堂與豐義隆雙方首腦在思慮上的大差距吧。始終覺得關鍵就是在地道上,造成高手與低手之分。

另一方面,則感到與朝廷交涉,蒙章不及于來得有膽量。蒙真跟倫笑只是剛剛拉上了邊;章帥也不過是在危急關頭才鼓動太師府「請求」大樹堂刺殺陸英風(而且蒙章不過依靠利益來跟朝廷建立關係,談得攏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于先後賄賂魏一石和蕭賢,又利用何泰極支持大樹堂這關係過了他一戙,迫使他與倫笑聯手暫時跟容祭酒劃清界線,甚至扶助蒙真上位,都是藝高人膽大,相比底下反而顯得事事主動。而且太師和倫笑等人素知豐義隆跟大樹堂是死敵,告發一事又似乎無甚實質證據(只有齊楚的口供?),難保不是豐義隆欲借助政治力量藉此消滅敵系的移禍江東之計。何泰極是否相信也未可知……當時城內人人自危,在政治的考慮上當然要借助黑道力量守城及穩定城民人心為先,同時各高官也會考慮如何乘亂挾帶私逃,保命為上。黑道的事未必關心,殺了于也未必能扭轉戰局(因為何倫不知地道一事),而且之前倫笑已勸止了皇帝的屠殺令,在亂局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黑道方面,章蒙也同樣專注在保命上,卻又害怕隨時給同系的對手鏟除,章甚至想保住漂城這條財路,加上大樹堂當時實力太過渺小,捺死整個幫會也不過等於捺死一堆螞蟻。南藩軍在城外攻擊,想來大樹堂也不會有甚麼能耐可以協助,充其量是「勾結」而已,在考量上難免輕忽輕率了(但當然亦有鏟除的必然決心)。而且章帥兩人初登高位,所謂「凳都未坐暖」,對朝廷方面總是敬畏有加,行事也較為小心,沒有需要總以不會主動摸他們的屁股為宜;不同於于潤生,他的一切都緊繫在南藩方面,萬一跟京都的官員反了面還有後路可走。

也許強如豐義隆,亦不過是黑道中人,一旦面對改朝換代前的急劇轉變就是如此模樣。或者他們都鑽到這層考量範疇以外的死角和盲點去吧。

在此說回我的立場吧:作為讀者,我始終都想看到大樹堂和豐義隆勢均力敵的正面交鋒,這可是最徹底的鬥智鬥力交鋒。偏偏打到埋身之際,喬大就放了個框架,將兩者劃分界線,變成不同層次、一高一低的兩個個體。老實說我是有小小失望,但要在短時間內一氣鬥倒財雄勢大的豐義隆,這是最直接也最順理成章的佈局和寫法。我不得不說這寫法很聰明……

另外我對于開掘地道的構想也很好奇,會不會是啟發自漂城大牢的那條地道呢?同埋豐義隆會不會也有一條私家秘道供老闆及幹部著草用(笑)。我想當日棗七將密函交給小黃,也是從這條地道走出去吧。不過白豆是協助地道在首都開發的少數知情者之一,那批挖掘工人想必也在白豆與田阿火的手底下給「處理」掉吧。不然大樹堂一失勢走了這麼多人,洩密難免,這臺跟南藩做內應的戲便演不成了。

Ricky said...

突然想到的:何泰極和倫笑被「清君側」後,給留下來的蕭賢和魏一石,會是于潤生未來用來對付寧王世子的籌碼,還是只是「朝中有人好辦事」?「小黃」也是否真的會專心豢養這頭于氏獵犬,抑或真如他所講,對出身布衣的于潤生存恐懼態度,總有一日會除此大患?

結尾鐮首因永遠失去寧小語的傷心,跟于潤生和「小黃」在城樓上一起環視首都皇城的喜悅所形成的強烈對比,似乎暗有所指;加上于老大今集與鐮首對峙所出現的那道裂縫,還有齊楚死前對狄斌說的「我們只是賣了命給于潤生」,也就是說:所謂兄弟的時代已經過去……突然覺得,狄斌是最可憐的一個——扶助于堂主登上權力顛峰的心願達成了,最愛的鐮首也離去了,好像所有要做的事也做完了,一下子沒有了人生目標和存在意義;看著「大樹堂」和于老大慢慢變質,身邊認識的人一個接一個死去,嫂嫂李蘭的結局也可能很悲慘,好像成功過後卻換來不相稱的價值……

看卷三滅屠房時的確很痛快,這卷滅豐義隆則太冷漠和傷感了……也許往日推倒的是一堆積木,今日推倒的卻是一座高樓﹗﹗

喬靖夫 said...

能引起你們這麼長篇的討論,有沒有bug也好,我都很開心了!

我想,精確點說,不是「提昇至國家級層面」(因為豐義隆本來就很「愛國」的了),而是用「戰爭」這東西來推翻原有的遊戲規則。
就像打麻將,人家還在專心「做牌」時,你卻一把翻了檯……:D

對於nikkor的疑問,我實在不想太長篇去「答辯」。

不過我覺得要留意一點︰章、蒙只知道,于利用漂城替南藩販運戰爭物資而已,並不知道于會是陸英風的勝利關鍵,所以不會有「去掉南藩軍一臂」之想法。

至於于、蒙是「優柔寡斷」還是「看風駛舵」,其實是一刀兩面,端視乎最後他們是成王還是敗寇吧?

Nikkor said...

我只是提出我的一些想法吧。

老實說,我十分喜歡現時的佈局,因為在卷六完結後,很難看到大樹堂和豐義隆之間有勢均力敵交鋒的可能性。我提出告發的想法,只是我認為豐義隆的反撲可以更有力一點,令形勢更加緊湊。

現時蒙及章兩人在戒嚴後,礙於形勢不能有任何大動作,最終只是連結何太師,派五十人去撲殺于二人,對蒙及章兩人來說可能是成功機會頗大,但對我從讀者的角度來說,感覺來得較軟弱無力。

當然,現時的寫法,把鎌及狄調開,亦營造一定的緊張氣氛。但作者在中段經已透露了地道的存在,于指明哪個東西不是用來逃走用的,加上大軍迫近,陸元帥要棗七為部下帶路,很明顯就是為南藩軍突入鋪路,令我一點也未替于擔心。這樣寫法可以突顯于完全掌握形勢後的從容不迫,亦表達了當黑道遇上軍隊時的無力感,不過就缺乏突然性,或是好像卷六那樣計中有計,高潮迭起。

黃洋達 said...

好利害,大家對故事都討論得那麼熱烈、這麼深入,不簡單。殺禪7最後寫下了的預告是白茫茫一片真乾淨,這紅樓十二曲當然叫人想到紅樓夢,這個殘夢被人討論了百多年,最近又因什麼什麼周年的,大陸那邊又討論個不亦樂乎,有時在想,如果老曹還在,看到這麼激烈的討論,該會是開心還是想找個洞躲起來……碎碎散散的想到這些,來到這裡又看到像是紅學似的討論,喬老大除了在書末引來一句紅話,還在自己的blog中扮演一下老曹的角色,真夠利害。

喬靖夫 said...

Wow, 達哥,別擺我上神檯……:D

海安 said...

喬先生,我是最近一年才看你的書的,有次在書店閒逛時很偶然把你的「惡魔斬殺陣」拿上手,一看下便立時被吸引住了,喬先生你的筆觸彷彿有種奇異的力量,把讀者吸進你筆下那個充滿痛苦、不幸的黑暗世界中。
這種感覺,在我看殺禪時更強烈。
殺禪是我看過最特別的小說,它整個古代世界是不存在的,你在殺禪後記中曾說過,勉強要將殺禪歸類的話,該算是架空歷史小說。
殺禪我至今只看到黑闇首都,在看殺禪時我大部分思考的角色,就是鎌首、于潤生和神秘的葛元昇。
先說鎌首吧。
殺禪裡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他,也許我喜歡他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的寂寞。
鎌首是個很奇怪的男人,他彷彿沒有過去,又彷彿背負著極沉重的過去。
他對生命一無所知,所以在他看來,生命中每一件事,他都覺得是荒謬的。
吃飯是每個人每日都做著的事,人人也覺得人要吃飯是理所當然,但若我問:「人為甚麼要吃飯?」保證連哈佛大學畢業生也回答不了。
生命是甚麼?人又是為甚麼生存著?鎌首不懂,所以問。
鎌首不斷去尋找,尋找自已生存的意義,但又甚麼也找不到。
直至他遇上寧小語。(待續.....)

黃洋達 said...

崩壞入面,花雀五既離去最令我神,傷在佢最後連出多次場既機會都冇,慘。

初初,阿五仔係我眼中,係好功能既人物,于仔要做龐老個承繼人果段戲頭,總要有個人去襯托下,花雀仔其實都好典型下,後來佢被于仔收服,佢都有番一段感情描述,咁俾返d感性位佢等佢人物立體d,都好正路做法,令我觸動既係,佢俾車上面既時候,有一番感觸。

男人最大既悲哀,係佢既野心同才能不成正比。

意思大概係咁,呢段野好中我心,唔係話好高好神,不過好中,平凡的男人們,大抵都能夠明白這種悲哀,這說法套用在我們大家身上都好中,無論係講緊事業上定係床上。

自此我覺得花雀五同自己好sync,呢條友又怕死又想上,又想玩心計又冇計,又要覺地人地蠢自己又唔係醒,又想得到更多但係又唔敢要罷最多,喂,呢個咪係我囉。

到最後,佢話後悔自己冇信阿于仔信到底,嘿,我唔知喬老大寫佢果時係咩諗法,但係我就自問好知花雀五個心,唉,俾我到最後都可能會咁講,但係我知花雀五知,其實佢幾時有「信任」過于潤生?佢唔知咩叫真正既「信任」,所以佢先會賴到應一應。佢最後最最最後悔既事,其實係佢始終唔接受自己既平庸,梗係覺得自己有資格有條件去行更好既路,佢到死果時會諗,頂,我做乜諗野者,我唔諗咪好囉,信晒阿于仔,俾人地幫我諗埋咪好囉,咪冇事囉,而家諗錯晒啦!

花雀五一生都係度後悔,因為佢總係想去做佢做唔到既野,最慘係佢其實多多少少一早知道自己根本係做唔唻。

Alex the Black Prince said...

"男人最大既悲哀,係佢既野心同才能不成正比。"
"平凡的男人們,大抵都能夠明白這種悲哀"

的確....就是普通人嘛

又唔係特別有腦,又唔算打得,又有野心,唔夠雷......其實好多人都係咁

喬靖夫 said...

首先再答nikkor︰

其實我很明白︰如果安排大樹堂和敵人來一次勢均力敵的大決戰,絕對會令讀者更興奮滿足!

可惜,我是個「冥頑不靈」的自私作家,我選擇了表達一些自己更喜歡的東西,而為此犧牲了某些戲劇性的元素。

也許以後我會改變吧。在《殺禪》之後。

海安︰

其實某程度來說,鎌首是一個頗「空白」的角色,正路的戲劇來說,並不是理想的主角。

甚至可以說,三大主角,除了狄斌,另外兩人都各自是一個「象徵」,多於表達人物個性。

我也知道這樣是頗冒險的。
不過從一開始,《殺禪》整個故事,就是這樣而生。

Ric said...

好後悔...
E+都未買到殺禪.六...
最諗唔到 係
黑社會都關政治事
成埸仗GE關鍵
若果冇條地道...

Chiii said...

書展到了
等到o係書展買呀 !!
我都係睇到 5 咋 !!
很緊張 + 期待 !!

Ric said...

上星期先買番本第六黎睇
中間斷左d野
感覺
硬係怪怪地...
斷左之後放番入去
仲怪...
早知唔買卷七睇住先...